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谢选骏: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世界粮农组织发出警告 我们真要面对粮食危机了吗》(VOA 2020-04-01)报道:
   
   随着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的迅速蔓延,有关专家说,政府为缓解疫情而采取的限制措施以及疫情引发的恐慌性购买、劳动力短缺和物流方面的挑战会造成食品生产的不足、价格的上涨以及政府层面的食品保护主义。世界粮农组织警告说,除非采取措施,我们可能面临迫在眉睫的粮食危机。

   
   疫情日趋严重,政府限制越来越严——朱莉亚居住在北维州,她75岁的母亲独自住在离她家不远的公寓里。在维州州长诺瑟姆(Ralph Northam)3月30号发布居家令之前,朱莉亚给爱吃面食的母亲一次性的买了6袋25磅一袋的面粉,以确保不会开车的母亲在6月10日居家令解除之前至少有足够的面粉做面食。
   
   除了维吉尼亚州以外,马里兰州、华盛顿特区、加州和纽约等州也下达了严格的居家令。在此期间,从事非核心服务的店铺和机构不得开张。现在,朱莉亚很难一次性的买到那么多面粉,因为疫情迫使大家囤积粮食,很多店铺里的大米、面粉、面条等能够储存的东西开始脱销,一些店铺也采取了限购措施。政府对人员流动施加的限制以及工人因为担心感染病毒而停止工作也会影响到农作物的耕种和食品的加工。而且,即使生产出食品,也可能存在运输的问题。
   
   专家:食品供应链会出问题,引发价格上涨——设在伦敦的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新兴风险研究主任本顿(Tim Bent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我们目前并不存在食品短缺的问题,但是随着疫情的发展,食品供应链会出现问题。他说:“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农场主有可能无法获得人力进行种植或是收割。当地的社区市场(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开始萎缩,因为人们无法把食品运到市场上等等。”
   
   世界粮农组织表示,除了涉及粮食运输等物流方面的挑战以外,疫情对畜牧业也造成了影响,原因是获得动物饲料变得困难,而且后勤限制和劳动力短缺导致屠宰场产能的减少。最早爆发疫情的中国就发生了类似的情况。担任过英国全球安全项目负责人的本顿说,这种情况会导致食品生产的不足以及食品价格的上涨。他说:“在更长远的将来,我们可能会看到食品生产的不足。当食品生产不足时,政府经常会向食品市场关闭边界,他们会说明年的食品不够,这时候价格会上涨,这会导致更多的国家陷入恐慌并关闭边界。在你明白过来之前,价格已经飙升了。所有这些情况现在正在发生。”
   
   食品保护主义——与惠誉评级同属惠誉集团的惠誉解决方案也警告说,为了保证粮食安全,一些国家可能会采取贸易限制或是积极的囤积粮食,从而导致谷物和油料价格的上涨。目前,越南和俄罗斯这些主要的农作物生产国已经实施了对食品的出口限制。越南正在限制大米的出口,俄罗斯则停止了加工谷物的出口。哈萨克斯坦也暂停了面粉、荞麦、糖、葵花籽油以及胡萝卜等蔬菜的出口。
   
   惠誉解决方案说,在消费者囤积食品之际,这些国家采取的这种举动可能会导致食品价格上涨的加速。该公司认为,在国家层面实施食品保护主义措施来确保食品安全可能会对全球食品供应造成重大的干扰,受影响最大的国家和地区包括中东、中国、日本和韩国。另外,像印度和印尼这些货币比较弱的国家也会受到冲击,因为国际市场上大多数商品的价格是以美元计价的。
   
   华盛顿的彼得森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食品市场和出口限制的高级研究员亨德里克斯(Cullen Hendrix)的研究显示,在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期间,出口限制造成全球大米价格上涨的幅度高达45%,小麦的价格上涨了30%。他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全球经济承担不起这种自己造成的市场干扰。出口限制是很钝的工具,只会进一步恶化它们旨在解决的问题。”
   
   世界粮农组织:除非采取措施,否则将面临食品危机——世界粮农组织也警告说,新冠病毒这个国际流行病可能会影响到食品安全。该组织日前在网站上说:“除非采取迅速措施保护最脆弱的人群,保持全球食品供应链的活力并减轻疫情对整个食品系统的影响,否则我们将面临迫在眉睫的食品危机。”这个联合国机构说,预计食品供应链的干扰在4月和5月份就会出现。
   
   加强国际协调等措施确保食品供应——彼得森世界经济研究所的亨德里克斯建议食品出口大国采取其他措施来确保足够的食品供应,包括限购、减少对用于食品生产的谷物的征税、使用国内紧急库存以防止形成投机性价格泡沫,并使用更有针对性的项目(例如食品券计划),来解决最脆弱群体的需求。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本顿认为,作为一国的政府来说,确保本国人民的粮食安全本是理性的行为,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加强在这个问题上的国际协调显得尤为重要。
   
   谢选骏指出:我们这个时代见证了一个重要的历史研究的课题,那就是“瘟疫导致粮荒”!以往的历史研究中,人们常常认为,瘟疫和粮荒是两个不同的事件,但是2019年——2020年的社会发展却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瘟疫和粮荒是同一个事件的两个侧面,而且很可能是瘟疫引起了粮荒。
   
   《世界已随疫情滑入“马尔萨斯陷阱”》(正商阅读 2020-04-01)报道:
   
   200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提出,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粮食只能按算术级数增长。这样,人口增加到一定程度便出现粮食紧缺、人地矛盾,不可避免地反复出现饥馑、战争和疾病。(《人口原理》,马尔萨斯)
   
   这就是困扰人类千万年的“马尔萨斯陷阱”:一次次如黑死病、西班牙大流感的传染病,一次次如伯罗奔尼撒战争、百年战争、一战二战的大规模战争,一次次如孟加拉大饥荒、印度大饥荒的大灾难,掳走了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将人类锁定在“囚徒困境”之中。自牛顿、斯密、洛克以降,人类拾得科学之光、市场之器、制度之盾,总算冲破“千年停滞”之陷阱,乘上报酬递增之快车,跳出了马尔萨斯陷阱。
   
   不过,每当技术革命步入尾声,技术扩散红利衰退,世界陷入低增长,人类便滑入马尔萨斯陷阱。千禧年之后,第三次技术革命红利逐渐消失,纳米、基因、量子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雷声大雨点小”,世界经济逐渐步入低增长。
   
   2008年,这场大危机直接将世界推向继1850年前后、1930年代之后的人类近代第三次马尔萨斯陷阱:资产泡沫崩盘,债务危机爆发,民粹主义泛滥,欧洲政治斗争激烈,传统政客失势,意识形态冲突,社会愈加撕裂,货币发行失控,贫富差距扩大,贸易摩擦加剧,全球化治理倒退,全球化大退潮。“马尔萨斯陷阱”从来都没有离开,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其本质是:零和(负和)博弈,存量厮杀。
   
   在低增长的全球化时代,这场新冠疫情,刺破资本泡沫,引发全球恐慌,将世界彻底地推入马尔萨斯陷阱之中,具体表现为:全球化时代的生存危机(传染病),货币超发掠夺财富,人为制造金融危机,还伴随着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以及地缘政治军事冲突。结合本次疫情与股灾,分析当前及未来全球化时代的马尔萨斯形态社会。
   
   01 病毒全球化——马尔萨斯陷阱的推手
   
   去年,在“马尔萨斯陷阱”系列文章中,我并没有将疾病(传染病)纳入研究范围。或许,很多人与我一样,早已将天花、鼠疫、流感等大规模传染病,排除在当今人类威胁名单之外。但这次新冠疫情,再次告诉我们,人类对病毒依然知之甚少。未知的传染病,依然对人类的生存构成巨大的威胁。加上,在全球化时代,病毒全球化特征极为明显,病毒伴随着人流、物流在全球快速传播。仅三个月时间,新冠疫情已遍布各大洲(南极洲除外)各主要国家,全球感染人数破百万,死亡人数超过三万。
   
   如今,新冠疫情已“世界大流行”,远远超过2003年SARS扩散程度。SARS是一场来去无踪的传染疾病,至今亦无疫苗和特效药。还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这场人类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造成全世界10亿左右人感染,死亡人数超过5000万,而当时世界人口不过17亿。再往前追溯,地理大发现后,欧洲人将天花带到美洲,导致90%的印第安人被感染死亡(《枪炮、病菌与钢铁》,贾雷德·戴蒙德)。
   
   当今全球化时代,高速流动的社会以及落后的全球化治理,将加大传染病的传播力度,以及引发各种次生灾害,比如股灾、经济危机、国家冲突。所以,传染病,新冠疫情,在这次马尔萨斯陷阱中扮演着一种特殊的角色——推手。
   
   新冠疫情,引发一系列次生灾害,将世界推进了马尔萨斯陷阱之中:
   
   一、新冠疫情刺破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累积的全球货币泡沫,加剧实体经济衰退、企业倒闭及工人失业,再次将世界经济锁定在低增长区。
   
   二、美国政府启动“战时级别”的救市,美联储“无底线”地为市场提供资金,预计将增加经济的负债率,加剧市场的脆弱性,导致贫富差距的扩大化,将美联储的独立性原则破坏殆尽,或在将来引发更大的危机。
   
   (第二部分详细分析)
   
   三、疫情按下全球化暂停键,各国“闭关锁国”,全球产业链硬脱钩,大批外贸订单被取消,重创原本正在退潮的全球化。
   
   四、部分国家争抢战略物质,暂停粮食及部分重要医药用品出口,甚至扣留防护物资。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认为,这场危机可能会加剧中美关系的持续恶化和欧洲一体化的减弱。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说:“COVID-19将创造一个开放度、繁荣度和自由度更低的世界。”
   
   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我们将走向一个更加贫乏、吝啬和狭小的世界。”(WeLens ,Lens)大疫之下,我们看到一个愈加撕裂的世界。世界为何会走到如此地步?
   
   技术停滞与制度退化,是马尔萨斯陷阱出现的两大条件。如今,底层技术革新进入低潮期,全球化市场加剧了疫情的传播,落后的全球化治理(制度因素)又在病毒防控面前一败涂地。这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挑战。在中国,疫情防控的主体是大政府,其方式是战时管控,中断市场,政府调配。中国的行动证明这种方式是有效的。在高度市场化的国家,疫情防控的主体是大市场大社会高效政府,其方式是平衡防控,即控制病毒与社会经济运行同步,依赖于领先的医疗技术、完善的公共卫生服务以及相对高素质的国民。
   
   目前,日本、韩国、新加坡、德国采用这种方式获得一定的认可。但是,总体来说,欧美国家在这次病毒防控中存在不少问题。其中最为关键的原因是,他们信任了全球化市场,但是忽视了全球化治理的落后。在全球化时代,全球化治理本身具有一套病毒防控模式。全球化是疫情扩散的加速器,同时在防控病毒方面也具备它的一套逻辑:更发达的市场,更先进的医疗技术,更紧密的国际合作。这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是,由于全球化治理的落后与倒退,新冠疫情“世界大流行”后,全球化反而成为了全球开放经济国家的重大威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