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谢选骏文集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谢选骏: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惠及百姓的“发钱”VS中共宣传的“自愿捐款”》(2020年4月9日 美国之音)报道:
   
   2020年4月2日人们排队进入纽约市曼哈顿一家提供支票兑现公司。

   
   面对人类空前的病毒大流行给美国人民的生命和经济造成的巨大损失,美国政府日前出台至少2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计划,纾困遭受疫情影响的个人、企业和行业。美国政府拯救民众和经济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而在疫情最早爆发的中国,尽管当局也采取各种措施为经济注入流动性和活力,为企业解燃眉之急,可是中国百姓,尤其是因疫情影响而陷入经济困境的湖北武汉等城市的百姓,却没有像美国纳税人那样得到政府的现金救助。
   
   当代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扩散到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继中国今年1月首先大爆发之后,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以及美国的病例和死亡人数徒增,成为疫情爆发和蔓延的新“震中”。这场空前的新冠病毒疫情,不仅造成全球超过130多万人感染,7万6千多人死亡,更导致很多国家,尤其是那些疫情严重国家的文化、体育、教育、旅游、航运、餐饮等行业几乎全部停摆,数百万蓝领白领被解雇或被迫休无薪假。人们的正常生活和社会秩序完全被打乱。
   
   在美国,人群聚集的文化、体育活动停办,飞机航班大幅减少或停飞,酒店无客人入住,餐厅无食客用餐,企业运营停摆,数百万人申请失业救济,商业和民众惶恐不安。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2万亿新冠救助法案——史上最大刺激计划惠及企业和纳税人?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摒弃两党政治,团结一致,在经济形势和疫情持续恶化之际,于3月底通过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刺激和纾困经济计划——“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CARES ACT)。政府拨款2万亿美元,救助失业工人,中低收入的百姓,以及因疫情而遭受严重打击的行业和企业。
   
   在这项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刺激经济计划中,与美国老百姓最直接息息相关的是,政府向受疫情影响的美国纳税人派发1200美元。该法案具体规定,政府向调整后年总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纳税人一次性发放1200美元,联合报税不超过15万美元的夫妇将获得2400美元,每个儿童500美元。但收入超过7.5万美元的纳税人,每多出100美元,发放金额减少5美元,年收入高于9.9万美元及以上者封顶。
   
   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研究员凯尔·波默洛的测算, 在全美1.77亿报税人中(含联合报税),91.3%报税人,即1.62亿报税人,将平均得到1729美元,其中84.4%报税人将收到全款。联邦政府将为此拿出2920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20700亿元。
   
   与美国政府大手笔出钱帮助美国纳税人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相比,在当初疫情特别严重的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尽管据称当局对确诊新冠病毒肺炎的病患给予免费救治,但是受疫情影响被禁止出门务工的当地人,尤其是那些蓝领工人,由于无法复工复产他们没有收入,陷入财务和生活困境。在这些普通百姓生活陷入困境,急需收入和政府救助时,中共当局没有出手相救,扶助他们,反而发出党中央号召,为防控疫情捐款。
   
   中共党员“自愿”捐款做宣传——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2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全体成员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捐款。不过,报道没有提及每一位常委捐款的金额。新华社说,截至3月26日,全国已有7901万多名党员自愿捐款82.6亿元。在中国一党专制的体制里,党中央一声令下,全体党员必须绝对服从。尽管中共当局口口声声说是自愿捐款,但是一些捐款的普通党员说,所谓自愿捐款,实际上就是强迫捐款、摊派。党员要听党的命令,党号召了,谁敢不捐?
   
   平均发钱和针对性救助——美国西顿大学商学院战略管理和国际商务系教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尹尊声认为,美国政府给老百姓“发钱”,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这对于仍然有工作的人来说,增加了消费能力,但是对于失业的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认为这种纾困计划对振兴经济作用不明显,当务之急是迅速大量生产防控疫情和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从而才能尽快控制疫情。尹尊声教授说,中国政府为了救治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地区新冠肺炎患者暴增,动员全国各地数万名医护人员到湖北驰援,遏制疫情向其他省市扩散,这其中代价也是巨大的。他说,武汉被封城期间,居民的吃喝,尤其是那些经济能力差的居民,都被当地政府“包下来”。他认为,这种有针对性的“救助”,比美国按照收入“划线”平均分配的效果更好。
   
   中国央行下调小银行准备金率,释放4000亿元流动性——需要指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陆续出台了一些财政和货币政策,抗击疫情给经济造成的影响。2月初,中国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了超过万亿元逆回购操作,并调降逆回购利率10个基点。中国政府还提出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额度,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中国媒体报道说,在中国绝大多数省市新增冠状病毒病例持续数周为零之后,各地开始陆续复工复产。一些地方政府,如南京、苏州、杭州、济南等,为居民发放定向消费券,希望通过补贴居民消费来重振因前一段时间疫情歇业,关闭的行业。
   
   中国有经济学家表示,政府用小额资金支出来发放消费券,对刺激居民的消费,推动经济尽快正常运转,具有强大的拉动作用。政府应该更多出台这种占用财政资源少,又能承担得起的举措。
   
   谢选骏指出:美国政府“发钱”与中国政府“包养”,都不是无偿的,而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还是出自国家债务,最终变成了全民的债务。这样一来,政府“发钱”就像黑社会的“裸贷”一样,进场容易出场难。
   
   《川普高调赞赏女儿 然而媒体发现真相是骗局》(2020-04-08 中时电子报)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美国经济之际,美国总统川普7日语出惊人表示,他的女儿伊凡卡竟然创造了1,500万个工作机会。
   
   新冠肺炎席捲美国,重创当地经济,千万美国人请领失业补助,美国总统川普7日却在一场企业视讯会议上,语出惊人表示,第一千金伊凡卡(Ivanka Trump)创造了1500万个就业机会,最后被打脸只是梦一场。
   
   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导,周二,白宫一场小型企业视讯会议上,美国总统川普向各企业CEO表示政府有意额外提供约2,500亿美元贷款,以支持企业、避免裁员。随后他将焦点转向一旁的伊凡卡,当着与会CEO的面前,高调赞赏女儿一番。“我的女儿伊凡卡只想要人们有工作,我给她很多选项,结果她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创造了超过1500万个工作。”“他们不断在训练员工,这是以前没见过的事,她刚开始的目标是50万个工作,现在她的目标是超过1500万。”
   
   不过美联社指出,在疫情之下许多企业摇摇欲坠的时刻,川普的这番话完全是个幻想、不符合事实。报导指出,即便在疫情大爆发之前,川普上任以来,也没有创造过这么多就业机会,甚至连一半都不到。7日川普与各CEO召开的小型企业视讯会议。川普此番话指的是由伊凡卡带领的一项白宫计划,初步获得各企业同意,在未来几年内陆续提供约1400万个培训机会,不过企业的承诺并不具有约束性。
   
   美联社指出,工作培训并不代表实际的工作机会,该份计划也没有明确指出究竟有多少人已经接受训练。美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突破40万人,各州为防范疫情扩散,早早就祭出禁足令,许多经济活动停摆,根据美国劳动部统计,过去2周初领失业补助金的人数已将近1,000万人,经济学家预估,5月初,美国的失业率恐会攀上10%、甚至更高。
   
   谢选骏指出:美国政府申请了两万多亿的经费,却只打算拿出两千多亿来“发钱”——这等于人民借贷了两千多亿,却要偿还两万多亿!——这是多么惊人的高利贷比率。这种算计,堪比黑社会的“裸贷”。
   
   网文《女大学生裸贷、肉偿震惊外媒:第一批95后,已被校园贷毁掉了》(精英说Elitestalk 2018-07-23)报道:
   
   就在前不久,外媒曾报道过中国高校的一个乱象——不少女大学生以裸照作为担保,用以换取高额利率的贷款。还不上钱的时候,这些内容就会被放到网上,甚至被售卖获利。
   
   裸照被曝光还不是最糟糕的,部分借贷者甚至会要求无力还钱的女孩通过裸聊、陪睡等方式进行“肉偿”,而有些姑娘竟然对此欣然接受。中国青年网曾对这些“裸贷”的姑娘做过统计——她们大多出生于1993-1997年,籍贯为三四线城市,且大多为在校学生。她们主动打“裸条”的动机很简单,也许就是想买个包或换部手机。
   
   等到借款利滚利再也还不起,裸照也在网上流传的时候,她们才幡然醒悟,痛哭流涕,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当消息传到海外,外媒对这种“用裸照换钱”的行为也是震惊不已。“为了担保贷款,女孩们提供裸照!”“女大学生用裸体自拍照换取网络贷款!”“高利贷者让学生提供裸照,赤裸裸的贪婪!”
   
   然而,这些“大惊小怪”的海外媒体大概不会想到,所谓的“裸贷”,只不过是暗中肆虐在中国年轻人之间的“校园贷”乱象中的一种而已。当利益与欲望夹杂着逼向象牙塔,看似天真懵懂的青年学子,并非全部都能幸免。有人成为受害者,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有人摇身一变成为加害者,在私利的裹挟下直入歧途;而在教育部明令禁止“校园贷”的今天,在暗流汹涌的贷款丛林中,依旧上演着狩猎的剧情……
   
   生于95,死于校园贷——去年9月开学季,当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校园时,21岁的朱毓迪却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这个95后的大男孩,死于校园贷。当警方在汉江找到他的遗体时,才发现这个男孩的手腕上都是自残后的刀伤,触目惊心。在朱毓迪出事的前天,他给好友发了短信:“哥对不起你,哥先走了。” 而根据朱毓迪好友提供的线索,他轻生的原因很可能就是校园贷。
   
   果然,悲痛的朱毓迪父母发觉,儿子生前陆陆续续在10多个网贷平台上借了20多万,而他的贷款用途只是聚餐和还以前的贷款。从一笔几百块、几千块的贷款开始,利滚利一直累积到几十万,最后被逼得走上绝路,朱毓迪绝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22岁的大三学生小刘,也是在认清无力还贷的残酷现实后,在家中客厅自缢身亡。那天,小刘父母推门进屋,却发现一米八五的儿子背对他们“站”在客厅。走近一看,夫妻俩都崩溃了——孩子上吊了,身体已经凉透。在警方调查下,同样发现了小刘生前向22家网贷平台借款25万余元的记录。他的手机中,还有131条催款短信,“还不出钱就杀你全家”!这些跟校园贷牵扯不清、最终走上绝路的大学生,大多是因为相似的原因深陷校园贷泥淖。在家境一般的情况下,想瞒着父母买奢侈品,或是在同学面前“炫富”逞威风,而零门槛、来钱快的校园贷平台,就成了他们一致的选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