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胡志伟文集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李宗仁逼宮
·唐德剛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蘇雪林斥唐德剛妄誕淺薄
·唐德剛未為人知的一面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斯大林策划的謀殺案
·貳臣卜少夫的一生
·剿匪總部 情報科員
·攜卅萬港幣赴港
·一夕之歡 三百美金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引薦汪偽漢奸胡蘭成去臺北任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從以上實例來看,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阿倫。內文斯(Allan Mevins)自誇是口述歷史的創始人,似也不能服衆,只不過1948年他發明了Oral History這一新名詞而已。臺灣的口述歷史起步比大陸早,因爲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之博士的大力提倡,於1959年12月起,委派近代史研究所郭廷以教授主掌籌備處,展開民國人物的口述歷史訪問計劃,至1972年9月暫告一段落,受訪的七十餘人以軍事將領居多,且多與北洋政府或各地軍系有深厚的淵源。1984年元月於近史所內設立口述歷史組,又展開第二階段的訪問計劃,近幾年隨著本土化的推進,口述歷史訪問的重點也轉向臺灣本土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界人士。從近世所出版物來看,口述歷史叢書系列已出版八十種,《口述歷史》期刊已出版十一期,每期都有近三百頁、二十萬字的篇幅。從訪錄者名單看,承擔這一重任者盡皆臺灣史學界之俊彥,諸如沈雲龍、陳三井、陳存恭、張玉法、劉鳳翰、王聿均、呂芳上等。由於訪錄者本身學問淵博,史學根底深厚,所以産品繪影繪色、有血有肉,補足了正史的缺漏。唯美中不足的是,受訪的軍系人物談及北伐、抗日的經歷,滔滔不絕、巨細無遺,但是論及1949年最後一仗的敗績,多半是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其中最差勁的就是兩巨冊五十萬言的《白崇禧先生訪問紀錄》,從整體來看只是國防部史政局所纂《抗日戰史》與《戡亂戰史》的移植,並無傳主本人親歷親睹的史實。白崇禧在大陸時期是排名第四的軍政大員,在國府治理大陸的最後一年半,他任華中剿匪總司令和華中軍政長官,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元首,一九四八年六月他任國防部長時國軍還有正規部隊285個旅,198萬人;一九四九年六月白長官移衡陽辦公時還有一百五十萬官兵,何以半年之內全軍盡墨,全書竟無一字作出具體交代。他口若懸河地敘述北伐、抗日、乃至廣西地理、廣西建設、回教協會的瑣碎小事,對於他一生中最關鍵的一年只耗費了十八頁的篇幅,除了訪錄人陳存恭教授的發問,再除去白氏在立法院對彈劾案的答復、致香港工商日報與旅美潘公展先生的答辯函、亥敬電等電文以及諉過他人的言辭,竟無一言論及他本人在戰,術上的失誤與前述的檯底交易。近史所所長郭廷以教授曾指示工作同仁,對白崇禧的訪談「即使兩三次的訪問僅訪得一兩句我們所未知或有啓發性的話,就算有其收穫了」(註19)。可惜那三年又十個月的一百廿八次訪談,並未從這位副元首口中套取到比一般中下級軍官更多的有益有啓發性史料。參與訪錄的四位學者是無辜的,這只能怪白崇禧太老奸巨滑。
    對於這樣的「史料」,歷史學家當然是要皺眉頭的。「但是新的研究方法趨向,反而認爲誤差與異例是一個最容易著力的研究點——如果那不是事實,爲什麽會記載錯誤?如果那不是事實,爲什麽會有記憶之誤?……由此差距出發,更可瞭解産生此故事的整體社會文化背景。」(註20)前述荒腔走板、乖離事實的「口述歷史」,倒有助於後世治史者對各該傳主的人格、品德作出無可爭辯的結論。
(2020/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