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谢选骏文集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谢选骏: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这哪里是美国错失黄金30天?这简直是美国错失整合全球的一大良机!
   
   《全球最大疫区 疫情暴露美国医疗体系致命问题》(2020-04-01 中央社)报道:

   
   医院病床不足、人工呼吸器不够、前线医疗人员缺乏必要防护设备、部分民众无法负担高额医疗费用,这些武汉肺炎暴露出的美国医疗体系问题,让这个所谓世界第一强权在疫情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自2019冠状病毒疾病一月底入侵美国领土以来,已超过20万人感染,为全球之冠,并造成近4400人丧生,迫使美国社会、经济活动几乎陷入停摆状态。美国虽堪称拥有全球数一数二先进医疗技术,在这场疫情中,美国无疑是民众最不愿被感染到武汉肺炎的地方,而这与其千疮百孔的医疗体系脱不了关系。
   
   首先,相较其他疫情重灾区,美国拥有较低的医生、病床与人口比率。 根据美国卫生政策非营利组织“西泽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3月27日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每1000人口只有2.6名医生,低于意大利的4名及西班牙的3.9名;虽然美国总体医院员额高于大部分可模拟国家,但近半人力非临床医务人员。此外,在病床与人口比率方面,美国每1000人只有2.8张病床,这数字虽与加拿大、英国相近,但低于意大利的3.2张与韩国的12张;不过,有数据显示,美国加护病床与人口比高于许多可模拟国家。
   
   这意味着,美国医疗体系先天承载力就较低,一旦碰上武汉肺炎般大流行疾病,大量涌入的病患很容易造成医院负荷满载,导致部分患者无法接受诊疗。 加上疫情刚好强碰美国流感季节,医疗院所原本就得容纳大量呼吸道症状病患,疫情在此时爆发,更让情况雪上加霜。
   
   医疗口罩及个人防护设备的不足,让美国第一线医疗人员暴露于感染风险中。 图为华府国会山庄附近一家医疗院所外的医护人员,没有穿专业隔离衣,而是使用自制的防护罩衫。根据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初估,自去年10月1日至今年3月21日,约有1800万至2600万民众因流感就医,其中住院人数为40万至73万人,医疗院所负担可想而知。
   
   不过,美国面临的更大问题,则是医疗设备、器材的严重不足。 在疫情爆发前,全球口罩约一半来自中国,疫情发生后,中国国内口罩需求大增,世界多国也纷纷囤积必要医疗用品;加上美国事前并未针对大流行疾病作准备,国内很快就面临设备器材缺乏的问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月19日报导,由于疫情持续恶化可能导致病人过多、医疗资源不足问题,美国CDC近期发布“优化口罩供应策略”指导原则,指示医疗人员重复使用口罩,或以头巾、围巾做成的自制口罩取代。
   
   全美市长会议(U.S Conference of Mayors)近期访问213个美国城市的首长及官员也发现,91.5%城市的前线救援、医疗人员没有足够口罩;88.2%城市除了口罩外,没有其他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供给前线人员 ;而85%城市或区域内医疗机构,则是缺少武汉肺炎重症患者需要的人工呼吸器。医疗口罩及个人防护设备的不足,不只让美国前线医疗人员暴露于感染风险中,若越来越多医生、护士因染病倒下,无疑会进一步削弱美国医疗体系对抗武汉肺炎的能量,让疫情更难以控制。
   
   美国医疗体系另一个结构性问题,则是高昂的医疗费用。 “西泽家庭基金会”检视2018年美国肺炎及相关并发症诊治费用,预估在没有出现并发症的情况下,治疗武汉肺炎须花费9700美元左右(约新台币29万6141元);但若出现严重并发症,治疗费用则恐高达2万美元。
   
   这个金额对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民众来说,着实难以负担,因此就算疑似遭感染,也可能因为担心付不出钱,选择不接受筛检治疗或拖到情况严重才就医。这种情况不只可能让一般民众感染风险提高,也会增加武汉肺炎重症病患人数,令医院负担更沉重。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调查,2018年美国高达275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为总人口的8.5%。 在武汉肺炎疫情下,美国多数店家关门歇业,3月21日前已有超过300万民众失业;由于多数人是透过雇主投保,这代表未来失去医疗保险、无法负担医疗费用的人数,只会更多。虽然美国政府近期祭出诸多措施,希望力挽局势,部分医疗院所也选择自力救济,向民间募集口罩及防护设备,但随着国内确诊数持续遽增,目前情况恐怕只会恶化,不会改善。
   
   而对多数美国民众而言,这场来得又快又急的疫情,如同一条既没有路标也看不到尽头的路,没有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以及最终是否能“安全下庄”。
   
   《美国怎么错失黄金30天? 高福致电美方曾痛哭》(2020-03-30 纽约时报)报道:
   
   美国已成为COVID-19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美国总统川普一直到上周,都还夸口说美国疫情防控做得很好,但他最近分别开口向韩国求援,并动用"国防生产法",命令通用汽车、奇异电器等厂商生产呼吸器和口罩,等于承认他原先低估了疫情。霍普金斯大学教授纳佐(Nuzzo)指出,如果美国从一开始就有能力做更多检测,情况会跟现在完全不同。
   
   到底美国是哪些环节出了错,导致疫情爆发?《纽约时报》28日以"美国错失的一个月"为标题,刊登万字长文分析报导,结论是美国本来可能可以挡住病毒,但是因为技术失误、法规阻碍和政府领导无方,让新冠病毒几周来在美国长驱直入。以下是《纽约时报》的报导重点摘要:
   
   早些时候,美国负责防控新冠状病毒的数十名联邦官员,天天聚集在白宫战情室里开会。他们要努力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从武汉把美国领事馆的人员撤回、如何禁止中国旅客入境,以及如何从钻石公主号和其他游轮撤回美国人。
   
   几名与会人士回忆说,每天的会议里,新冠病毒工作小组通常只花个5~10分钟讨论病毒检测的问题,而且是在会议快结束时才讨论个几句。当时,美国疾管局(CDC)局长向在场人士保证,CDC已经开发出一种诊断模型,很快就可以推出检测包。
   
   然而,当病毒开始在美国各地肆虐,对疑似感染者进行大规模检测一事却迟迟没有发生。原因出在哪?《纽约时报》采访了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卫官员、政府官员和资深科学家、企业高管之后得到的答案是:因素很多,包括技术出了问题,法规也有障碍、政府单位一如往常地官僚,以及缺乏领导等等多重因素。
   
   结果是,整整一个月被浪费掉了。美国这世界上最富裕、拥有受过最高级培训的科学家和传染病专家的国家,把防控病毒传播的最佳机会白白给浪费掉了;这失落的一个月,让美国人对即将来临的公卫灾难严重程度视而不见。
   
   前CDC弗里登(Thomas Frieden)博士指出,没有在事情变得"太迟"之前进行大规模的筛查,是美国政府整个失灵。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纳佐(Jennifer Nuzzo)也指出,川普政府对疫情潜在影响的看法"有限得令人无法置信"。美国食药局前局长汉堡(Margaret Humburg)博士明确地说,这项失误,使"病例呈指数级暴增"。
   
   参与防疫工作的科学家福奇博士(Anthony S. Fauci)出席国会作证时坦率承认,无法早期检测,是政府对疫情全球性大流行反应的"失败"。
   
   受访人士指出,美国政府负责疫病防控的3个单位,全都没有在该做好准备的时候做好准备,甚至当科学家们看到中国的情况,并提出示警时,这3个单位的首长也没有觉得有采取防御行动的急迫性。
   
   CDC局长是着名的爱滋病专家、现年68岁的前军医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他一开始信誓旦旦表示,CDC的资深科学家很快就会研发出世界上最精确的冠状病毒检测方法,并将和各州的实验室共享。当新冠病毒测试工具开发出了问题这件事情在2月间变得非常明显的时候,他承诺他会迅速解决,但后来又花了好几个星期才解决这问题。
   
   CDC还严格限制哪些人可以接受检测,并且太慢采取防止社区传播标准措施的"社区监测",如果美国能够早一点开始追踪病毒最早的动向,并找出隐藏的热点,那么当初可能只靠隔离,就能够限制病毒的传播。
   
   今年60岁的美国食药署(FDA)局长哈恩(Stephen Hahn)坚守平常执行的法规,让医院,私人诊所和企业很难在紧急情况下动员进行检测工具的开发和生产。而其他国家动员生产试剂盒的厂商供应试剂,每天进行几万次的检测,美国却连100次都做不到,让地方卫生官员、议员和民众备感沮丧。
   
   再来是领导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的阿扎尔二世(Alex M. Azar II),他的部门负责监督其他两个单位,并协调政府因应传染病大流行。当美国民众对测试问题的批评加剧时,他很是沮丧,但他无力促使任何一个单位加快速度或改变方向。
   
   现年52岁的阿扎尔,原来是新冠病毒特别工作小组主席, 2月下旬,川普把他给撤换了,指派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接管。过去几个月来,阿扎尔在许多问题上和白宫意见相左的争执已有数月之久。川普在工作小组里的窗口,是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的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他也被川普撵走了。在这种情况下,检测工具开发因为没有高层在盯,问题更加恶化。
   
   忙政治没在忙疫情 川普错失黄金一个月——在那被错失浪费掉的一个月开刚始的时候,川普因为忙着对付弹核案,根本无暇顾及疫情对公卫及美国经济可能造成的威胁。一直到那一个月的后面,他还声称美国做得很好,"病毒即将消失,有一天,奇蹟式的,它就突然消失了。"然而到了3月初,联邦官员终于宣布要扩大采检,但为时已晚。随着时间流逝,防堵已经不再是选项。
   
   如今美国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万,全球第一,死亡人数在上升,许多城市封城,被关闭,经济停滞,民众的日常生活被迫框限。仍然,还是有许多被病毒感染的人无法得到检测。白宫发言人迪尔(Judd Deere)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关于川普总统没有认真对待Covid-19威胁或美国未做好准备的建议都是错误的。"他补充说,在川普先生的领导下,政府"扩大了测试能力。"
   
   上个月率领专家组前往中国,研究这种神秘新病毒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高级顾问艾尔沃德博士指出,测试对于理解如何战胜某种疾病"绝对至关重要",惟有透过检测,才能够识别是否感染、传播范围及找出传染途径。艾尔沃德说:"你必须知道你是不是被传染,你必须知道你周遭的人是不是被传染,惟有这样,才能够阻断它。"他警告说:"如果你看不到它,你就无法阻止它。"
   
   美国的挫败太令人震惊——雷德菲尔德第一次从中国CDC那边听到病毒的严重性,是在元旦前后,当时他跟家人正在度假,但他花了很多时间讲电话,家人几乎见不到他的面。他所听到的事情,让他很不安。几天后CDC主任高福通了电话,高福当时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雷德菲尔德在被任命为CDC局长之前从来没有担任过公职。2018年之前,他一直在从事打击爱滋病毒的传播。比较喜观在海地或非洲治疗病的他,突然之间成了目光的焦点,被迫对战传染病大流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