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從連橫所著《台灣通史》和江日昇所著《台灣外紀》等古籍可知,所謂「一國兩制」計謀,始自三百多年之前也!順治十一年(一六五四),遣內院學士葉成格、理事官阿山到安平招降鄭成功。鄭請先開讀詔書酌議,方肯薙髮,成格與山欲成功先薙髮然後接詔(類似中共的「先承認一個中國」之先決條件)。互爭數日未定,二大臣不辭而返泉州,成功笑曰:「忽焉而來,忽焉而去,舉動乖張,但因一人在北(按:其父芝龍扣押在北京),不得不暫作癡呆耳。」後成功復遣史讜入泉州,對二大臣曰:「詔書未開,未知是何意見?且未知詔書中是何說話。薙髮之事,髮落豈能易長乎?」他寫給父親的長信中說清廷「徒以薙髮二字相逼挾。兒一薙髮,即令諸將薙髮乎?即令數十萬兵皆薙髮乎?即令千百萬百姓俱薙髮乎?一旦突然盡落其形,能保其不激變乎」?他寫給四弟鄭渡的信中坦言:「夫鳳凰翺翔千仞之上,豈有捨鳳凰而就虎豹者哉?」
    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清康親王見劉國軒佈置週密,一時難以平定,遂遣使致書鄭經,又遣中書蘇胞姪蘇埕赴廈門見鄭經,開山條件是「依朝鮮事例,作屏藩重臣」。鄭經答曰:「當先王在日亦只差削髮二字。今既親王能照朝鮮事例,不削髮,即當相從,息兵安民也」,馮錫範不肯放棄廈門的門戶海澄,欲將海澄開闢為往來公所(按:小三通口岸),然蘇埕說:「欲照朝鮮事例,貴藩當退守台灣。凡海島歸之朝廷,以澎湖為界,通商貿易。海澄乃版圖之內,豈可以為公所?」馮錫範曰:「息兵安民,地方相守,豈有棄現成土地之理乎?當照先王所請,年納東西兩洋餉六萬兩。」(這又同陳立夫建議兩岸息兵,台灣投資大陸壹百億美元相仿)條件呈交到浙閩總督姚啟聖手中,姚曰:「寸土屬王,誰敢將版圖封疆輕議作公所……無此廟算也!」遂阻其議。
(2020/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