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顧孟餘解散了自由民主大同盟
·謝澄平接受各類美援共港幣2800萬元
·翁照垣同日寇的鐵甲車、炮兵纏鬥34日之久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擔任紅軍總部代總參謀長、中央軍區參謀長
·龔楚的一幅墨蹟在香港市場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中共為龔楚建造了單家獨院式兩層半樓房,主體為鋼筋水泥磚石結構,佔地三百
·黃旭初在梧州秘密接受大批日援軍械
·廣西財政廳長韋贄唐已將廣西庫存大批黃金、美鈔、銀元運到香港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當土匪,病就沒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讀者諸君細閱此書時,可以發現有些言論乖張離奇到難以讓人置信,但由於證據確鑿,也就不由得你不信,諸如:
    一、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這是對「用文字表達我思想最好」的機要秘書王力說的,王力遺屬在香港印了兩巨冊八十萬字的《王力反思錄》,端的是白紙黑字,彰明較著。
   


   
   
   
   
   
   
   
   
   
   
   
   
   
   
   
   
   
   
   
   
    二、「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有了」是同他在長沙省立第一師范的老同事周谷城所說,刊於1986年北京出版的《史學月刊》第4期,這是公開發行的雜誌。
   
   
   
    三、「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東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
   
    四、「我毛澤東從來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是對西人斯諾所講,當時的譯員一時驚慌竟譯成「打著雨傘的苦修僧」,釀成國際笑話。
    五、「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載於最近出版的張素華著《七千人大會始末》一書。
    六、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道、回四大宗教首領的訓詞,是光天化日之下所說。
    弄清以上言論確實無訛,再聽以下言論就不會大驚小怪了:
    一、「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二、「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三、「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四、「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記。」
    五、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毛)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六、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自己的思想最該受討伐」「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差巨大。」
    據此,人們便不難明白以下社會現狀:
    一、
    二、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個鏡頭時,不少「戰犯」熱淚盈眶,情不自禁道:「好容易見到一次,心裏真是熱辣辣的」。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們熱烈鼓掌,經久不息。
    三、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概只有十年時間」。
    誠然,在海峽彼岸,高級軍政人員也都不糊塗,但是真話也只能在私底下講。例如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2020/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