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谢选骏文集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谢选骏: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美国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全球第一——超过地理大发现的西班牙了!
   
   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8日,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说,过去24小时,纽约州新增死亡病例779例,为有疫情以来增幅最大,累计死亡6268例。科莫表示,纽约州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远远超过“9·11”事件,将会下半旗以示哀悼。据了解,2001年在“9·11”恐袭中,共有2753名纽约人丧生。另外,根据荷兰媒体BNO新闻报道,纽约州新增确诊病例10480例,累计确诊149316例。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纽约州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西班牙的146690例。西班牙目前是除美国之外,确诊病例数第二多的国家。


   
   《纽约死亡太多 囚犯被征用在无人岛挖万人坑》(看看新闻 2020-04-08)报道:
   
   美国确诊病例近40万,其中纽约州累计确诊138863例,累计死亡病例5489例,最大城市纽约更是成为全美疫情中心,见证了一天死亡437例的惨剧。据英国《每日邮报》4月7日报道,由于纽约市死于新冠肺炎的人实在太多,当地政府已经在一个无人小岛上直接动用挖掘机挖坑,临时埋葬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4月7日公布的无人机画面显示,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囚犯在纽约无人荒岛哈特岛加班加点作业,挖出了多道用于掩埋尸体的壕沟。媒体称,由于纽约全市医院的太平间已经不堪重负,且死亡人数还在不断上升,囚犯身穿防护服挖壕沟表明可能已经有新冠肺炎死者被暂时埋在那里。
   
   据悉,哈特岛是公共墓地,过去150年里,惩教局一直管理该地的墓葬。不过以往囚犯在挖坑时,通常都穿着普通囚服。哈特岛位于纽约市布朗克斯区的东北部,岛上埋葬着100万人的遗体,因此也被称为埋尸岛。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暴发的时候,纽约市政府也曾在这座无人小岛上掩埋遇难者遗体。哈特岛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曾被当做战俘营,冷战期间曾是美国的导弹发射基地,因此岛上荒无人烟。
   
   当地时间6日,纽约市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在推文中称,纽约市区公园将用于临时埋葬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推文一出,立刻引发美媒关注。马克·莱文随后澄清,逝者将会被安葬在哈特岛,而不是市区公园,"每道壕沟将统一埋葬十副棺材,我们将保证所有遇难者遗体的尊严,埋葬过程也会很有序,但是这对于很多纽约人来说还是难以接受。"同一日,纽约市长白思豪也表态了。白思豪表示,纽约市目前正准备在公共土地上埋葬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直到该市的太平间和墓地能负荷得了迅速增伤的死亡人数。"如果我们需要临时埋葬,以度过危机和难关,那么我们会与每个家庭协作并进行适当的安排,我们有能力这样做。"白思豪进一步否认"纽约公园处理遗体"之说,并称"很显然,在历史上我们曾用过哈特岛(来埋葬遗体)"。
   
   谢选骏指出:为何说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因为在关键时刻,沦陷的纽约无法得到各州和联邦的全力支持,只能得到有限援助,所以纽约的伤亡甚至高于湖北了!州长古墓(安德鲁·马克·库默:Andrew Mark Cuomo,1957年12月6日-,现任美国纽约州州长,)是帮凶!为何如此?窃听下文分解。
   
   《纽约州单日死亡连2天创新高 纽约市死亡远超911》(中央社 2020-04-08)报道:
   
   美国纽约州单日779人因感染武汉肺炎丧命,连两天创新高,累计死亡6268人(最新),比911事件多逾一倍。儘管如此,全州新增住院病患曲线已明显下滑,疫情出现曙光。
   
   【最新】纽约市已有超过4571人死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正式超越纽约911恐怖袭击。(注:2,606人死于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或周遭地区,125人死于五角大楼。)
   
   纽约州长古莫(Andrew Cuomo)今天公布,全州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新增779人死亡,再创疫情爆发以来新高。自2日以来,纽约州每天都有逾500人死于武汉肺炎,近5天死亡人数分别为630、594、599、731、779人。古莫说,这波疫情已夺走纽约州6268条人命,比2001年911恐怖攻击事件全州2753死多逾一倍。他指示全州降半旗悼念死者,并形容最新死亡数据「不只是坏消息,简直糟透了」。他表示,死亡人数与两週前住院率飙升相关,当时大量病患涌入医院,部分患者病情加重后插管治疗,仰赖呼吸器7到15天,最终不治身亡。未来几天,单日死亡人数可能接近目前水准,甚至更高,「你明早起床看到的新闻可能还是一样凄惨」。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统计,全球逾146万人感染武汉肺炎、8.5万人丧命,全美确诊病例达40万例、1.3万人死亡。纽约州确诊病例已突破14万例,超越意大利。
   
   自3月中旬起,纽约州关闭学校、非民生必需类商家,并要求民众尽量待在家,防止武汉肺炎疫情恶化。根据最新数据,纽约州增加586名住院患者,日增3%。随着住院率不断降低,古莫宣布纽约州已「暂时拉平曲线」,但他强调这是落实社交距离规定的结果。古莫说:「我们还没有脱离险境,不要误解你见到的数字和图表,那完全是我们所作所为的产物。如果我们行为改变,数字就会跟着变化。」
   
   纽约州疫情虽有趋缓迹象,但减少人群聚集的措施短期内不易鬆绑。百老汇剧院因可容纳500人以上,3月12日起配合州政府命令熄灯;商会组织百老汇联盟(Broadway League)今天表示,41座剧院至少6月7日前都不会恢复营业。被问及6月是否可能允许大规模集会,古莫回答「不知道」,并说「我不会把百老汇的想法当作风向球,除非他们在公卫领域,看过更棒的数据和预测模型」。
   
   网民哀嚎:
   
   iwbh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49:39
   纽约就死在这州长和市长手里。
   
   大西洋渔夫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34:19
   纽约州长开始不重视,说以为只是亚州人的病(纽约的亚洲人口也有百万吧),可是意大利也不是亚州吧?纽约市长更蠢,纽约有1000例了,还说没事,带头去下馆子,坐地铁。我估计他们自己相信美国的高科技设计的病毒专毒亚洲人。这些科盲政客是给自己人忽悠茄的。自律的亚洲人(中、韩、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都比美国做得好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30:14
   如果这样的死亡数字发生在中国,一剑飘尘这些马甲就手舞足蹈了。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28:12
   西方集体裸奔。
   看得出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
   美国政客快赏点钱给一剑飘尘这些马甲,让他们去叫喊。
   
   duty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25:58
   没有廉耻的“中央社”一再采用“武汉肺炎”这个有贬意的词语,用心险恶,手段卑鄙。
   
   zhichi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23:34
   中国后来的表现确实非常果断可以说顶着世界的压力给大家做出了示范。也为后来各国效仿做出了巨大贡献。没有中国模式以资本为主的国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会行动。有了这一次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八十后 发表评论于 2020-04-08 14:13:49
   2019年底,大自然母亲给了她的子女们一份考卷。一个自然进化的病毒出现在了世界的不同地方。考试要在适当的条件下才可以开始。气候寒冷,人口密集,人员流动高峰等。中国的湖北武汉这个九州通衢的大城市率先满足了考试要求,应对了严酷的考验。一开始不熟悉考题所以出现了一些失误,造成了惨痛的教训。这个时候,一些观看的考生嘲笑中国能力不行,所以才出错。过了一开始的无措和慌乱后,中国政府迅速封诚,限制出行,人们宅家,出门买必需品戴口罩。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政府官员和医学专家都戴口罩示范范。这时其他考生说中国没有人权,限制人们出行的自由。后来检测手段,追踪密切接触者,隔离救治越来越完善,疫情数据更是每天实时在网上,电视,电台公布,病毒基因信息在2020年1月12日 和全世界分享。2020年1月30日 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生卫事件”(当时中国有9692病例)。这是他们说中国那么多人患病死亡,救治不力。
   
   谢选骏指出: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责任不全在于联邦和其他各州,也在纽约本身——不论纽约市还是纽约州,平时都是自说自话,战时只能自求多福了。再加上该死的纽约州长古墓(安德鲁·马克·库默:Andrew Mark Cuomo,1957年12月6日-,现任美国纽约州州长,)竟然阻止纽约市府居家隔离的计划,结果大大加剧了纽约市的沦陷速度!难怪纽约囚犯被征用在无人岛挖万人坑——古墓州长的杰作!他把百年前的万人坑活学活用了!

此文于2020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