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谢选骏文集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谢选骏: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又是为这个,引爆一场白宫的“史诗级争吵”?》(综合新闻 2020-04-06)报道:
   
   新冠疫情暴发之际,一款长期被用作抗疟疾药物羟氯喹,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寄予厚望,称其可能是疫情“规则改变者”,并再三推荐该“特效药”。然而,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对于羟氯喹却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5日,这两种声音终于被引爆,一场白宫“史诗级争吵”上演。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称,这场“史诗级争吵”主要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与美国顶级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之间的对决,一方是白宫内部推销羟氯喹的主要力量,一方是羟氯喹的长期质疑者,他们在该药是否有效与是否值得白宫推广的问题上激烈交锋、互不相让。四位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福奇、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比尔克斯、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国土安全部长查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会议接近尾声时,食品药品管理局长斯蒂芬·哈恩开始讨论起羟氯喹,哈恩介绍完该药物的最新情况后,两位“主角”陆续登场了。
   
   当时,彼得·纳瓦罗站了起来,拿来一叠文件夹,放在桌上传给大家看。“据我所看到的研究,我认为大部分是在海外,显示了(该药)‘明显的治疗效果’”,知情人士称这是纳瓦罗当场说的第一句,“这确实就是从纳瓦罗嘴里说出来的”。而后,一直对羟氯喹持怀疑态度的福奇当场站出来反驳,目前证明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有效的证据只是坊间传闻。福奇这番话把纳瓦罗当场惹毛,消息人士称,他“非常生气”。纳瓦罗指着桌上那一堆全是研究羟氯喹的文件驳斥到,“那是科学,不是传闻!”
   
   据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的说法,福奇反驳时反问的一句“你说什么”是让纳瓦罗情绪爆发的导火索。致力从世界各地采购羟氯喹、保证美国的生产能力是纳瓦罗工作的一部分,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中有2900万剂羟氯喹。
   
   然而,在福奇与一些卫生官员看来,羟氯喹能对抗新冠肺炎还未被证实,还需要更多证据。但纳瓦罗的嗓门越来越大,反攻福奇称,“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消息人士称,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
   
   眼见会议室火药味越来越浓,彭斯跳了出来试图缓和氛围,说到,“很明显,大家都想让纳瓦罗先坐下来,别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里德·库什纳也对纳瓦罗劝道,“你就答应了吧”。最后,大家达成共识,政府的公开立场应该是,使用羟氯喹的决定权在医生和病人之间。
   
   当“Axios”向副总统发言人凯蒂·米勒求证时,其不予置评。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特别工作组会议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像昨天那样冲突”,“之前大家发表观点、激烈辩论,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昨天是第一次。”
   
   CNN报道指出,几位助手表示,纳瓦罗发脾气并不奇怪,他经常发脾气。但这次争吵突显了,白宫特别工作组在对抗新冠疫情上的分歧之深。
   
   另一位消息人士透露,虽然福奇和纳瓦罗在战情室爆发冲突,但福奇与特朗普和彭斯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然而,也有一些官员对福奇观点态度的转变表示不满。
   
   此外,《国会山报》指出,在特朗普力荐之下,联邦政府和官员已经采取实际行动推广羟氯喹,同时该问题也成为白宫内部的一个冲突点。报道称,白宫疫情工作组大多成员在羟氯喹被证实前,对其持谨慎态度。而纳瓦罗则积极谈论该药物,相信它有效。与特朗普亲近的福克斯新闻的肖恩·汉尼提、鲁迪·朱利安尼等也一直在吹捧宣扬该药。
   
   特朗普本人更是对自己的立场毫不掩饰,他在5日的发布会上说,“你有什么损失呢?接受它。我真的认为我们应该接受它。但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医生、在医院里的医生的选择。但你想试试羟氯喹,就试试吧。”
   
   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羟氯喹。然而,特朗普极力宣传后,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囤积羟氯喹的现象,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最后酿成惨剧,丈夫不幸身亡,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情况危急。
   
   此前,对于特朗普宣传羟氯喹的功效,美国食药监局局长以及福奇也曾多次予以纠正,福奇对该药一直持怀疑态度,他3月20日就曾表示羟氯喹没有效,大家所引用的信息是传闻,它未经临床对照实验的验证,但这些纠正并未奏效。
   
   美国食药监局3月28日批准,以氯喹与羟氯喹治疗感染新冠病毒的住院患者的紧急使用授权(EUA)。根据授权,医护人员必须联系当地或者该州的卫生部门以获取药物。
   
   在5日的发布会上,羟氯喹这个敏感问题再次被提起,记者提问福奇对该药的看法,但福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特朗普一把拦下。特朗普插话称,“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15次了”,他不希望福奇回答。
   
   对于白宫内部两派分歧,《纽约时报》曾评价称,这是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不懂,这不是什么“观点与事实之间的冲突——也是特朗普对自己直觉的信任与福奇等科学家的谨慎、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之间的冲突”。因为在这一冲突的后面还隐藏着一个利益的冲突——这牵涉到“2900万剂羟氯喹”的超级大单!纳瓦罗何许人也?不过是个贸易顾问。他怎么可能具有对抗医学专业的能耐?显然,他的背景来自商业集团,而不是医学专业。如果他胜利了,美国人民就将沦为商品,甚至沦为实验室里的小白老鼠。可是现在,他既然得到了白宫主人的支持,那么,白宫就可能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了!这哪里是什么“史诗级争吵”?这些太太太猥琐了!
(2020/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