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強調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五四以後,一些激進派思想家由批判傳統政治而疑及傳統文化之全部,錢穆遂於《中國傳統政治與五權憲法》一書中,稱中國古代的宰相制、三省制、台諫、銓選、地方自治諸制盡皆「吾國政治上之善制」,故有人用君主專制來概括中國傳統政體是昧於歷史情實、不合歷史真相的,直至明廢宰相,政府大權始轄於王室,遂開晚近六百年君主獨裁之新局;滿清增設軍機處,於是中國乃有皇帝而無大臣。如果傳統政治果真像康梁所說的那樣專制黑暗一無是處,為什麽它能在中國歷史舞臺上長存兩千年之久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不幸由於毛澤東公開點名批判錢穆,致使半世紀來大陸學術界中先意承旨、望風媚上之輩將錢穆大師的學術成就一筆抹煞,而將偽學者康有為任意拔高,這是政治干涉學術的一個惡例。
    五、 錢穆對歷史研究的貢獻還見於創建歷史地理學與倡導軍事地理教育。他認為,中國文化的拓展是以地理的拓展為前提的,他從經學入門,一九三四年寫成《楚辭地名考》,一九三九年又撰成《史記地名考》,其傳世之作《先秦諸子繫年》及《國史大綱》都吸收了自己古史地理的研究成果。抗戰初期,他發現日軍破涿洲切斷平漢鐵路、渡太湖逕犯廣德薄南京,都是參閱清人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而行事的。任教西南聯大時,有學生赴湖南、江西前線,錢穆贈言諸生:「赴前線首當略知軍事地理,隨身盼攜帶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一書,即就湖南、江西兩章細加閱讀」,還向校方建言開設軍事地理一課。一九四四年,國府號召知識青年從軍,錢氏在大公報特撰《知識青年從軍的歷史先例》,對當時青年參軍影響甚大,從中也體現了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2020/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