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胡志伟文集
·孔祥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我的前半生》抄襲莊士敦回憶錄
·毛澤
·蔣公還都南京萬人空巷歡呼
·胡適入宮見廢帝
· 袁世凱欲認袁崇煥為祖宗
·孫殿英盜陵是為明末殉難漢人報仇雪恥
·張作霖欲運走故宮寶物被葉恭綽勸止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指揮U—2機飛大陸偵察220次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邊譯邊評 按語多於原文
·大內檔案差點打了紙漿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 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
·雪夜閉門讀禁書
·介紹王小波:《時代三部曲》
·介紹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介紹南天雁:人慾橫流
· 流蝶慣會戲芳蕊 老驥堪能弄嬌娘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中國古典文學中的情色文字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宦萼逞淫計降悍妻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當土匪,病就沒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讀者諸君細閱此書時,可以發現有些言論乖張離奇到難以讓人置信,但由於證據確鑿,也就不由得你不信,諸如:
    一、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這是對「用文字表達我思想最好」的機要秘書王力說的,王力遺屬在香港印了兩巨冊八十萬字的《王力反思錄》,端的是白紙黑字,彰明較著。
   


    二、「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有了」是同他在長沙省立第一師范的老同事周谷城所說,刊於1986年北京出版的《史學月刊》第4期,這是公開發行的雜誌。
   
    三、「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東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四、「我毛澤東從來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是對西人斯諾所講,當時的譯員一時驚慌竟譯成「打著雨傘的苦修僧」,釀成國際笑話。
    五、「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載於最近出版的張素華著《七千人大會始末》一書。
    六、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道、回四大宗教首領的訓詞,是光天化日之下所說。
    弄清以上言論確實無訛,再聽以下言論就不會大驚小怪了:
    一、「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二、「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三、「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四、「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記。」
    五、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毛)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六、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自己的思想最該受討伐」「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差巨大。」
    據此,人們便不難明白以下社會現狀:
    一、
    二、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個鏡頭時,不少「戰犯」熱淚盈眶,情不自禁道:「好容易見到一次,心裏真是熱辣辣的」。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們熱烈鼓掌,經久不息。
    三、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概只有十年時間」。
    誠然,在海峽彼岸,高級軍政人員也都不糊塗,但是真話也只能在私底下講。例如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2020/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