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胡志伟文集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譯註後記
   二○○二年,由於撰寫有關五十年代香港第三勢力的論文的需要,我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張之丙女士在該校珍本與手稿圖書館取得了《張發奎口述自傳》的第廿章的英文抄本,由於書中人名、事件、機構都是半個世紀前的陳年舊事,我在三萬八千字的譯文後加了兩萬八千字的註釋。此文經層層審查,刊載於二○○三年十二月出版的中國社科院近史所刊印的《近代史資料》第107期。據該刊責任編輯卞修躍稱,譯文的註釋比原文更加精彩,可讀性甚高,可惜由於政治禁忌,他不得不刪掉了其中兩千多字——例如桂系政客程思遠一九四八年姦佔有夫之婦石弘、玩弄一百多個中外女性、年近五十還在西裝口袋中裝滿黃色小說與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蔡文治沐猴而冠在沖繩島自封海陸空軍總司令等等段落,蓋因程思遠投共後已躋身「黨國家領導人」(全國政協副主席)要職、蔡文治也回歸大陸當了黃埔同學聯誼會副會長,編輯人員倘冒「天下之大不韙」是要砸飯碗的。
   二○○五年七月,我赴美領取萬人傑新聞文化獎時,由哥大講座教授夏志清博士陪同,買下了張發奎口述自傳的中文版權。攜回香港細細閱讀,方才悟出何以哥大口述歷史負責人韋慕庭教授將這套縮微膠片贈送中國社科院二十多年來,人材濟濟的大陸歷史學界居然無一人著手將這部名著譯成中文。十二年前,大陸史學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月刊發表了此書第六章《南昌暴動》的三份之一章譯文,遺憾的是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其中有許多是硬傷。楊氏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固然是為了逢迎當道、曲學阿世,但也有不少刪節是由於他無法理解英文原稿的真實含義與書中英文譯名的中文原名。再者,中共迄無雅量將張發奎的強烈反共言論一字不刪地印出來。於是,我下定決心,要把包含上萬個人名、地名、事件名、機構名的四厚冊英文謄本啃下來,使這部傳記文學奇葩、口述歷史之極品不再沉睡在異域圖書館的塵埃之中。
   前不久,中科院院士何作庥在電視台專題講座中侃侃而談:「楊振寧李振道等人所以能榮獲諾貝爾獎,是因為美國人有錢,它能耗費钜資投入昂貴的物理實驗。這一點,我們中國還暫時做不到」。同理,《張發奎口述歷史》能成為中國名人口述歷史中首屈一指的傳世之作,也因為美國人捨得耗钜資派遣訓練有素的研究員夏蓮瑛女士遠渡重洋紮根香港兩年、訪問張發奎上將四百多次、並在港臺兩地穿梭訪問有關軍政人員梁華盛、楊清文、黃旭初、鄧龍光等多人,又以黃旭初、李宗仁、蔡廷鍇等人大量的回憶錄核對比較,才以錄音記錄為主,整理出一千零八十九頁的英文抄本。夏蓮瑛是以張發奎的私人記錄——日記、電報、信函、公文為線索,按年代順序詢問他在每個歷史事件中的親身感受與目擊真相,發現細節有誤便會建議他澄清,既能挑剔含糊的答案,又能循循善誘,使他自然而然吐露出平時難以啟口的事實。譬如夏蓮瑛看了李宗仁口述稿,問他是否曾建議李宗仁邀請蔣介石來廣州,然後扣押蔣製造第二次西安事變。張發奎答:「我從未建議他扣押蔣先生。當蔣先生派宋子文來廣州取財出國前,我曾建議(廣東省主席)薛岳扣押他。說:『我們這麼窮,把他扣起來問他要錢,我們從哪里還能領到軍餉?蔣不會給我們任何東西了,宋子文最怕死!』薛岳不贊成我的主意,所沒有實現我的願望。我和薛岳當年在廣州都是反蔣的,但我從來不想扣押蔣先生,早在一九二七年他派宋子文來廣州試探我們肯不肯邀他到訪時,我就可請他南下,然後扣押他,但我無意做這樣的事。」從李宗仁回憶錄大量的謊言可以推斷張發奎說的是老實話。他對夏蓮瑛說:「有人要付錢買下我的回憶錄版權,我對他們說:我不想告訴他們那些暴露我是壞蛋的事情﹔如果我不告訴他們那些事,那麼回憶錄就毫無價值。但是,既然你向我提問,我就必須對你講真話。」他對訪談者坦承在粵軍時包賭包娼收黑錢、販賣鴉片充軍餉、擅殺中央軍軍長胡謙等不名譽的事,這是林林總總的國軍將領回憶錄中從未記載的事,中共的延安幹部也無人坦承在延安種罌粟賣鴉片的事。他承認第三次北伐時,有人說第四軍「在開封俘獲數以萬計敵軍官兵的消息,那是胡扯!敵軍都已撤走了,我不相信奉軍張學良在開封駐有數以萬計的部隊。這一定是有人為我吹噓戰績。」「根據余漢謀呈交給我,而我又轉呈給中央的報告,我們在粵北打了一場大勝仗,事實上我們被打敗了。我們把粵北戰役視為勝仗,只是因為敵人攻下英德之後馬上後撤並未進攻韶關。」有關兩次收復南寧,他說:「敵軍是自動撤出南寧的。為了宣傳目的,敵人每撤退一次,我們便報一次勝仗。中央對此十分瞭解,這些都是弄虛作假的勝利。」他承認抗戰是倖勝的:「我們從未取得一次勝利,只是延宕了敵人的前進。大多數海內外胞認為:我們以劣勢裝備與粗淺訓練,英勇地與武器精良訓練一流的敵軍鏖戰了八年,最終取得了勝利。然而從一個軍人的觀點,我認為談不上英雄史詩,我們所作的一切只不過是以空間換取時間。」對於軍中政工制度,他認為「毫無價值」,保甲制度則「徒有其名,不起作用。」
   誠然,張發奎是凡人,並非聖人,我在譯註這部名著時,絕對無意美化傳主,而是遵循梁任公的教諭,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例如訪談者問及外界傳說張發奎一九二七年冬下野時,從央行廣州分行運走了幾百萬銀元,張回答是陳公博以省府主席身份向省財政廳要了廿萬銀元,名為第四軍軍餉,實際上匯給汪精衛充作政治活動經費。譯者則引用知情人的回憶錄,稱張離穗前曾席捲八百萬銀元投入香港與南洋買地開廠﹔又如桂柳會戰潰退時,大量難民隨軍後撤,堵塞了六寨附近的鋼骨水泥大橋,國軍為阻止敵軍前進而炸橋,人流還是擁護不停,張發奎唯恐耽誤戎機,斷然下令炸橋,五、六百民眾與大橋同歸於盡。這是國軍一六六師參謀長曹福謙在〈湘桂黔大潰退目擊記〉中披露的事,列入註解供讀者判斷。

   人的記憶是會產生偏差的,張發奎的記憶強於常人,但也有誤記的事。例如:(1)「曾仲鳴被誤殺了,暗殺曾的特工接著也被殺了」,這可能是一九六三年美國第35任總統甘迺迪遇刺案中殺手李哈維•奧斯華等連環被殺事件引起的錯覺。事實上,開三槍打死曾仲鳴的是戴笠貼身警衛王魯翹,他赴臺後官至臺北市警察局局長,連他的兒子王章鈞至今仍在臺北市警察局局長任上。(2)「馬當要塞司令逃跑」係誤傳,貽誤戎機被蔣處決的是援軍第167師師長薛蔚英。(3)「國民黨中央委員陸幼剛路過柳州」,陸氏路過柳州時任軍委會軍風紀巡察團委員,抗戰勝利後才當選中委。(4)一九六六年口述「何東爵士現在還健在」,其實何東已於一九五六年逝世。(5)「闕漢騫是黃埔一期生」,非也,是黃埔四期。(6)「六十三軍軍長林偉儔」,錯!是六十二軍。李方郴屬54軍,而非18軍。(7)「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屈服於銀彈攻勢」,戴戎光是江陰要塞唯一未加入中共地下黨的高級軍官,他的過錯乃是卅兩黃金賄賂總統府軍務局局長俞濟時而倖獲要塞司令職位。(8)「吳克仁沒有時撤出松江,結果投降了敵軍」,錯!六十七軍軍長吳克仁是指揮部隊渡河時中彈殉國的。(9)「中共不給謝膺白安排工作,他只好擺個攤子販賣粥品與湯圓」,賣粥的是麥朝樞,謝膺白一九四九年在江西被俘,瘐死於武漢戰犯管理所。
   有些錯誤是出於傳主長期對蔣介石優待中央嫡系部隊虧待地方部隊而產生的偏見,如他說「胡宗南部六十萬大軍不發一彈就瓦解了」,胡宗南在陝南十一年間整訓的壯丁遊勇總計不止一百萬,但先後調派勁旅增援重慶、桂林、新疆、北平、天津、豫西、鄭州、徐州、許昌、豫東、太原以及裁撤縮編,實際留守關中者,不過第一軍與廿九軍而已,一九四九年從陝南出發的十萬大軍轉戰千里後抵達成都僅剩六萬人。張發奎對蔣介石重用外戚宋子文干政誤國憤憤不平因而遷怒於蔣,說「蔣先生根本不想反攻大陸」,其實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詳見拙著《反攻大陸機密檔案》一書。第十九章盧漢扣押陸軍副總司令湯堯,也是誤傳,湯堯是在昆明事變一個半月後在蒙自兵敗被俘的。
   有些錯誤是訪談者聽錯的,如一九二九年九月十九日,第四軍在枝江擊中中央軍曹萬順部運兵輪「江靖」號,英文抄本說「曹萬順與副師長陳誠在另一艘兵輪上」,係誤聽,此時陳誠不在新一師——早在一九二八年八月就升任第十八軍軍長兼十一師師長,位階已高過降將曹萬順。有些錯誤是因編輯人員疏忽而引起的,如說重慶談判中毛澤東要求國民黨讓出七個省主席席位,其實是索要五個省主席、六個副省主席﹔又如將長沙綏署誤為漢口綏署,將廣州綏署誤為廣東綏署,將閻錫山居正李文範飛桂林請駕的一九四九年五月二日寫成一九四四年,這些都是一舉手之勞就可以查明的,卻敷衍交差。
   此書涉及的黨政商各界名人都是六十——八十年前叱吒風雲的人物,但如今大多數已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如(上海市長)陳良、日府委員王伯群、立法院院長童冠賢、粵桂聯軍總司令劉震寰等244人,譯者均加註簡歷,以助閱讀。原作中,傳主提及的事件屬浮光掠影者,均加註深入考據闡述。例如抗戰前後黃埔保定陸大畢業生在國軍的地位、抗戰八年抽壯丁總數、田賦徵實的來龍去脈、駝峰行動的績效、桂柳會戰受挫時難民逃亡路上的慘況、顧維鈞與法國政府折衝樽俎的經過以及懲治漢奸條例的全文等等。張口述「有人說項英不是在現場被殺,而是後來中彈的」,譯者則根據中共解密檔案,注明項英確實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事變發生兩個多月後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金銀財寶。
   雖然中國名人的口述自傳無一部能出其右,但是其英文抄本的編輯工作實在不敢令人恭維。美國人雖然財力雄厚,可惜重訪談輕編纂,故此書的編輯雜亂無章,英文抄本之重復、顛倒、缺頁等多達近百頁,串字錯誤則不計其數。訪談者最大的失策是採用「威妥瑪(Wade Sir Thomas Francis)式拼音法」來翻譯中國人名與地名。威妥瑪(1818-1895)隨英軍參加鴉片戰爭,曾參與脅迫清廷簽訂中英《天津條約》《北京條約》《煙臺條約》等不平等條約,官至英國駐華公使。他退職後出任劍橋大學第一任漢語教授,但是他對中文的認識實在膚淺得很,所以沿用近百年的「威妥瑪式」拼寫漢字方法貽害不淺。這種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的方法,清輔音與濁輔音不分、s與sh不分、ch與zh不分,k與q錯亂,j, y, r互相混淆,以致於湖口譯成ku kou,朱(Zhu)譯成Chu,金華縣與清化鄉都譯成Chin-hua,郭泰祺譯成Quo Tai-chi,湖北沙市(Sha si)譯成Shansi(山西),雜誌名「革命評論」譯成Ko Ming Ping Lun(國民評論),斯重淦譯成Szu Chung Kan,葉蓬譯成Yeh Feng,陳克(Ke)文譯成陳國文(Chen Ko-wen)。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