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谢选骏文集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毛泽东不是中国人
·法国政府可能参与杀害法广记者
·放屁的人都说自己的屁不怎么臭
·共和党原是民主党,民主党原是共和党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红色美国的崛起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谢选骏: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为什么全球经济可能陷入长期衰退》(纽约时报 2020年4月2日)报道:
   
   伦敦——几乎可以肯定,世界陷入了由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毁灭性衰退。


   
   随着政府为了遏制疫情而加强对商业的限制,加上对病毒的恐惧重新定义了公共空间的概念,阻碍了消费者主导的经济增长,现在人们越来越担心经济低迷可能比最初担心的更严重、更持久——可能持续到明年,乃至明年之后。
   
   大流行首先是一种公共卫生紧急情况。只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依然危险,商业就不能保证恢复正常。以前正常的事情现在可能不再正常了。即使在病毒得到控制之后,人们也不太愿意挤进人头攒动的餐馆和音乐厅。
   
   商业活动的突然停止,可能会立即给世界所有地区带来深刻而持久的经济痛苦,以至于复苏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许多公司已经负债累累,这些损失有可能引发一场规模巨大的金融危机。
   
   股市反映了经济危机的警报。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周三下跌逾4%,投资者则准备迎接更糟糕的情况。在此之前,该指数曾在3月大跌12.5%,成为2008年10月以来表现最差的一个月。
   
   周一,西班牙巴塞罗那领取食品券的队伍。“我觉得2008年的金融危机只是这一次的演习,”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金融危机史著作《这次不一样——八个世纪的金融愚行》(This Time Is Different: 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的合著者肯尼斯·S·罗格夫(Kenneth S. Rogoff)说。
   
   “这已成为100多年来全球经济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下跌,”他说。“一切都取决于它会持续多久,如果持续很长时间,它肯定会成为所有金融危机的根源。”
   
   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尤其糟糕,它们今年出现了投资热退潮,这导致货币暴跌,迫使人们为进口食品和燃料支付更高的价格,令政府面临破产的危险——除此之外,大流行本身有可能压垮不健全的医疗体系。
   
   在投资者看来,一种充满希望的前景依然存在:经济衰退将是痛苦而短暂的,今年将迎来强劲的复苏。从逻辑上讲,全球经济处于暂时的深度冻结之中。一旦病毒得到控制,人们可以重返办公室和购物中心,生活将恢复正常。飞机上满是推迟度假的家庭。工厂将恢复生产,完成积压的订单。
   
   但是,即使等病毒平息下去——谁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能平息——我们接下来面对的可能是一个苦难丛生的世界,阻挠复苏的进程。大规模失业使社会付出代价。大范围破产可能会使工业处于虚弱状态,使投资和创新枯竭。
   
   家庭可能会持续焦虑并厌恶风险,倾向于节俭行事。一些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可能会无限期存在。消费者支出约占全球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如果焦虑持续,人们会不愿花钱,扩张将是有限的——特别是在需要多年持续警惕冠状病毒的情况下。
   
   “人们的心理不会就这么反弹,”伦敦投资研究公司TS Lombard的首席经济学家查尔斯·杜马斯(Charles Dumas)表示。“人们受到了真正的冲击。恢复将是缓慢的,某些行为模式将会改变,即使不是永远,至少也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
   
   近年来,美国不断上涨的股价推动了消费。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申请失业救济,而富裕的家庭正在消化退休储蓄大幅减少的现实。
   
   在大萧条之后的几年里,美国人大幅提高了储蓄率。恐惧和信用受损限制了对借贷的依赖。这种情况可能会再次发生。“劳工方的收入损失是巨大的,”杜马斯说。“财富效应中的价值损失也非常剧烈。”
   
   地球上每个有人居住的地方现在都有麻烦,这进一步加剧了恐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几乎肯定处于经济衰退之中。欧洲也是如此。因此,加拿大、日本、韩国、新加坡、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等重要经济体可能也是如此。据研究公司TS Lombard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仅为2%。
   
   多年来,一部分正统经济学家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全球化带来了一种防范集体灾难的内在原则。只要世界经济的某个部分在增长,就可以缓和任何一个国家经济衰退的影响。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全球经济衰退令这样的论点破产。当前的不景气呈现出更加极端的事件——一场全球性的紧急事件,哪里都没有安全的庇护所。
   
   疫情最初在中国中部出现时,就被视为对该国经济的重大威胁。传统观念认为,即使中国将自己封锁,最糟糕的情况顶多是苹果和通用汽车等大型国际公司对中国消费者的销售有损失,其他地方的制造商则将难以获得在中国工厂制造的零件。但是随后疫情蔓延到意大利,并最终传播至整个欧洲,威胁到欧洲大陆的工厂。随后实施的政府政策令包括商业在内的现代生活陷入实质上的停滞,而此时病毒正在美国蔓延。
   
   “现在,在全球经济的任何地方,我们都能看到,除了这些供应链受影响之外,国内需求也受到打击,”位于伦敦的牛津经济(Oxford Economics)宏观和投资者服务部常务董事英尼斯·麦克菲(Innes McFee)说。“这极其令人担忧。”牛津经济估计,今年全球经济将略有收缩,然后在6月份有所改善。但是,麦克菲说,这种观点可能会改变为大幅下行。
   
   美国和欧洲的中央银行和政府派发了数以万亿计的美元信贷担保,这可能给最发达的经济体提供了缓冲。经济学家说,这可以防止大量企业倒闭,同时确保失业的工人能够维持生计。“我坚信,这是一次暂时的危机,”日内瓦的东方汇理财富管理公司(Indosuez Wealth Management)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玛丽·欧文斯·汤姆森(Marie Owens Thomsen)说。“你按下了暂停键,然后又按下开始键,机器又重新运转起来。”但这取决于一揽子救助计划是否有效——并不一定。在典型的经济冲击中,政府花费金钱来鼓励人们外出购物。在这场危机中,当局要求人们待在家里以限制病毒传播。“持续的时间越长,产能被破坏的可能性就越大。”欧文斯·汤姆森说。“然后,危机的性质从暂时转变为更持久。”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今年全球范围内的外国直接投资可能继续下降40%。该机构的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说,这可能构成“对全球生产网络和供应链的持久破坏”。IHS Markit在最近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大多数经济体可能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恢复疫情前的产出水平。”
   
   在发展中国家,疫情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后果。不仅资本外逃,而且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尤其是石油——也使许多国家遭受困扰,其中包括墨西哥、智利和尼日利亚。中国的放缓正在波及到从印尼到韩国等为中国工厂提供零部件的国家。
   
   根据联合国贸易机构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从现在到明年年底,发展中国家将不得不偿还约2.7万亿美元的债务。通常情况下,他们有能力将大部分债务转为新贷款。但是突然的资金外流促使投资者对新贷款收取更高的利率。该机构呼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2.5万亿美元的救助——其中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1万亿美元贷款,另有多家债权方提供的1万亿美元债务减免,再加上用于卫生康复的5000亿美元。
   
   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贸易部全球化与发展战略司司长理查德·科祖尔-赖特(Richard Kozul-Wright)说:“我们对发展中国家的最大担心是,在健康冲击真正开始发作之前,多数国家就已经在面临经济冲击了。”最乐观的观点认为,修复已经在进行中。中国已经有效地遏制了病毒,并开始恢复运转,尽管过程缓慢。如果中国工厂恢复生机,会给全球带去影响,产生对台湾制造的计算机芯片、赞比亚开采的铜和阿根廷种植的大豆的需求。但是中国的工业对全球现实并不免疫。中国消费者是一支日益强大的力量,但却无法激发全面复苏。如果美国人仍在与疫情抗争,如果南非不能在世界市场上借钱,如果欧洲处于衰退中,那将限制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如果中国制造业恢复了,他们到底要卖给谁?”经济学家罗格夫问道。“全球增长如何不受长期打击?”
   
   谢选骏指出:事实已经证明,只有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因为在疫情面前,各个主权国家的政府只会各自为战,甚至互相坑害、祸水外流,最终危害他国、遗祸世界。命都不保的时候,还在大谈全球经济避免陷入长期衰退,更是从何谈起。只有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没有全球政府的各国人民,逃得过初一也逃不过十五。
(2020/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