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谢选骏文集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谢选骏: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里的大小村霸
   
   网文《原创:地球村的故事,本来只想写中印不丹,结果好像写多了》(草蚂蚱 2017-08-31)报道:
   
   地球村里住了200多户人家,以前是欧罗巴家族实力大,近些年学霸美国后来居上,靠着有脑子有肌肉,当了村里的村霸。中国早年间祖上也风光过,也是村东一恶霸,但是后来不好好学习,慢慢落魄了,被邻居小日本打进家门糊一脸血,多亏小日本同时还撩拨了村西美国,美国锤小日本一顿,顺便解了中国的破门之祸。

   
   虽然中国打这一架,血也残了魔也没了,但是中国家大业大,人多势众,所以一直是村霸美国的眼中钉,生怕那天中国有钱了就顶了自己的村霸位子。
   
   印度祖上也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但是因为脾气好,给欧罗巴家族抗了很多年长工,后来欧罗巴家族衰败了,印度终于翻身了,就开始跟着美国当小弟。
   
   印度,不丹,中国,三家是邻居,印度和中国之间夹着小姑娘不丹家,印度因为和不丹家祖上有亲戚,所以走的很近,已经是谈婚论嫁了,给钱给吃的给物资,不丹家房是印度给盖的,路是印度给修的,保安都是印度家派过来的,而且印度不少好东西也就放在不丹家了,村里大部分人也默认了印度要娶不丹姑娘的意思。
   
   中国以前因为很穷,和不丹姑娘以前没啥来往,不丹小姑娘也看不上中国,虽然就隔一堵墙,但是连基本交情都没有,也是被印度管的严,不丹小姑娘基本和村里其他人家都没来往,属于村里少有的不和中国来往的人家。
   
   后来中国做生意发财了,要在村东头搞一个风情一条街,要先投资把村东头到西头这条老街上各家门口都修修,风情街搞起来,大家一起赚钱,这好事街上的邻居都喜欢啊,有人又给钱又给生意,一时间对中国这个暴发户青睐有加,嘴里纷纷赞着中国的仗义,心里纷纷打着中国主意。
   
   不过中国在村南头填池塘造地的事上,一直信誉不好,池塘周边住家都找村霸美国反应情况,美国也派保安过来转悠,中国嘴里说我不填池塘造地了,但是手头可没停,一直早起晚睡的继续填地,因为村南头的池塘本来也没明确的说是谁家的,周围几家又都没有中国家业大人口多,有几家祖上还是给中国当过小弟的,所以雷声大雨点小,这事也就一直僵持着。
   
   现在中国的风情街项目轰轰烈烈上马了,印度和不丹也是这条街上的,印度说我是跟美国混的,虽然我住在村东头,但是我骨子里流的是村西的血,你们这些用左手拿食物的异端不要来呱噪我。
   
   不丹本来立志要当印度好媳妇的,更是连话都不敢说,有啥事就是找印度去。
   
   中国的风情街花了不少钱,不能因为印度卡中间就虎头蛇尾了啊,所以开始找突破点,打算先从鲜嫩的不丹小姑娘身上做文章。
   
   先是开始慢慢和不丹姑娘在大街上眉来眼去,一开始印度还忍着,毕竟是公共场合。后来中国给不丹姑娘今天刷个火箭,明天给张购物卡,后天又送QQ点卡,印度也忍了,但是这不丹姑娘也就慢慢有了自己的心思,不再天天关起门来过日子,也经常扒门口看看风情街的建设进度。
   
   某天印度突然发现中国在自己和不丹姑娘家的墙头上开始架梯子了,而且眼看着梯子就架好了,印度觉得不能忍了,这不光是不给面子,还要给头上添点绿啊,急眼了,过来一脚把梯子踹了,然后蹲墙边上,一副你要还敢架梯子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家墙上的架势,你说中国要是这时候上去对印度拳打脚踢一顿,村里人是向着印度还是想着中国?
   
   中国开始在村里大喇叭上嚷嚷印度欺负人,跑我家来还踹我梯子,但村里人不傻啊,谈朋友总有先来后到吧,自然都装哑巴,中国嚷嚷两个月,看看村里人大概都是两不相帮的态度,村霸美国更是装聋作哑,中国就开始往墙边上派保安了,今天加俩人,明天加仨人,一边加人一边看村里人动静
   
   印度本来是因为要带绿帽子了,凭着一股悍勇之气一时冲动就跑过来闹事,觉得自己有理有据,而且之前村霸美国一直暗示印度,你要能教训一下中国,我给你买猪头肉,结果这时候,美国在村东头拆阿富汗家院里的违建,拆一半觉得不划算,就找印度来拉赞助。印度一看,我和人家要打架时你没站出来给我拔横,搞的中国现在一副死了爹要报仇的样子,现在你要拆人房子还找我要钱,枉我平时老跟你混,还拿你当老大,太不仗义了,小爷不干了!想当初先祖湿婆大神,也是撸一管能射出一条恒河的主,老子能被你给骗了?
   
   结果印度借着要和中国谈生意的机会,把人撤走了,撤人之前站墙头上大骂了几句,类似于 你再敢架梯子到我女朋友家,我就割你小JJ 之类的豪言壮语,中国本来也不想打架,做生意的,打架赔钱啊,所以也就呵呵两声,嘴里说着再看吧,再看吧。
   
   美国本来想让印度和中国因为不丹姑娘争风吃醋这事打一架,自己好彻底解决村南池塘的事情,但是美国的当家话事人新换了个做生意的,为了几个小钱斤斤计较,把印度这个小弟寒了心了,自家村南池塘派去巡逻的城管又撞墙自残了几个,一时间人手不够,只好另寻他法对付中国。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谢选骏指出:上述“地球村的故事”还没有看到“村霸”,不久之后,村霸开始主持村里的日常业务了。
   
   网文《地球村的村霸》(天下不公 2019-08-27)报道:
   
   现代经济体系的发展和信息网络的出现,地球已经变成了“地球村”。信息空间距离的缩小和国际分工合作的格局形成使全球产业链形成了一种“互联互通的高效新格局”。大约20多年前,我到访过苏州的“新加坡工业园”附近,当时使我感到很新奇的一件事就是“村头一声喊,村尾送货来”的现象。一个在乡村生产童车的企业周围居然有一个“称心如意的产业链”。这个“产业链”规模当然与如今人们所看到的产业链不同,不仅是规模小而且相互之间也没有复杂的财务关系:一声吆喝就是“订单”,一张纸条就是财务“账目”。没有拖欠,也没有赊账,所谓计划,不过是晚间饭后甩扑克牌闲聊时就搞定了的东西。大年过节串个门或是上街耍个龙舞,全年的“大政方针”也就搞定了。运费?好像只是整车出厂发货才会有邻村的拖拉机来拉货时收取,从没听说过赖账的事。村里的零配件流转大都是用箩筐,难得有几个纸箱那也是油渍麻花的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回,所以没鲜有收废品的到村里。大概这得算微缩版的“分工合作。”农村买不起BB机,更买不起“苹果电脑”(如今的玩具电脑配置也比这高),况且也压根不晓得“数据库”是个啥玩意儿。于是童车“产业”就这么发展起来了。消费者绝想不到漂亮时髦的童车会出自这样的乡村里。大概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不会想到这种“不规范”也会有想不到的效益。
   
   如今全球产业链是大多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热门的的话题:“国际分工”、“高度专业化”、“产业集群”或“组合发展”、“供给侧发力”、“需求侧改革”、“全要素和新结构”、再加上“新动能和内生动力”等等话题就像“创口贴”一样,搞的“实体经济”满身都贴满了“国际分工合作”这贴“膏药”。当然理论家都是善良的人,都想“经世济民”,但这仅仅是良好的愿望。理论家们其实都不过是读书人,只想良心上的事却很少想到地球村里的恶霸会如何造次。没有想到如今这个世界或者说“地球村”实际上是个不太平的“村落”。
   
   民间都知道有“村霸”一说,这村霸不是动手打人的无赖就是“‘强奸民女’”的流氓之辈,反在正村民眼里此类都不是个东西。其实“地球村”和坊间所看到的村落大多有这么几个“孬人”。当然“孬人”的定义有很多,成色也有所不同。比如村里好耍无赖,喜欢嚼舌头的“破皮村妇”,也属孬人之列。在地球村里可真有这样的主耶。
   
   如今的美国“气壮如牛”,又总有点小心眼,还有点妒忌心,总喜欢吵吵别人家的事。犹如泼皮。还有点匪气——一言不合就尥蹶子“杀杀杀”。即便自个吃饱了牛排喝足了人家的葡萄酒,还觉得自己受了委屈。邻家有了点丰收就认定是自个被偷了谷子。于是“你在屋里,他就在门口看着你。你关上门,它就从窗户外窥视你,你打电话它就从电话线上偷听你,你打开电脑,他就从网络钻进来,你说病了,他就去偷看你的病例,你发了工资,他就想到‘一定是拿了我钱包里的钱’,你帮邻家干点活,他就去嚼舌头:这家伙一定没安好心”。如果邻居们都不理他,他就会躺在地上喊:‘我的娘诶,这洪洞县里怎会有好人’。他觉得能打过你,他就会来个‘骑马蹲’,然后捡起石头前后滑步威胁你。一旦村里有了点收入,他立马大喊:‘美国优先’!你要跟他讲理,他就会理直气壮地说:‘跟你们在一起,我亏大发了’”。
   
   其实,美国这厮,也不是没有怕的事:一是唯恐天下大乱,二是唯恐天下不乱。前者是说——美国的四邻不能是卧榻之患;后者是说邻居之间越乱越好。对于前者,君不见:美国很怕加拿“不听话”,特烦墨西哥的移民惊了自己的黄粱梦。对于后者,城里人都知道:从伊拉克到叙利亚和伊朗,美国大兵一路走来不搅得天翻地覆决不收兵。古巴治不了就用”经济篱笆“围起来。格林纳达和巴拿马那就更不用说了——直接起兵占领。委内瑞拉不听话——那就让”黑客蠕虫“这个国家的电网。令美国更气愤的是:斯诺登这小子接了美国的老底,谁收留他美国就跟他过不去!
   
   关税关税+++,制裁制裁+++,禁运禁运+++,萨德萨德+++,谁不听话杀杀杀!谈判算个球,条约算个屁;只要不高兴,翻脸毁约任我行。美国脸皮厚的很:联大只算村里人。民主权当遮羞布,自由钻进老鼠洞。美国真是很伟大:光着屁股算文明。别看拄着文明棍,鸡鸣狗盗当本分。村霸泼妇一肩挑,从来就是一小人。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地球村的村霸”并非美国一家——各个主权国家政府其实都是地球村的村霸!一个地球,被两百多个村霸分割,横行霸道。“小国时代”就是“村霸时代”!大的村霸霸占几十户人家,小的村霸霸占几户人家也好,但都是占山为王的家伙。
   
   《为什么我们不是“地球村”的人,而是“中国人”?》(知乎 2019-11-24)报道:
   
   地球村是能保卫你的生命和财产还是能给你发社保津贴?
   
   首先要明确“地球村”的人的含义。
   
   如果是指地球人,那么它和“中国人”不发生冲突,就好像吉林人和东北人只是地理范围更精确一些,含义并不矛盾冲突。
   
   如果此处的“地球村”的人指的是“世界公民”,那么你要知道什么是国家,明白“世界公民”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就明白这个世界公民和国家的区别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