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谢选骏文集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谢选骏:“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网文《毛泽东周恩来尼克森基辛格密谈记录曝光》报道:
   
   尘封了二十余年的美国与中共在七○年机密的谈判记录,包括尼克森、基辛格和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对话全文大白于世,定以《The Kissinger Transcripts》<基辛格秘录》)为名出版。名记者、《中国时报》驻华盛顿特派员傅建中透过特殊管道,已先取得该书的最精彩部份,在《中国时报》(一九九九年一月十日)刊出。后来《中国时报》是台湾第一大也是最受欢迎的中文网站。

   
   傅建中认为,《基辛格秘录》收录了从一九七二年二月下旬尼克森首次去中国作历史性的访问,与毛泽东、周恩来以及后来基辛格和毛、周等多次秘密会谈完整的记录。由于采对话方式,极为生动,读来有如身临其境,尼、基、毛、周等人的尔虞我诈、纵横捭阖一一呈现读者眼前。
   
   以毛泽东和基辛格关于台湾的对话为例,过去传说台湾问题可能要一百年才会解决,但新的文件则透露毛告诉基,台湾还是暂时由美国代管好,中共即使收回台湾也管不了,因为岛上的「反革命份子」太多了。又毛对基说,要送一千万中国妇女到美国,这是老毛的一计,因为这样可使美国多生小孩,损害美国的利益和元气。
   
   《基辛格秘录》能够问世,是附设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国家安全档案馆的专家学者们,经由六年的努力,利用美国会通过的资讯自由法(FOIA),迫使美政府将原先列为高度机密,乃至只能目视的「Eyes Only)美中关系正常化的文件解密,没有解密的文件,则由前述专家们分头去从尼克森、福特总统的文献、国务院档案以及曾和老基共事的官员们私人文件中搜求,整个过程的神秘诡异,据主编此一秘录的波尔博士说,就好像侦探办案一样。波尔是位精研外交史的史学家。
   
   《基辛格秘录》除了收录了尼、基和其他美政府高级官员与中共领导人的谈判翔实记录外,还有和前苏联领袖如布里兹涅夫、葛罗米柯、驻美大使杜布里宁等人的谈话纪要,从这些文献中可以看出,七○年代美与中共为对付苏俄,已形同结盟,美向中共提供了大量关于俄在中苏边境军事部署的情报。
   
   这套近五百页的秘录,是基辛格本人交代国会图书馆藏之高阁的孤本外最完整和最权威的版本。基氏的孤本目前仍列为绝对机密,非经他本人特许,外人不得借阅。老基还规定他的秘录必须等他过世五年后才能解密,公诸于世。但乔大国家档案馆编辑的基辛格秘录出版后,基氏在国会图书馆的秘笈就无秘密可言了,就此而言,波尔博士和其同僚的贡献非常了不起。
   
   《基辛格秘录》是纽约的一家出版公司印行,今年一月中旬起在全美各地的书店发售。
   
   网罗新闻社台北报导,《中国时报》(一九九九年一月十日)刊出部份如下:
   
   一《毛泽东:中美持续对峙没有好处》
   
   毛尼对谈纪录
   
   参加会谈人士: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王海容(中共外交部特别助理);唐闻生(毛之译员);尼克森总统;基辛格(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美国国家安全会议幕僚洛德(笔录员)
   
   日期及时间:一九七二年二月廿一日,星期一;下午二时五十分-三时五十五分
   
   地点:北京毛泽东主席官邸
   
   双方见面先相互问候。毛欢迎尼来访;尼表示能与毛会面乃莫大荣幸)
   
   尼:主席真是饱读诗书!周总理说,你书看得比他多。
   
   毛:昨天你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你说,一定要谈谈有关哲学的问题。
   
   尼:我这么说,是因曾拜读主席的诗词及演说稿,而了解他是个专业哲学家(中方人士笑)。
   
   基:我在哈佛教书时,都指定学生研读主席的文集。
   
   毛:我那些文章不算什么。我写的东西了无新意。
   
   尼:主席的文章震撼全国,改变了世界。
   
   毛:我没能力改变世界。我能改变的只是北京附近几个地方。咱们的共同老朋友,蒋介石委员长,不会赞成这个(说法)。他骂我们是共匪。他最近还发表了篇演说。你看了吗?
   
   尼:蒋介石骂主席是匪。那主席怎么骂蒋介石呢?
   
   周:一般来说,我们称他们蒋介石集团。我们的报纸有时叫他蒋匪,我们也被回骂成匪,反正,我们是骂来骂去。
   
   毛:其实,我们跟他的友谊比你们跟他的友谊历史还长。
   
   尼:是的,我知道。
   
   毛:这些问题不是我权职内该讨论的。应该与(周)总理讨论。我讨论哲学问题。也就是说,在你选举时我是投你一票的。有位叫Frank Coe先生的美国人,他在贵国一片大乱之时,也就是你上次竞选时,曾写了一篇文章。他说,你会当选总统。我很喜欢那篇文章。但现在,他却反对(你)这次访问。
   
   尼:主席说曾投我一票,那他是两恶相权取其轻。
   
   毛:我喜欢右派。人家说,你是右派,共和党是右倾。(英国)奚斯首相也是右倾。
   
   尼:戴高乐也是。
   
   毛:戴高乐是另外一个问题。大家也说,西德的基督民主党也是右倾。我比较乐见这些右派掌权。
   
   尼: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至少是目前,左派说到的右派能做到。
   
   基:总统先生,还有一点。左派的都亲苏联,不会鼓励(美国)朝(中华)人民共和国靠拢,而事实上也因此而对你批评。
   
   毛:正是如此。有些人反对你。我国国内也有反动集团,反对我们与你接触。结果呢,他们跳上飞机逃往国外了。
   
   周:这件事你或许清楚。
   
   毛:放眼世界,美国的情报比较正确。其次是日本。苏联呢?他们最后总算跑去挖出尸体了(指林彪等人坠机案)。但他们也没说什么。
   
   周:在外蒙古。
   
   尼:最近的印度-巴基斯坦危机,我们也碰到类似的问题,美国左派严厉抨击我为何不与印度站在同一阵线,其实左派的理由有二:一、他们支持印度;二、他们支持苏联。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放眼大局,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国家(不管他有多大)吞没他的邻国。此举虽让我付出政治代价我并不后悔(因为这么做是对的),但我认为历史会证实这么做是对的。
   
   毛:容我提个建议(只是建议),你可否少做点简报呢?(此时尼可森指著基辛格博士,周恩来则笑笑),若把我们在此的谈话内容以及形式上的讨论向其他人简报,你认为好吗?
   
   尼:毛主席尽可放心,我们在此的谈话内容以及我和周总理的讨论绝对保密,不会跨出这房门一步,这是最高层密谈的唯一方式。
   
   毛:这就好。
   
   尼:举例而言,我希望和周总理以及稍后和毛主席就台湾、越南、朝鲜等问题交换意见。
   
   我也希望讨论以下敏感问题,包括日本前途、次大陆前途、印度未来角色、全球动态、美苏关系等。因为唯有我们著眼于世界全局以及影响全球的主力,我们才能对眼前迫切问题做出正确的决策。
   
   毛:以上那些烦人的问题我并不想介入太深,反倒是喜欢你的哲学讨论。
   
   尼:举例来说,毛主席有一件有趣的现象你应该注意到了,大部分国家都同意我们今天的会面,但苏联有异议,日本则表达了他们的疑虑,印度也不赞同。所以我们必须找出原因,并决定未来政策发展的方向,以便因应全球以及眼前南北韩、越南、当然还有台湾问题。
   
   毛:是的,我同意。
   
   尼:例如我们必须自问——只限在座的人,为何苏联在与贵国的边界集结的兵力多于在与西欧接壤的边界?我们也必须自问,日本的未来是什么?是要让日本保持中立、完全没有武装好呢(我知道我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抑或让日本与美国在某段时间内维持某种关系好呢?以哲学观点而论,我要强调的是,国际关系里无所谓好坏的选择。但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我们绝不可制造真空状态,因为真空随时会被别人递补,诚如周总理所言,美国已摩拳擦掌,苏联也摩拳擦掌,问题是哪一方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构成危机?到底是美国侵略抑或苏联侵略?这些问题虽棘手,但我们有必要讨论。
   
   毛:就目前而言,不管是来自美国的侵略抑或来自中国的侵略其实都是相当次要的问题,换句话说,侵略之类的话题可说根本不是重点,因为我们两国并未处于交战状态。贵国打算撤出若干部队回国,我国则未派兵出国,因此我们两国的现状十分奇怪。这是因为过去廿二年来,我们双方的想法从未透过谈判交流过,我们双方进行乒乓交流至今不到十个月,而贵国在华沙提出的建议迄今也不到两年。此外,我国在处理问题时,摆脱不了官僚机制。例如,贵国希望双方能在私人层次上交流,或是互开贸易大门,但这些提议全被我们官员搁在一旁,坚持旧立场,在未解决重大问题之前,根本没有次要问题出场的份。我本身也曾这么坚持过,后来我认为你是对的,接著我们开始打乒乓球,周总理说,这也是在尼克森总统上台后才有的。
   
   巴基斯坦前总统介绍了尼克森总统给我们认识,当时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曾反对我们和贵国接触,他说应该比比詹森总统与尼克森总统孰优孰劣,但巴国总统雅亚说,这两人不能比,也无从比。他说,一个像流氓(他指詹森总统),我不知道他这印象是打哪儿来的,我们这边也不太喜欢和詹森总统打交道。贵国前几任总统,从杜鲁门到尼克森,我们都不太满意。我们不是很满意杜鲁门与詹森。
   
   从杜鲁门下台到詹森上台之间的八年,都由共和党总统执政,这期间你大概也还没想清楚。
   
   周:重点是杜勒斯的政策。
   
   毛:他(周恩来)之前也和基辛格博士讨论过这个。
   
   尼:但他们(指向周恩来与基辛格)握过手。(周笑笑)
   
   毛: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博士?
   
   基:毛主席,那段期间全球局势产生剧变,我们从中学到很多。以前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没什么两样,直到尼克森总统上台我们才了解中国所进行的革命本质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有所不同。
   
   尼:毛主席,我了解有一段期间,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看法,和毛主席与周总理有很大的出入。现在我们能同聚一堂,主要是因为我们认清世界新局势,同时也认清一国内部的政治意识形态并非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外与对双方的政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说,我们看法不同,而周总理与基辛格博士已就这些歧见交换意见。
   
   同时我们也要说,审视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强权,我们知道中国不会威胁美国国土。我想你了解美国并无意染指中国,而中国也无意宰制美国,我们相信你也了解美国并无意称霸全世界。此外,或许你不相信,但我真的认为,中国或美国这两个大国均无意独霸全球,因为我们对这两个议题的态度一致,所以对彼此的疆界领域均不会构成威胁。因此,虽然我们理念有所不同,但仍可以找到共同点,建构一个双方均可无后顾之忧地照自己路线发展的全球架构。其他国家我就不敢说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