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谢选骏文集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谢选骏: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九个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争议性领导人言论》(BBC 2020年4月7日)报道:
   
   特朗普和博尔索纳罗就这场大流行病发表了具争议性的言论。新型冠状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令世界各地的政府当局疲于奔命,想要控制这场已经感染超过100万人和令超过5万人死亡的全球病毒。但是一小部分国家领袖却令人侧目,他们发表了低估危机的言论,传播了一些关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的误导信息,或者提倡了一些极度不恰当的做法。


   
   一些国家当局已经在过去几周改变了有关这场全球危机的语调(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但是有一些人却仍然坚持自己那些大胆而危险的立场。这里,我们总结了九条最具争议性的言论。
   
   1、“情况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唐納德·特朗普,美國總統
   
   1月22日,美国报告首宗新型冠状病毒确诊两天后,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接受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访问时,有意淡化了2019冠状病毒疾病进入美国的状况。两个多月后的现在,美国已经是世界上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截至4月5日已经达到24.5万宗。虽然该国的死亡病例目前(4513宗)仍低于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但是特朗普已经表示,美国的死亡人数可能会达到25万。
   
   2、“它就像小型流感”——它就像小型流感。雅伊爾·博索納羅
   
   巴西總統——虽然素以争议言论著称,但是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还是颠覆了巴西的政治秩序,在2018年成为这个拉丁美洲最大国家的总统。不过,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该国的蔓延,博尔索纳罗的受欢迎程度跳崖式下跌——他最近一次电视演讲当中最鲜明的标记,是在很多巴西城市的被关押者用敲打平底锅的刺耳声响来抗议。这是在抗议总统对这场疫情备受争议的处理手法。除了在口头上淡化疫情的风险之外,博尔索纳罗还屡次违反保持社交距离的抗议,与支持者近距离接触。他还抵抗州领导人下达的封锁令。在4月1日,巴西的确诊病例仍不足7000人,但是之后却迅速蔓延:据卫生部的数据,全国的病例数字在四天内就翻了一倍。
   
   3、“为了不制造麻烦,我会埋葬你”——明白了嗎?死亡。我不會讓你惹麻煩,我會埋葬你。——羅德里戈·杜特爾特,菲律賓總統
   
   对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威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则是完全没有淡化的意思。该国实施了严厉的措施,包括封锁和宵禁,不过已经至少有过一次抗议粮食短缺的街头示威。杜特尔特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威胁用武装安全部队射杀违规者。“不要惹怒政府,不要挑战政府,你会输的,”他在4月2日一场记者会上说。至4月2日,菲律宾有超过2300宗病例,约100人死亡。“这里没有病毒,你也没看到它飞来飞去,对吧?”
   
   4、這裡沒有病毒。你沒看到它們飛來飛去,對嗎?——亞歷山大·盧卡申科,白俄羅斯總統
   
   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态度,令很多人侧目。有人建议他的国家应该试图阻止冠状病毒蔓延时,他一笑置之,因为他没看到病毒“飞来飞去”。在一场室内冰球比赛当中接受一名电视记者访问时,他也声称场馆内的人群没有事,因为球馆的寒冷会阻止病毒蔓延。他说,对于病毒的恐惧“不过是心理作用”。总统似乎还提议过,用蒸汽浴和伏特加来对抗病毒,不过他后来没否定了这样的评论,说这只是“一个玩笑”。人口1000万人的白俄罗斯被称为“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目前报告有152宗病例和1人死亡。
   
   5、“如果你有能力和方法,就继续带家人出去吃饭吧——因为这会振兴经济。”——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茲·奧布拉多,墨西哥總統
   
   对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蔓延,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的建议一定都与卫生官员背道而驰。除了淡化病毒的危险性之外,他还到访全国各地,也出现在公众集会当中,亲吻婴儿和近距离与向支持者问好。墨西哥目前尚未出现像邻近的美国那样的爆发——约在1.4万宗病例和40例死亡——但是泛美卫生组织(Pan American Health Organization)的专家担心,该国的重症病例数字可能会达到70万。在3月30日,墨西哥宣布卫生紧急状态,但是却未采取封锁措施——例如,多达50人的聚集仍然被允许进行。
   
   6、“冠状病毒是神的所为,用来惩罚那些制裁我们的国家。”——奥帕·穆欣古里,津巴布韋國防部長
   
   津巴布韦总统埃默森·姆南加瓦(Emmerson Mnangagwa)没有就冠状病毒疫情发表什么争议性言论,但是他却不得不对一名内阁成员引发的争议作出回应:国防部长穆欣古里(Oppa Muchinguri)说,全球大流行是神对西方国家的报复,惩罚它们对非洲国家实施的制裁。“这一类的全球大流行疫症有科学的解释,并且没有国界,也像其他自然现象一样,不能责怪任何人,”姆南加瓦在3月18日曾这样说。至4月3日,津巴布韦只有九宗确诊病例,但是人们担心,病例一旦增加就会对这个贫穷而且医疗系统落后的国家带来重大破坏。
   
   7、“特朗普,你和你那一类人被指控散播这个病毒,特别是大部分受难的人都是反对美国的。”——穆克塔達·薩德爾,伊拉克什葉派穆斯林教士
   
   伊拉克有影响力的什叶派教士穆克塔达·萨德尔(Muqtada Al-Sadr)不仅是指控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的反对者中散播病毒。最近几周,萨德尔还违抗伊拉克当局的防疫措施,试图继续举行公众祈祷仪式。他还将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蔓延归咎于全世界各地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尽管最受影响的两个国家中国和意大利都未有完全将同性婚姻合法化。“造成这些全球大流行蔓延的其中一个最致命的因素就是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我呼吁所有政府不要迟疑,立即废除这条法律。”“这样或许能给人一个忏悔和赎罪的机会,”他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说。至4月1日,伊拉克的卫生部确认了695宗2019冠状病毒病例和50例死亡,但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预计,随着更多人接受检测,该国的病例数字会上升。
   
   8、“我们没有向公众传达某些信息,因为我们不想制造恐慌。”——佐科·維多多,印尼總統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承认,他有意隐瞒了该国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一些信息,以避免民众出现恐慌抢购等行为。这个亚洲国家至3月2日之前都没有记录一个确诊病例,但是现在数字已经超过1500宗(超过130人死),而佐科在3月31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伦敦卫生医学院的学者在数天前估计,真正的病例人数可能超过3.4万。本月较早前,印尼国家灾难管理局(National Disaster Management Authority)局长多尼·莫加多(Doni Morgado)在一场讲话中说,草药饮品令印尼人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免疫。
   
   9、“前天晚上我在一家我相信有冠状病毒的医院里,我和每一个人握了手。”——鮑里斯·約翰遜,英國首相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3月3日一场记者会上说,他不担心在冠状病毒疾病蔓延的英国与人握手——他的论据说,洗手是“关键”。后来有消息澄清,约翰逊只是与医护人员握手,而不是与病人,但是他的言论仍然招来了很多批评。3月27日,首相证实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谢选骏指出: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这不仅因为瘟疫凸显出“主权国家的头目们都是些骗子和恶棍”,而且由于“他们裂土分封割据称霸的主权国家”,就像一群争相撕咬的疯狗一般,在地球村里横冲直撞、浪费资源。全球瘟疫就这样奇迹般地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证明了我十六年(2004年)以前正式发表的观点——只有全球政府才有能力解决全球问题!如果说这还不够,那么请问世人——你们还需要什么样的进一步证明呢?!

此文于2020年04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