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谢选骏: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纽约真正的方舱医院是在纽约客的家中》(中时电子报 2020-04-07)报道:
   
   美国纽约州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恶化,州长安德鲁古莫(Andrew Cuomo)因为不断跃上媒体版面,成了扬名海外的当红人物。他的弟弟克里斯古莫(Chris Cuomo)在CNN当主播,3月31日确定感染新冠病毒,一开始克里斯还在家中播新闻,现在则是从自宅地下室向外界报告他的病情。而他的家,就是他的「方舱医院」。


   
   当纽约市决定请联邦政府出动国民兵将贾维兹商展中心(Jacob Javits Center)改成临时医院时,台湾出现了各种评论,佔多数的就是:「你看,美国在学大陆盖方舱!」但事实不尽如此。
   
   大陆方舱是专收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统一集中管理;但在纽约,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处理方式截然不同。只要上纽约市官网看看新冠处理守则就知道。
   
   大致的重点如下:
   
   如果生病了,请待在家裡——如果您病了,请全部时间都待在家裡。如果您在3-4天内感觉不见好转,请谘询您的医疗照护提供者。打电话、送简讯、使用远程医疗或透过您的患者平台与医生联繫。如果您的病情不十分严重,请不要去急诊室或其他医疗场所求医。待在家裡,把医疗照护资源留给其他重病患者。
   
   自我监测与接受测试——在家时,所有纽约市民都应监测自己的健康状况。自我监测意味着要检查自己是否发烧,以及对发烧、咳嗽、呼吸急促和咽喉痛等COVID-19症状保持警觉。如果您认为自己感染了COVID-19而病情较轻,则无需就医,而且您也不会得到测试。接受了测试也不会改变医生给您提供的医嘱。他们会告诉您待在家裡,以免传染他人。除非您已经住院,而且确诊与否会影响您的治疗,否则您不会得到测试。限制接受测试人数将保护医护人员,并节省短缺的必要医疗用品,例如口罩和手套。
   
   何时谘询医疗照护提供者——如果您出现发烧、咳嗽、呼吸急促或其他感冒或流感类似症状,并且3-4天后仍不觉好转,则应该联繫您的医疗照护提供者。透过电话或在线方式与您的医护人员取得联繫,而不是直接上门求诊。
   
   最后一句让人有些雾裡看花,比较直接的讲法就是:除非检验结果会影响到你被治疗的方式,否则你不会得到筛检。说穿了,就是除非你确定自己已经严重到要住院,否则不要到医院浪费资源。
   
   贾维兹商展中心的临时医院一开始根本不接受新冠肺炎患者,而是收治非新冠肺炎病人;停在哈德逊河畔九十号码头的军舰舒适号(USNS Comfort)也是同样的概念。它们原本设立目的是吸纳被新冠肺炎排挤的一般患者,后来发现这类的病人不多,所以州长古莫才向川普总统申请把贾维兹改成新冠医院。但是收不收轻症者?除非检疫规定更改,目前仍以重症者为优先。
   
   至于在纽约中央公园搭建的十四个医疗帐篷,的确是为了新冠感染者而专门盖的野战医院。但是加起来只有六十八张病床,其中只有十张配备了呼吸器,是具有急救功能的紧急中心,为的也是舒缓在附近西奈山医院已近崩溃的医疗压力。所以纽约到底有没有方舱医院?有!但在广大市民的家中。
   
   主要是因为先前佈署的宝贵空窗期早已过去了,美国现在光是应付重症者都来不及,只好把众多轻症者视为「可能会」自行痊癒,要轻症者自行管理、自我治疗,直到撑不下再说。
   
   大陆的方舱医院则相反,是主动把那些出现症状,像是咳嗽、发烧的居民集中起来,安置在同一场所集中照料,避免社区传播。
   
   大陆的强制集中,一方面是不相信市民可以做到自我管理,但是同时也是公共资源充沛。纽约的放任自主,固然是要求市民自我管理,但是同时也是公共资源已近枯竭。
   
   问题是,大陆做法现在回头看是成功了。但是纽约呢?新冠病毒正在挑战这个强调个人主义的社会。
   
   谢选骏指出:台湾人写的上文认为,纽约的问题是由于个人主义,这其实完全不对。新冠病毒所挑战的,是纽约的公共资源已近枯竭。那么,纽约的公共资源为何已近枯竭呢?因为政府的失职、官员的贪污、职员的低效。美国的商业机构是很有效率的,但是政府机构既没效率也没信誉。而且联邦、州府、市府三重机构更是叠床架屋,除了浪费纳税人的血汗,就是给自己多发红包了。“血汗和红包”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情。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政府遇到问题,就把责任推给社会,“小政府”就是为卸责发明的理论——否则,小政府所报销的资金为何惊人地大?并且让美国欠下了几十万亿美国的“国债”!这里面有多少是回扣?没有人知道。但结果却很清楚——美国政府透支花掉了每个人的十万美元!
   
   《美国调查:史上最高政府经济援助为何难落实?》(综合新闻 2020-04-07)报道:
   
   为了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经济的重创,美国政府近日推出有史以来最大的2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然而据纽约时报、美联社、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美国多家媒体报道,虽然救助申请已经正式展开,但在哪些企业应该拿、何时能拿、甚至是否敢拿等关键问题上,无论美国的大小企业,都正面临着困难的抉择。
   
   贷款何时发放?银行:“完全不清楚”——美国政府计划拿出2万亿救助中的3500亿美元贷给美国小型企业。据美国全国广播电视公司的调查显示,当计划推出的第二天,各银行收到的贷款申请就已经满天飞。而此时负责给各银行拨款的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却因“技术故障”而无法及时处理申请。
   
   △美国媒体报道:万千申请零受理:特朗普小企业贷款计划开局即失利△美国媒体报道:万千申请零受理:特朗普小企业贷款计划开局即失利。该文章指出,管理局通常一年处理的贷款数量在6万左右,然而“成千上万”的申请在计划实行的第一天就已经涌入,截至上周六,管理局处理了2.8万通过银行发来的小企业贷款申请。但超负荷的运转导致技术故障,很多银行表示无法正常在网上递交申请。
   
   定义过于“宽泛”,真正小企业恐“被挤出局”——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文章指出,美国小型企业雇佣了私有市场一半的劳动力,若没有资金注入,一半小企业恐不能撑过两个星期。然而,究竟有多少这样的企业能真正从3500亿救济中分到一杯羹,目前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美联社报道报道显示,救济计划过于“广义”的小企业定义实际上为很多中大型企业提供了申请便利,而真正困难的微小企业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源和力量在这场申请中竞争,很可能会被“挤出局”。因为根据规定,只要是在每个营业分支拥有不超过500名员工,针对小企业发放的3500亿贷款也可以拨给美国各大连锁餐厅、酒店、健身房、甚至是国际快餐和酒店巨头,并且“不考虑企业营业额、是否所属大型母公司企业”。
   
   △美国媒体报道:所谓“小型企业”刺激款项将会给到大型连锁企业△美国媒体报道:所谓“小型企业”刺激款项将会给到大型连锁企业——美国Applepie Capital首席开发官罗恩·费尔德曼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对我来说这是个很难承认的事实,但这笔救济一共只有3500亿美元,每个大饭店和连锁酒店都将盯着这笔钱,这不会够用的。”报道还指出,在小型企业最底端的自雇人士、独立承包人目前还不被允许开始申请。他们必须要等到4月10日以后才可行动,然而那时候,银行将早已“不堪重负”。
   
   大企业恐将“大刀阔斧”裁员——除了拨给小企业的贷款救助,美国政府还承诺将拨给涉及国家安全的大型公司总共170亿美元的贷款。然而《纽约时报》指出,至于大公司是否敢拿,目前“不好说”。报道指出,很多大型公司对贷款条款颇有微词,甚至感到“气愤”。报道援引波音首席执行官戴维·卡尔洪的话表示,该航空公司如果认为政府条款过于强硬,也有可能会通过其他方式筹集资金。在条款中,最令大型企业表示担忧的一条显示,财政部可以要求“受助公司用股票来换取政府支持”。
   
   △美国媒体报道:拿政府救助?企业表示“不好说”△美国媒体报道:拿政府救助?企业表示“不好说”——此前,代表美国几家主要航空公司的工会已经敦促财政部,“不要行使权力,获取航空公司的股权”。该声明指出,如果政府执意如此,那么公司高管很有可能拒绝接受贷款,而“由此导致更多裁员”。
   
   《纽约时报》援引穆迪上周的报告指出,如果没有贷款援助,美国航空、达美航空和美联航这三大公司只能维持四到五个月的时间,就需要进行“大刀阔斧”的裁员计划。
   
   谢选骏指出: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相同的地方,就是卸责、推诿、自肥;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不同的地方,就是迫于选举的压力,不得不推出一些根本就不会执行的“救援方案”。因为“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至于区别,就在于主权国家的甩锅方式有所不同——这是由于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共同的罪性根据不同的国情设计了不同的甩锅方式。
(2020/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