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胡志伟文集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姑妄言卷19下
· 明末官場腐敗酷似今日中國大陸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2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3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4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6
·姑妄言卷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7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 (上)
·姑妄言卷20上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1)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 2
·姑妄言卷20下(3)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0下(4)
·姑妄言卷21 (上)
·姑妄言卷21(下)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上)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姑妄言卷22(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第十、因廣東方言引起的混淆,如把廣東肇慶譯成浙江紹興(Shao hsing),把黃如今譯成Huang Ju-chin,黃宇人譯成Huang Yu-jen, R,J 混淆造成兩人掉換或者合而為一,其他因訪談者胡吳不分、受訪者黃王不分者姑且略而不提。
   十一、無緣無故的誤譯,如把李良榮譯成李元良(Li Yuan-liang),把吳鐵城譯成維天城(We Tien-cheng),把武文海譯成阮文海(Yuan Wen-hai),把南江橋位於平江以北譯成「平江以南」,還有多處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十二、跡近文字遊戲,如把集團軍譯成Army Group,把兵團譯成Group Army,其實那是抗戰期間與勝利以後的不同稱呼,其編制是一樣的,都包含2-4個軍。
   十三、華人洋名不加註,如Hollington Tong倘不註明中文譯音,相信多數讀者不會知曉這是指董顯光。這就好比曹汝霖《一生之回憶》中,所有人名全用表字而非名字,讀者閱到仲和、叔魯、達銓、鄰葛、伯唐、慕韓等等一頭霧水,誰能明白是指章宗祥、王克敏、吳鼎昌、楊宇霆、汪大燮、孫寶琦等一品大官呢?像慕韓這一表字,近代名人至少有幾十人選用。抄本的製作者忽略了這樣的文章是寫給讀者看的,並非同老友聊天。縱觀兩岸出版的十幾種近現代人名辭典,無一種是附註洋名的,可奈何?
   十四、對越韓日本等國文字一竅不通,以致於把越南革命黨人Truong Boi Cong(法文張佩公)稱為公先生。日韓越三國本來都與中國同文同種,在抗戰期間,該三國人民與中國人都能用筆交談,可惜這本張發奎口述自傳的英文抄本吝於將英文譯名附加漢字原文,所以在翻譯過程中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如韓國志士Choe Tok Sin,譯者查考了《韓國史新論》、《韓國史大觀》、《韓國四總統合傳》、《國民政府與韓國獨立運動史料》等五本厚書,竟一無所獲,最後還是蒙韓國駐港領事館的何小姐協助,才知是崔德新。崔氏在六十年代曾任韓國政府外交部長,倘若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就猶如海底撈針了。譯者為了書中五個日本姓名,耗費了三日去查《日本姓名詞典》,不巧該辭典是以漢字編目的,查一個日本字就要從頭至尾查十一萬個日本姓名,倘若是用英文字母編目,相信用不了五分鐘就搞掂了


(2020/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