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喜欢灾难]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喜欢灾难

谢选骏:共产党喜欢灾难
   
   共产党喜欢灾难,因为它是靠国难发财的——什么时候共产党不喜欢灾难了,它就接近末日了!
   
   《比追责索赔更严重的危机已袭来 后果是灾难性的》(2020-04-13 新华裔)报道:

   
   疫情冲击下,全球化可能退回“经济主权时代”,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可能全部吞没!
   
   当国人都在兴高采烈欢庆疫情好转、各地解封之时,没料到比新冠病毒疫情更大的危机接踵而来。
   
   这场疫情因为人类对其“无知”,没有及时、有效管控而酿成全球性灾难。当欧美成为重灾区之后,它们急了,为了卸责而甩锅,演变成一场“原罪”追责、索赔的危机。与此同时,另一场更大的危机汹涌而来——这就是外企撤退、经济脱钩、进而科技、教育、文化与中国全面脱钩。这是川普上台以来最想做而很难做到的事情,没想到这场旷世疫情帮了他的大忙,兴许真的可能帮他实现。
   
   从武汉疫情之初,美国就开始谋划推动与中国脱钩。大家可能还记得,武汉疫情全面爆发之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1月3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宣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或有助于工作岗位更快重返北美。
   
   当时大家都以为只是说说而已,都以为这只是美国鹰派的一厢情愿,都认为中美脱钩就是个天方夜谭,可望不可及。但是,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形势就发生逆转,美企撤回、经济脱钩、从而产业链重组已经提上白宫议事日程,而且在快速推动之中。
   
   1、美国领跑快速跟中国脱钩——在3月24日白宫发布会上,川普大篇幅讲述美国必须摆脱对中国的依赖。面对医疗物资严重依赖中国制造的囧境,川普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美国要摆脱对中国医疗设备和物资的依赖。为此,他在3月24日白宫发布会上大篇幅谈论这个议题,在强调了美国生活几乎所有方面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后,指出:“我们永远不应该依靠外国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我认为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场危机凸显了拥有牢固边界和建立边界的重要性,强劲的制造业。”
   
   川普特别强调了“制造业独立”。他说:“三年来,我们着手进行了一项宏伟的国家计划,以确保我们的移民系统安全,并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我们带回了许多工作机会-数量很可观。“我们未来的目标必须是为美国自己要为美国患者提供足够的美国药品,为美国医院提供美国用品以及为我们的伟大美国英雄提供美国设备。“美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祈求他人的国家。我们将成为一个自豪,繁荣,独立和自力更生的国家。我们将与所有人一起拥抱贸易,但是我们将不依赖任何国家。”
   
   此前的2月27日,参议员霍利提出《医疗供应链安全法》,法案赋予联邦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更大的权力,可以要求药品和器械制造商提供采购信息,以保护美国医疗产品供应链免受疫情的冲击。3月11日,《纽约时报 》报道,中国的制药公司生产美国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中国公司还生产约70%的美国对乙酰氨基酚,以及40%至45%的肝素。3月19日,参议员汤姆‧科顿和迈克‧加拉格尔提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ZG侵害法》,希望以此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
   
   简言之,这次疫情让美国人警觉了一件事,就是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太多,现在是时候和中国制造脱钩了。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已经成功地使用了与其他行业一样的不公平贸易惯例来统治供应链的各个方面,这些廉价的血汗工厂劳工,宽松的环境法规和大量的政府补贴。” “正如川普总统所说,我们需要做的是将这些工作带回家,以便我们能够保护该国的公共卫生以及经济和国家安全。”
   
   按照这一指导思想,美国很快采取行动。3月28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突然推出了一个新的“紧急使用管理”(Emergency-Use-Administration,简称EUA),声明可以满足指定性能标准的可接受的呼吸器产品只有六个国家和地区,直接将中国排除在外。
   
   美国即使在口罩、呼吸机严重缺乏的情况下,也禁止使用中国的医疗防护用品。我原来错以为是中国口罩标准和质量问题,现在看来不是。
   
   为了快速跟中国脱钩,美国政府出台一项用国家全包成本费让美企从中国撤回的计划。
   
   4月9日,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表示,一种可能吸引美国企业从中国回流的政策是,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美国官方计划为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成本费用买单。美媒报道称,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说,“说到让企业回流的政策,我们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库德洛对福克斯商业新闻频道表示,“例如,可以将回流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费用化,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买单。”
   
   为了推动跟中国脱钩,美国已经不惜花血本拼上了!
   
   同一天,美国政府要求收回中国电信在美经营权。美国司法部和其他机构4月9日要求美国联邦通讯管理委员会(FCC)收回中国电信美国分公司,为进出美国的国际通讯提供电信服务的许可。
   
   不仅如此,跟中国脱钩已经成为美国朝野的共识,成了美国的主流舆论。
   
   2月27日,参议员霍利提出《医疗供应链安全法》,法案赋予联邦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更大的权力,可以要求药品和器械制造商提供采购信息,以保护美国医疗产品供应链免受疫情的冲击。
   
   3月11日,《纽约时报 》报道,中国的制药公司生产美国90%以上的抗生素,维生素C,布洛芬和氢化可的松。中国公司还生产约70%的美国对乙酰氨基酚,以及40%至45%的肝素。
   
   3月19日,参议员汤姆‧科顿和迈克‧加拉格尔提出《保护我们药品供应链免受ZG侵害法》,希望以此终止美国对中国制药业的依赖。
   
   4月7日,全球制造业咨询公司科尔尼(Kearney)发布的第七次年度“回流指数”(ReshoringIndex)出现“剧烈逆转”,2019年美国国内制造的份额明显高于产自14个亚洲国家的数量,其中自中国进口的产品受到的打击最大。报告指出,30年前,美国生产商基于成本考量在中国制造和采购,美中贸易战使得美商面临高关税风险,现在疫情进入最关键时刻,美商必须考虑未来是否能应对难以预料的经济冲击。该咨询公司预测,为了分散风险,遭到大流行重创的公司“将被迫更深入重新考虑其采购策略和整个供应链”,以摆脱对中国市场的依赖。
   
   4月7日,福布斯刊文称,去年,因美中贸易战,跨国企业积极考虑调整供应链,说服其中国合作伙伴迁往东南亚以避税,或不再购买中国制商品。去年底,贸易战暂停,却迎来瘟疫蔓延,全球经济活动停摆,令外商警觉不能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4月8日,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HarrisPoll)公布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在贸易方面,69%的受访者赞成川普总统对华的强硬贸易立场。此外,71%受访者认为,在疫情危机过后,美国制造商应撤出中国。
   
   2、西方闻风而动紧跟美国步伐——更为严重的是,似乎整个西方都在闻风而动,采取措施实现“经济主权”回归。这将导致全球格局巨变,外资产业回归、全球产业链重组的暗流汹涌澎湃。西方世界都在谈论“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经济主权”及其“减少依赖”成为关键词,登上西方第一热搜榜!
   
   有两个标志性事件:
   
   (一)日本拆22亿美元资助日企撤出中国。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推出创下历史纪录的108.2万亿日元(合992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其中22亿美元用于协助在华日商将生产线撤回日本,超过2亿美元协助日本企业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但2月份由于疫情导致工厂停工,日本自中国进口规模几乎下降了一半,进而导致日本制造商必要零组件断货。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系汽车二月份在中国的生产大幅下滑,日产汽车、丰田汽车、本田汽车在华产量分别减少87.9%、77.4%和92%。此外,由于来自中国的零部件供应停止,日本国内的汽车生产线也减产了29.3%。
   
   日本各界开始重新讨论日本企业不应过度依赖中国作为制造业基地一事。上月,负责未来投资的一个日本政府小组,商讨了有必要将高附加值产品的制造生产迁回日本,将其他产品的生产分布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彭博社援引日本经济学家关辰一的话说,一些在中国生产出口商品的日商原本已考虑迁出中国,现在日本政府出台补助预算后,必然增加其动力。但他认为汽车业等为中国本土市场生产产品的制造商会留在原地。
   
   (二)德国领跑欧盟“脱钩中国”。最近以来,连一向坚定维护全球化的默克尔也开始强调“经济主权”问题了。
   
   4月8日,德国媒体报道,德国联邦内阁决定修改《对外贸易和支付法》,旨在阻止遭受目前局势打击的德国企业等被外资趁机收购。该法规将经由德国联邦议会进行表决。按照相关计划,如果是欧盟以外的投资进入,德国联邦政府将不再需要提供对公共安全构成实际威胁的证据,相反,只提出预期损害就可阻止外资收购。
   
   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史明说,在当今危机中痛定思痛的德国,修正法案的目标指向毫无疑问就是中国,而这也是德国政界加入脱钩行列的起跑信号。史明认为德国是欧盟的火车头,中国投资也势必遭整个欧盟的抵制。
   
   此外,分析人士认为,英国将紧跟美国,跟中国脱钩。因为英国疫情失控,首相约翰逊中枪住院,加上中国出口英国试剂盒被污染,英国朝野愤怒,民意反转。英媒最新民调:92.5%的英国人要求追责中国。据悉,英国很可能将禁止华为进入英国5G市场。
   
   不仅如此,在疫情冲击下,西方世界可能关闭通讯大门,将中国彻底排除在5G之外!这些都只是“脱钩潮”的冰山一角!
   
   在右翼力量壮大、日益活跃的欧洲,有一股反全球化、抵制中国制造的舆论。不仅仅是右翼民族保守派,甚至左翼亲工会人士,都会呼喊:“中国人不仅仅夺走了我们的就业岗位,还抢走了我们最好的企业。”
   
   如今,病毒肆虐已经被西方舆论成功转化成对中国的仇恨,左右两翼都觉得自己的立场得到了验证。他们说:我们早就说过,中国影响力增加得太多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福祉构成了太大的威胁。是时候减轻我们对中国的依赖性、加强国内生产能力了。
   
   民意的转向将逼迫欧洲各国政府做出选择。而这时的欧洲各国政府急于甩锅以挽救民意,中国躺着也会中枪。加上反全球化潮流已然形成,欧洲跟中国脱钩也可能成为一种潮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