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胡志伟文集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羅便臣驅逐孫中山出境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潘靜安專程赴港收拾殘局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奉戴笠令潛伏延安軍政大學
·保密局的楊
·孫中山諡黃花岡烈士「氣振風雷」
·咸豐帝諡號有二十字
·上士獲頒發青天白日勛章
·董浩雲獲頒「抒忠報國」四字匾額
·總統下令褒揚牟宗三為「一代宗師」
·中共十大黨魁的官諡盡皆令人心寒
·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切勿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武漢分共後張發奎陞上將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用最下流的廣
·楊天石譯書不懂就刪
·楊天石曲學阿世逢迎當道
·南昌暴動是周恩來發動的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 空降青海》書摘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二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三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四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五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六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七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8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反攻大陸空降青海之9
·李震擅燒江青裸照
·施義之加膝墜淵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李震是高層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 今天甜言蜜語 明天置於死地
·今天是他的座上客,明天就成了階下囚
·明末三大案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二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三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五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六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七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八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之九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2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3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4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5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6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7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8
·打著右派旗號臥底海外民運的林希翎9
·張莘夫的主兇之臨終懺悔
·孫越崎棄友背義 張莘夫厚葬北陵
·兇手莫廣成早已處決
·兩岸應聯合祭奠張莘夫烈士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張莘夫案的主兇之臨終懺悔4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第二十章 創建第三勢力(1950—1954)的努力以及類似的牽連(至1962年)
   1950年,我接到台灣方面通知,說國民黨黨員要重新登記。我探詢孫科的意見,他是當時滯留香港的國民黨黨員中地位*(*孫科(1891-1973):係國父哲嗣,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碩士。1947年4月出任國民政府副主席兼立法院院長。6月發表談話呼籲美國援助國府戡亂。1948年5月出任行憲後首任立法院長,12月任行政院長,拒與中共和談,稱「決不輕言妥協」。1948年12月25日被毛澤東列名43名「罪大惡極」的戰爭罪犯之一,排名第十三。1949年2月18日毛澤東在<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種答案》一文指出:「孫科之所以成為戰犯,是因為他一向贊助蔣介石發動戰爭並堅持戰爭」。同年三月辭職赴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希臘遊歷。1952年12月定居美國加州,被舉為中美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長。1965年返台參加國父百年誕辰慶典,旋受聘為總統府資政,次年出任考試院長。1973年9月13日因心臟病逝世臺北。自1924年起一直是國民黨中執委,1945年任中央常委,故1950年是香港國民黨黨員中地位最高的。)最高的,我問他有否收到這類的通知。他住在淺水灣畔,他回答說收到了,但已扔進字紙簍裏去了。於是,我也把這一紙「指令」扔進了字紙簍。
   我們一些反蔣的朋友打算組建一個新的國民黨,孫科以前的親信傅汝霖*(*傅汝霖(1895-1985):黑龍江安達人,1895年生。五四運動後與王昆侖等北大學生組成九人小組,口號是「讀書自由,政治自由」。1922年護校(校長蔡元培)一役,組織民治主義同志會,以東北四川老鄉關係,與國民黨建立政治關係,創辦《民生週刊》。是年王昆侖南下見孫中山後,民治會加入國民黨,1924年孫中山北上,傅常去鐵獅子胡同中山臨時住宅協助工作,由孫科出錢策動鄒魯謝持秘密組織國民委員會,傅加入充當反共核心。1926年3月在西山會議派二大當選中執委。1930年7月當選國民黨中執委會常委會宣傳部委員。1931年5月任陳濟棠廣州國民政府政務委員會委員,12月回任國民黨第四屆候補中執委、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處長。1934年1月出任內政部常務次長。1935年12月任揚子江水利委員會委員長。1945年5月任國民黨第六屆中執委。46年11月當選制憲國大代表,翌年當選立法委員,5月出任全國經濟委員會委員。1949年冬到香港主持中國實業銀行。1985年3月7日病故美國。)建議組建一個類似李濟深*(*李濟深(1885-1959),字任潮,1885年生於廣西蒼梧,早年畢業於設在保定的軍諮府軍官學校(後改名為陸軍大學)第三期,曾留學於日本。1926年任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北伐期間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參謀長、廣東省政府主席、國民革命軍第八路總指揮,留守廣州。1933年策動閩變,背叛中央,在福建組織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兵敗後逃亡香港。次年在香港主持「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1935年任桂系軍政府主席。1948年一月和馮玉祥、譚平山、蔡廷鍇再次在香港組織國民黨革命委員會,自任主席。12月自香港進入共區。1949年參加新政協籌備工作。後歷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員副委員長等。1959年10月病故北京。)的組織,他認為孫科是最合適的領袖人選。他期望顧孟餘*(*顧孟餘:1888生於北京,原籍浙江。清光緒中葉赴德國柏林留學,思想上崇拜梁啟超的改良主義,反對孫中山黃興,反對革命,尤其反對同盟會。1922年回國,任北大經濟系主任及德文系主任,投機轉變,加入國民黨。時北京國民黨市黨部分裂為左右兩大集團,其中翠花胡同派由顧與徐謙主持,號稱左派,言行皆與廣州中央黨部常委汪兆銘一致,初則主張聯俄親共,繼則反對西山會議,擁戴汪精衛排斥胡漢民、張繼等元老。1925年初李大釗向孫中山薦賢名單中的第一名即是顧孟餘。當時汪精衛在孫中山身邊擔任秘書,所以顧頗受汪青睞。1926年三月十八日,馮玉祥奉蘇俄指示,煽動無知學生衝擊執政府,北洋政府以「假藉共產學說,嘯聚群眾,率暴徒闖襲國務院」罪名通緝李大釗,顧孟餘、徐謙等五人,顧遂離北京南下,由汪提攜出任國民黨中央執委兼中宣部長。1927年任中央常委、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團主席之一、軍事委員會委員。1928年奉汪令赴武漢煽惑唐生智稱兵作亂,1929年秋汪精衛在香港跑馬地組織國民黨地下中央反蔣時,顧是汪的主要策士,同年12月參與廣州兵變。1931年與汪精衛在上海大世界娛樂場共和廳召集分裂的「全代會」自封為中委,成為汪記「改組派」骨幹。1932年蔣汪合流,汪長行政院,即任顧為鐵道部長以示酬庸。1936年任中央政治會議秘書長。1938年拒絕參加汪偽政府,中樞嘉其深明大義,乃任之為中央大學校長,頗為知識份子推崇,斯時童冠賢是央大教務長,何義均則在央大執教,日後童、何熱心捧顧出掌第三勢力,固非偶然。孫科辭職後,李宗仁邀顧組閣,顧堅決拒絕。還曾主張與中共談判,以免百姓遭受戰禍以及上百萬國民黨人逃亡流離之苦。1949年來港創辦「前途」雜誌,倡述民主,內容空乏,係純學院派作品,無宣傳力量,故銷路閉塞,不到五期即停刊。顧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拒人千里,故在港搞第三勢力,猶如當年在汪精衛改組派中背「取消派」之名,很多事由他去辦,都是「大事變為小事,小事變為沒有」。顧孟餘退出戰鬥同盟後離日赴美,卜居加州柏克萊,擔任美國國務院中國研究中心和加州大學中國問題研究所顧問。1961年春吟七律云:「清明海外值良辰,一片鄉心一介身。吳郡舊遊常入夢,燕京小苑幾回春。徒傳草澤能興漢,何處桃源可避秦。屈指中原終奠定,蒼生猶待起荊榛。」可見此人一生有主張、有抱負,也能保住晚節。哥倫比亞大學曾邀其作口述歷史,但未應允。1969年7月赴台定居,國府派張研田赴美迎迓,聘為總統府資政。1972年6月病故臺北。)一夥以及所有既反共又對台灣當局心懷不滿的人都能加入這個新穎的國民黨組織。傅手裏有幾個錢,願意為新的組織承擔經費,我便同意了這個建議。
   傅汝霖不常接近孫科,他是滿族,從前是汪精衛的改組派。還有哪些人同我們聯絡呢?梁寒操*(*梁寒操:(1899-1975)廣東三水人,1923年畢業於廣東高等師範學校,加入國民黨,起初任汪精衛秘書,1926年5月汪下野,將梁介紹給孫科任秘書,漸成太子系核心人物。1927年任國民黨中央黨部書記長,後歷任國民政府財政部參事,武漢國民政府鐵道部主任秘書、鐵道部參事、總務司長。1931年任國民黨中執委,1933年任立法委員兼立法院秘書長。1939年任委員長桂林行營政治部主任。1940年改任軍委會總政治部副部長。1943年任國民黨中宣部長。1949年赴港,51年去塞班島自由中國運動軍政幹部學校任政治教官。54年回台灣歸隊,任中廣公司董事長。1975年病逝臺北,著有《三民主義理論之探討》等。),陳劍如,劉維熾*(*劉維熾(1892-1955),廣東臺山人。:太子派形成於1923年,同以胡漢民為首之元老派對立。孫科就職後,任用劉維熾為市政廳秘書。劉別字季生,長期追隨孫科,官至實業部長、僑委會委員長,宦囊最豐。),他們都是太子系的人馬。
   我們遊說孫科,被拒絕了。他說:「我們國民黨員不可為此!」既然事不可為,傅汝霖就離開了香港。

   我們有沒有同顧孟餘接洽呢?自從孫科拒絕了我們的建議,就未再接洽。顧孟餘一夥是什麼時候組織起來的呢?他的自由民主同盟是1949年在廣州成立的,其核心是立法院院長童冠賢*(*童冠賢:河北省宣化縣人,1894年5月16日生。天津南開大學專科畢業後,公費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又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國劍橋大學及德、法等國立大學研究所研究政治學與經濟學。1925年返國後歷任國立北京大學、暨南大學、中山大學教授,安徽大學法學院院長、中央大學教務長。早年隨顧孟餘赴廣州參加國民黨中央工作,嗣銜命北返, 任國民黨政治委員會華北分會委員,故其政治上屬於改組派。1929年南京舉行國民黨「三大」時「反對開除汪精衛黨籍,退出黨務工作,抗戰期間才復出擔任國民參政員、監察委員、晉陝區監察使。勝利後任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冀熱平津分署署長,除運送美國衣物食品分贈各地難民、致力清華南開北大校舍修復外,還興建永定河上游官廳水庫。1948年當選行憲後立委,嗣在派系鬥爭中獲桂系支持當選立法院院長。1949年8月,李宗仁讓顧孟餘組織自由民主大同盟,童任書記,李撥付港幣20萬作開辦費,即由童冠賢轉交。抗戰時顧任央大校長,童任教務長,加上改組派與桂系本有淵源,所以十月初自由民主大同盟遷香港後,童冠賢熱心捧顧固非偶然。自大同盟、民主中國座談會到戰盟,核心成員中,張君勱常在海外,顧孟餘影蹤無定,張發奎是虛位元首,僅因眾人借重港英對他的欽敬,而實質上的決策人物都是童冠賢。李微塵加入決策是後期的事,戰盟組織綱要是童、李二人起草的。海峽兩岸的官修中華民國史均未將童冠賢立傳,僅臺北傳記文學1987年10月號刊了一篇千四百字小傳,稱「39年大陸變色後避居香港,任教於崇基學院,後擬創辦中文大學,香港政府受某財團慫恿,多方阻撓,未克如願」。對其領導第三勢力情形隻字不提。1965年退休後,由兒女迎養至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定居。1981年8月7日逝世於加拿大。)、黃宇人*(*黃宇人:1905年6月22日生於貴州省黔西縣中和鄉,中學未讀到一半就跟隨同鄉的北京朝陽大學學生尹述賢離開家鄉,投奔黃埔軍校,1926年10月畢業,分發北伐軍補充師,在團長陳誠麾下任連指導員,旋奉中組部長陳果夫之命回貴州籌備黨務,因貴州軍閥周西成專橫暴虐而逃回南京。國民黨二屆四中全會後,由陳果夫吸納到中組部普通組織科指導股任幹事,三全大會後升股總幹事。1930年8月任江蘇省黨務整理委員兼組織部長。1933年由中組部長陳立夫選派赴英國留學,翌年春入倫敦大學經濟政治學院選讀政治學、比較政府和地方政治。七七事變後,提前回國參加抗戰,先後出任軍委會第六部留日歸國學生訓練班訓育組副組長、國民參政員、三青團中央社會服務處代處長、軍風紀巡察團委員、三青團貴州支團籌備主任、國民黨貴州省党部主任委員、三青團中央常務幹事、三青團貴州支團幹事長、青年管理處長、國民黨中常委等職。1948年11月,徐蚌會戰失利,孫科繼翁文灝任行政院院長,立法院院長出缺,黃宇人主導的立委反CC系聯合陣線推舉吳鐵城競選立法院院長,不巧吳鐵城被孫科邀請入閣,黃宇人轉而循北方籍立委武和軒提名,支持北伐前在北平入黨的童冠賢。童原已準備舉家遷台灣,聞訊即回南京參加選舉。黃迅即促使立法院補選正副院長,使CC系立委來不及趕回南京時,12月24日童以簡單多數當選院長,整個過程僅四日。這位曾是改組派幹將的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冀熱平津分署署長、才當選立委不久的童冠賢不費吹灰之力便坐上院長寶座。1949年6月1日移居澳門,1950年10月因不出席會議被立法院取消立委資格。旋應顧孟餘童冠賢之邀,以桂系人員退出為條件,加入李宗仁出錢、顧童牽頭的自由民主大同盟,又規勸童冠賢辭去立法院院長職。韓戰爆發後,台灣轉危為安,童失去歸隊機會,因而對黃宇人暗懷怨恨。1951年4月任獨立論壇督印人,化名黃如延。同年5月任反共抗俄聯合陣線25人核心之一,10月任中國之聲社編輯政策委員會委員。旋與童冠賢、張國燾、彭昭賢、李微塵起草「戰盟」組織法,又因與李微塵意見不合以及顧孟餘受港英政治部警告,而力主張顧聯盟25人核心解散。52年10月10日張君勱在美國發表「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獨立論壇被迫停刊。1958年8月任聯合評論督印人,又與張發奎合辦興中出版社。1964年10月因羅永揚等人欲提名張發奎、黃宇人等參加台灣的反共救國聯盟,一怒之下將聯合評論停刊。在停刊號上撰文承認:「海外的民主反共運動,十五年來,香港方面也有不少人士作過不少的努力,但卻一事無成,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我愈覺得自己的知識能力愈加不夠,實在愧對先烈。」1965年6月在胡木蘭、冷靜齋支持下創辦中國民主論壇,在創刊號宣示宗旨為「維護民主自由和反共反極權」,1967年7月因原資助印刷費的建築商與胡木蘭減少資助以及海外經銷遭受抵制,不得不停刊。1972年移居加拿大依親,自1971年起因胡越的勸勉開始撰寫回憶錄,至1981年4月寫成《我的小故事——國民黨失去大陸的原因》上下兩冊,計五十萬言。在自序中稱:「奮鬥一生,先後累了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即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共殺害;小女稚年即被中共奴役,其子女亦受影響。我在九死一生之餘,只落得以洗碗工的身份,自我流亡異域 ,可說是失敗到底了」。黃宇人曾任國民党中常委,又任國大代表、立法委員,淪落至此地步,「只怪自己生性愚戇不識事務」。其友人朱淵明在1953年11月28日出版的第302期《新聞天地》上對黃宇人的淡出第三勢力有以下描述:「他的問題大概有幾點:第一,是意見甚多。第二,是堅持原則。第三,是民主領導。他這幾套作風在「自由何必要民主」的集團中,實在不合時宜,尤其不合若干德高望重、自以為天然領導人物的口胃。在初期醞釀組織的時候,黃也呼朋引類,自張一幟;又東拼西湊,辦了一個刊物,這刊物自始即辦得非常勉強,換言之,即是早已得罪了負責人物,而其中又以爭著處置駱克道那一層房屋的事為最不愉快。等到哈德門來後,正式籌組團體的時候,幾個領袖人物即再三考慮『說不要他罷,他也好像一個山頭,而且名聲不小,無人不知。說是請他進來吧,他眼高於頂,大炮亂放,尤其動輒戳人的瘡疤,不管人家好過不好過』。這真是為難極了。其中童冠賢更加尷尬。據說童巨頭曩曰的院長寶座,就等於中馬票一般,完全是天外飛來的橫財,其忽然黃袍加身好像黎元洪從床底下被拉出來當臨時都督似的,就純由立法院內某兩個團體再聯絡其他若干人士泡制以抵制對手方(李培基)的。而此中奔走最力、意志最堅的,首推這位黃宇人黃大炮,事畢之後對手方在功罪登記簿上就將大炮先生排在第一。大炮先生每當茶餘飯後也不免眉飛色舞的『那當日長坡前,只殺得……』如何如何描繪一番。可是童巨頭的感想如何呢?你想誰不願意『天與人歸』,難道高興受人提拔似的、坐少數人的轎子不成!而轎夫又不安份,竟是這樣一副神情;加以參加抬轎、扶轎、前呼後擁,不過一圈之勞,又不花一文本錢的,不下四百人。若人人如此,背後『沙中聚語』,當面『拔劍擊柱』起來,豈不有損尊嚴擾亂雅興?假定當日印綬在手,自不難找幾十個張子房叔孫通出來想想辦法,可惜當前大家同時解除了武裝,彼此「地醜德齊」,誰也不能奈何誰,而轎夫們又偏偏好提舊賬,諸多要求,唯一辦法,就只好待以鬼神之禮,敬而遠之……於是大炮先生僥倖名列25名之內,也高升做基本領導人之一……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大炮先生一走進張顧集團仍舊意見多多,什麼『要打開大門容納各方人物哪』『要確定名稱建立制度哪』『要起草章則規定政策政綱哪』時常嘮嘮叨叨說個不休……李微塵活生生的一頂秘書長帽子已經快要戴到頭上的,竟被這一炮轟丟了,豈不惱火!然而黃大炮經此一響之後,即無處可以再放,幾乎鏽得發霉。戰盟成立,自然沒有他的份,雖說弄得孤家寡人,但仍倔強如故,而其黨徒遍於天下」。)以及一些立法委員。李宗仁*(*李宗仁:從歷史上看,李宗仁同中共早有勾結,據劉仲容回憶,1936年11月李宗仁白崇禧接張楊電報,要速派代表一人到西安有要事相商,劉遂於西安事變前5日到達。事變發生後,劉以廣西代表身份在西安公開活動。中央軍進駐西安後,劉仲容秘密赴延安,會見了毛澤東,並答應秘密接待中共代表團赴廣西見李、白。此後,張雲逸到廣西,受到李、白秘密接待。抗戰爆發後,劉仲容代表李、白,長駐延安一年多。1939年調離延安時,毛澤東親函介紹劉給在武漢的周恩來,為中共軍委會情報科做地下工作。劉仲容在白崇禧身邊十四年,官至國防部參議,1949年3月28日奉李、白派遣秘密北上向毛澤東乞和,向毛周彙報長達5小時,此人兩次北上,來去安全,均係李宗仁向毛澤東擔保。徐蚌會戰失利後,李宗仁讓白崇禧等桂系將領逼宮,本欲向中共乞和,不料毛澤東提出條件過於苛刻,把李白等人均列為待審訊的戰犯,「和談」卒告流產。共軍兵臨城下前,李宗仁欲借日本兵代替毫無戰意、節節敗退的國軍,廣州盛傳有百萬日軍將在華南登陸。李召白崇禧會商實行,白竭力反對云:「抗戰勝利不久,如再度引狼入室,誰去負這千秋萬世給人唾罵的漢奸罪名?如借用日軍擊退了共軍,日軍不肯走怎辦?結果還不是千古臭名由你李宗仁擔當、給蔣介石造成一個東山再起的好機會?」遂打消了李宗仁這個餿主意。典出星島週報新一卷第16期第9頁,1952年2月28日出版。1955年8月,他在美國致函香港的程思遠起草《關於台灣問題的建議》,就是迫不及待洽降的信號。同年5月他讓程思遠秘密北上,向中共表達了他想歸國的願望,然中共懷疑李宗仁還想回來發展第三勢力搞局,故此事延宕十年之久。(1958年老毛還指示周恩來將李宗仁決意回大陸一事告知台方,讓蔣警惕美國利用李宗仁搞局)。李在北平行轅時,曾向故宮博物院借用一批大內書畫作裝飾,當選總統後未予歸還,1949年攜去美國。據65—69年擔負與李宗仁日常聯係並陪他外出參觀的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宋坤在〈追憶李宗仁歸來〉(原載《文史資料選輯》第140輯〈統戰史話〉欄,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0年2月出版)一文中披露;李宗仁「曾將自己收藏的一部份書畫作品送回國,聲稱當年自己是花了十一萬美金購買的。但其實不少是贗品,按當時的價格,頂多值3000美金。毛澤東得知這件事,答應給他12萬美金。並說:『這是一筆政治賬,我們做統戰工作要講策略,他要11萬,就給他12萬』。李宗仁拿到這筆錢,很滿意地說:『共產黨不簡單,是識貨的』。」「到1963年11月,黨中央經過認真分析研究,認為歡迎李宗仁歸來的時機已經成熟。周總理特意囑咐事先向台灣當局打招呼,證明我方僅視李宗仁為愛國人士(按:不視作談判對手)以免引起誤會」。程思遠赴瑞士蘇黎世向李宗仁提出「四不過五關」條件,即擺脫美國關係、不插手台灣問題、不和第三勢力攪在一起、不介入中美關係;過好思想關、政治關、家庭關、社會關、生活關,李宗仁全部同意後,中共才安排他回歸。宋坤對四不的解釋是「如果不擺脫與美國的關係,出現對美國仍然抱有幻想言行,以他的影響,是要惹出麻煩的,鑒於李宗仁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不宜由他出面在中美關係上做什麼事情;李宗仁是蔣的政敵,如果由李宗仁來插手台灣問題,必然要導致海峽兩岸關係的複雜化,正如周總理所說,已經告訴了台灣當局,我們不會利用李德鄰反蔣,所以李宗仁歸國後不能插手台灣問題;就第三勢力的問題來說,李宗仁曾經熱心於此,在這上面花費過不少精力。後來,他組織第三勢力的活動失敗了,既然是要歸國定居,理所當然要徹底斷絕這種念頭,不能再搞第三勢力、走什麼第三條道路了。」李宗仁7月18日抵達上海,周恩來特地南下迎接,並幫他修改了程思遠草擬的回歸聲明,於7月20日在北京機場大廳宣讀,有「十六年來,我以海外待罪之身……一度在海外參加推動所謂第三勢力運動,一誤再誤」等語。9月26日在政協禮堂舉辦的300名中外記者招待會上,有人問他從國庫攜至美國多少錢,他說「恕我不答覆」。他說「我同蔣先生在幾十年中意見相左,但無個人仇怨」。但八個月後他在南京廖仲凱墓前卻大罵:「老蔣是流氓,先殺廖先生打擊左派,後來又一手製造中山艦事件……蔣介石失敗得越徹底越好!」這些話顯然與歷史真相不合。今日大陸上歷史學家都已確認廖仲凱不是蔣殺,中山艦事變並非蔣所預謀。1966年2月他堅持要參觀海南島,很想瞭解具體備戰情況與軍事設施,在海口還問空軍是否24小時在空中巡邏?美機是否經常飛來?共軍高射炮打多高?在去榆林港途中問詢雷達設備,見到飛機就觀察兩邊的山頭,當時中共正派兵去越南同美軍作戰,接待他的軍方人員十分尷尬,只是在榆林港安排他坐艦艇在海上兜了一圈,依稀見到一些軍事設施。其妾郭德潔死後一年,文革高潮中,中共公安部大肆追查「梅花黨」案件,稱郭德潔是美國特務組織梅花黨的負責人,奉中情局派遣來中國大陸與高級戰略特務王光美聯絡,以梅花型胸針作為聯絡標誌,此案牽涉高幹甚多,成為文革大型冤案之一。李宗仁投共正值文革動亂期間,他在批鬥抄家潮中度過三年半心驚肉跳的歲月,1969年1月30日死於北京醫院。)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這個團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