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中国两会:政协会议今日开幕,大会议程与特别之处》(2020年5月21日)报道:
   
   在政协会议开幕上上,戴着口罩的参会人员向新冠病毒病逝患者默哀。中国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会于今日(21日)下午3点在首都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理李克强等7名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及多名全国政协副主席等人出席开幕。


   
   除了几位外,主席台和台下大部分参会人士戴上口罩。主持会议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张庆黎表示,实际到场为2057人。开幕式前,全体参会人员奏唱国歌,并对新冠肺炎疫情中殉职的医护人员及病逝患者,进行1分钟默哀。随后,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发表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
   
   本次大会的主要议程是:听取并审议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和提案工作情况报告;列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听取并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民法典草案、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等;审议通过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政治决议等决议和报告。
   
   这次会议因肺炎疫情而推迟举行两个半月,较以往会期缩短了4天半,将于5月27日下午闭幕。大会期间将安排开幕会、闭幕会以及两次大会发言,其中一次以视频会议方式举行;安排6次小组会议。该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于明天(5月22日)开幕。今天下午,各代表团将召开会议,推选团长、副团长;审议大会主席团和秘书长名单草案;审议大会议程草案。晚上9点将举行预备会议,选举大会主席团和秘书长,表决会议议程草案。
   
   往年备受关注的代表团开放日将取消,记者会则通过视频连线进行。允许前往报道会议的记者名额也大幅度削减。会议邀请部分在京的中外记者采访,不邀请境外记者临时来京采访。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两千多“代表们”都像驴马上了辔带一样,各个被迫戴上了口罩,而“几位”却可以享受不戴口罩、自由呼吸的特权?因为,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为什么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因为这样可以显示它们与众不同,甚至具有不受病毒感染的神性。
   
   《参观口罩厂被批没戴口罩,特朗普辩称自己戴了,只是不想被人误解》(加拿大必读 2020-05-08)报道:
   
   特朗普戴着护目镜参观了口罩厂!前几日,特朗普由于在参观口罩厂时没有戴口罩而引发批评,如今,他自称当时戴了口罩,只不过是在“后台”,他不想当着公众的面戴口罩,因为戴口罩会“传递错误的信息”,即他更关心健康而不是经济。
   
   特朗普告诉顾问们,戴口罩会“传递错误的信息”,此前,他在周三告诉记者,在参观口罩工厂时,他曾经在后台戴过一个口罩。美联社周四报道称,特朗普对戴口罩持谨慎态度,因为这让他看起来似乎更关注健康,而不是经济——助手们认为,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后重振经济是他连任的关键。
   
   特朗普在周三表示,新冠疫情“比珍珠港事件更严重,比“9.11”事件更严重”,并给美国人贴上了“勇士”的标签——虽然已有120万人感染,超过7.3万人死亡——但他不同意穿着防护服拍照。据美联社报道,他告诉他的亲信,他戴上口罩会看起来很可笑,还会出现在负面广告中。美联社称,与此同时,特朗普的连任竞选团队已经为支持者订购了特朗普品牌的口罩,尽管一名竞选官员担心总统不会喜欢这个主意,就是在竞选活动中分发口罩,或在人们捐款时送给别人口罩。
   
   周三,特朗普在全国护士节纪念活动上对记者坚称,他戴上了口罩,尽管不是在媒体注视下。“嗯,我确实有一个口罩。我戴上了口罩,”总统说。 “我戴了一会儿。”特朗普在他的巡回记者团前没有戴口罩,因为担心他的照片会被广泛传播。“好吧,如果你没看见我戴口罩,我也没办法。我是说,我戴了口罩,不过我并不需要它。我特别问了口罩厂的负责人‘我应该戴口罩吗?’他说,‘在这个区域,你不需要戴口罩。’你知道,我们远离人群,远离那些戴口罩的人。他们在做口罩。”“但我戴上了口罩,实际上就是这家口罩厂的口罩。我还有一个3M的口罩,我还有其他四个口罩。我确实戴上了。我不知道你是否看过,但我戴着它,”总统继续说道。特朗普说,他戴口罩的时间“不太长”。他说,但我戴着它,并解释说他是在后台戴口罩的。
   
   另一方面,特朗普坚持自己的立场。4月3日,当疾病控制中心第一次敦促美国人开始戴口罩时,特朗普在当时每天举行的冠状病毒工作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个建议是“自愿的”,他不会这么做。他表示,在他与世界领导人打交道时,这样做看起来不专业。“嗯,我自己就是不想戴,”他说。 “我只是不想这么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坐在总统办公室里,坐在漂亮办公桌后面——我想我该戴着口罩问候总统、首相、独裁者、国王、女王吗?我不知道。”
   
   《疫情蔓延,世界为中国的独裁统治付出代价》(纽约时报纪思道 2020年1月30日)报道:
   
   中国的领导人有时看起来像是三米多高的巨人,主持着一个庞大的政治和经济体,他们的国家能以每周创办一所大学的速度扩大高等教育,在最近三年里用掉的水泥比美国整个20世纪用量还多。
   
   特朗普总统一直称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了不起的领导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但我们现在看到了习近平的威权主义模式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的危险。
   
   从去年12月1日起,武汉市已知最早的冠状病毒感染开始表现出症状,12月下旬,武汉的医疗圈子里开始有人发出警告。那本该是当局采取果断行动的时刻。他们确实采取了果断行动——不是针对病毒,而是针对那些试图引起人们注意这个公共卫生威胁的检举人。一名在微信群里提了病毒的医生已受到中共的处分,并被迫承认错误。武汉警方通报约谈了八名一线医生,因他们传播有关流行病的“未经核实的信息”,对他们进行了“教育、批评”。其实,习近平应该听这些医生的话,而不是惩罚他们。
   
   12月31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却把本国公民蒙在鼓里;就在其他国家报告出现感染病例时,中国却假装已经将疫情控制在了武汉。中国人还开冷玩笑说,这个病毒“爱国”,只感染外国人。武汉市长说,他直到本月下旬才获准公开说病毒的事。而在那之前,人们一直在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的情况下进出武汉。
   
   政府最终于1月23日下令封城,等于是将武汉所有的人隔离了。但据市长说,封城之前,已有500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政府在初期对疫情的掩盖,一定程度上导致医院没能储备物资,现已出现检测盒、口罩和防护装备的严重短缺。一些医生不得不用塑料文件夹自制护目镜。
   疫情在早期被掩盖的一个原因是,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系统性地摧毁了新闻、社交媒体、非政府组织、法律业者以及其他可能问责的人和机构。这些机构在中国本来就不是很强大,但在习近平上台之前,政府偶尔会表现出对它们的容耐。
   从2003年开始,我做了一系列中文博客的尝试,有时会意外地发现居然没被审查,但现在已经不行了。在公民社会方面,习近平已让中国后退了一大截,熄灭了几乎所有的自由和监督的希望。
   习近平治下日益威权的中国在应对冠状病毒暴发上笨手笨脚,而出于同样的原因,它也没能妥善处理2018年开始的猪瘟病毒,导致中国养猪产业遭受灭顶之灾,扑杀了接近全球总量四分之一的猪只。
   独裁者常常做出糟糕的决定,因为他们得不到准确的信息:你压制独立的声音时,你只会从周围的人那里得到奉承和好消息。有中国高官跟我说过,他们与地方官员见面时经常听不到实话,他们需要派司机和秘书去寻找真相,判断真实的民情。
   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习近平已经犯了一系列的错误。他错误地处理并激化了香港的政治危机,他无意中确保了他不喜欢的人连任台湾总统,在他的领导下,中国与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的关系不断恶化。
   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蔓延到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一个风险是病毒将在拘禁营中传播,中国在拘禁营中关押着约100万穆斯林,营中的卫生和医疗条件都很差。
   病毒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挑战,要恰当指出的是,中国在预防麻疹方面比美国做得好。中国还有其他值得赞扬的地方,比如今天在北京出生的婴儿有比在华盛顿特区出生的婴儿更长的预期寿命;更广泛地说,美国有些贫困县的新生儿预期寿命比柬埔寨或孟加拉国的还短,美国没有资格在公共卫生问题上对他国指手画脚。但是,尽管需要保持点谦虚,还是让我们摈弃某些美国人对习近平那种专制模式的盲目崇拜吧。
   中国的社会契约一直是,公民虽然没有投票权,但他们会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但中国的经济现在已是过去30年来最疲弱的——新型冠状病毒将进一步削弱经济增长。习近平没有履行这个契约中他那边的承诺,尽管审查员们尽了最大努力,这仍可以从中国社交媒体上出现的愤怒情绪中看出来。
   我不知道习近平是否会因他的执政失误而遭到政治麻烦,但他应该承担责任。他是个顾盼自雄的独裁者,而这次,病毒暴发正在让一些国民付出代价。
   
   谢选骏指出:这个纪思道东西写多了难免犯些常识错误。纽约时报也真不懂,要不是你们把邓小平的头像一再登上你们臭不可闻的时代周刊,要不是你们的政府一再为独裁者铺上了阿谀奉承的红地毯——独裁者们自己是没有办法流窜到西方去的,更加没有办法派出大量病人到世界各地传播武汉病毒的“模式”的——你们自己一直就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现在却想摇身一变批判独裁,你们不觉得可笑吗。
(2020/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