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谢选骏文集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谢选骏: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黑客攻入武汉病毒所 发现惊人疑点》(综合新闻 2020-04-22)报道:
   
   当美国各部门忙着控制疫情的时候,一份资安报告提出警告,来自中国的网络间谍行动也在全世界展开。


   
   【黑客攻入武汉P4和世卫 获得投毒新证?】4月22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导了这样一则消息,有匿名黑客,攻入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还有盖茨基金会等等多个机构。而这次黑客的目标,或许是针对当前新冠病毒的相关信息,进行追寻。这一轮黑客行动后,约有近2.5万份电子信箱、密码以及文件被泄露,泄露的内容最先被公布在知名的英文暗网“4chan”。
   
   这篇报导,引据了监视网络活动的赛德情报集团的消息,集团的英文原名是SITE,本身就是网站的意思。那这家情报机构说,被骇的内容公布时间是4月19日和4月20日。同时,遭泄露最多的机构是美国卫生研究院,涉及9938宗文件,美国疾控有6857宗,世卫有2732宗。但赛德情报集团说,他们无法核实被泄露的电子邮件或密码的真实性。
   
   不过,《华盛顿邮报》也采访了澳大利亚internet2.0公司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Potter,他说可以核实其中有关世卫的电邮和密码是真的。例如,他使用公开的电邮地址和密码,登录世界卫生组织的计算机系统,是可以进入的,他对世卫组织一些人设置密码的随意性感到震惊,例如,他发现有48个人,密码直接用的就是英文password这个单词,也有人直接用自己的名字当密码。
   
   企业家Mike Coudrey在自己的推特上高调讲出这一次泄露事件。他在推文中说:突发!盖茨基金会、世卫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全都被骇,成千上万的电邮、密码和文件被泄露,在网上公开。紧接着,他说,在推特上搜索“gates hacked”,可以知道确实发生了这一事件,很多相关的文件、电邮的截屏图片,已经被贴出来。
   
   记者循着他所说的“gates hacked”,在推特上做了一个搜索,果然发现了很多信息。其中比较重要的,包括这样一则消息:2019年10月19日,石正丽从武汉工程大学,乘坐巴士前往P4实验室,车程差不多16英里。但是她在中途停了一下,打开了自己的随身包裹,拿出了一块已经被污染的干冰,放到了一间鱼市的通风口。之所以选择这间市场,是因为在同一幢大楼里,存在着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络,而且这里也是她日常通勤的必经之处。这件事被监控录像拍到。
   
   这条并不完整的外泄信息,还有几处疑点需要搞清楚。第一,这块被污染的干冰,是不是被当前的病毒所污染;第二,干冰被放置的通风口,是不是在华南海鲜市场;第三,说事情被监控录像拍到,但截至发稿,我们还没有看到相关的录像。而且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这个卖海鲜的“鱼市”,就是华南海鲜市场的话,那反而在帮助中共宣传,就好像华南海鲜市场又成了这场瘟疫的源头一样。而实际上过去两个多月,有太多的证据表明,华南海鲜市场几乎不可能是病毒最早出现的地方。因此啊,这条曝光出来的,有关某人是不是去什么地方放毒,这个信息暂时还不是让人觉得非常信服。
   
   大陆《澎湃》新闻3月14日就有一篇报导,说华南海鲜市场1月1日休市之后,一共有29人还生活在里面,其中18名是工作人员,另外11名是其他人员。其中20到30岁,5人;30到40岁,6人;40到50岁,10人;50到60岁,4人。
   
   其中一个人告诉记者说,1月1日后他在市场里面还是每天工作12小时,1月23日武汉封城后一个星期,才开始戴口罩。直到3月3日,当局对海鲜市场开始大规模消毒杀菌行动,在里面人的情况才广泛为外界所知,而截至3月14日对他们这29人的检测发现,没有一个人感染。因此,在里面住着的人,有的对媒体表示,自己不相信海鲜市场是瘟疫的最早源头。
   
   目前,有消息说,被黑客获取并公开的上万份文件,分析解密的工作,可能要持续月余的时间,所以我们继续拭目以待,看有没有什么最新的信息,可以被挖掘出来。不过,先不管这些黑客文件,当前世界其它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对病毒来源进行调查。
   
   【多方指病毒实验室泄露 武汉P4党委书记再“辟谣”】4月19日,英国已经决定加入美国的调查团队,对病毒的来源进行调查。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在4月20日对媒体表示,中共对病毒起源越透明,世界上每个人都能更好从中吸取教训。言外之意,就是说中共对病毒起源,遮遮掩掩。之前的报道中,我们已经引述美国福克斯新闻援引的美国军方消息,认为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露,首先传染的是其内部的研究人员,而其内部的研究人员,又传染给武汉更多的人群。但是美军的消息暂时是说,病毒是天然病毒,他们还在继续调查。因为最近外界把病毒起源的重点又锁定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因此武汉病毒所党委书记袁志明又出来辟谣,他说“不相信人类现在有智慧合成这样一个病毒”。
   
   当然,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很多人会觉得是狡辩。不过仍然需要求证的问题是,美军暂时的研究,也是说病毒是天然的。也许这才叫“天灭中共”吧,居然形成了这样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病毒。但是美国军方消息可也说了,病毒很可能是武汉实验室泄露,这一点也被袁志明否定。但这一点却不仅是美国军方这样认为,一些专家也质疑病毒是实验室泄露。其实很简单,不要用嘴来辟谣,真有底气,就让外国专家去实验室独立调查。但是就怕之前的痕迹都被销毁。
   
   【美国2018年开始调查武汉P4 发现安全漏洞】不过呢,其实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自从2018年1月开始,就多次派人去武汉病毒所调研,发现了很多令人担心的问题,包括管理弱点,他们在给华盛顿的报告中对这些担忧提出警告,这个事情《华盛顿邮报》做了报导。可见,武汉病毒所至少存在一些管理漏洞,是之前就被证实的。同时,4月21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疫情通气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自己已经知道了病毒的来源,可能会就此作很多的讨论,并称自己比任何人对中共都强硬。希望川普能早日公布他所知道的“病毒来源”是什么。
   
   谢选骏指出:不要指望川普政府会公布任何真相了!因为,川普总统连肯尼迪总统半个多世纪被刺的内幕都不敢公布。看来,只有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了。
   
   《越南黑客传找病毒解药 攻入中国政府电邮系统》(法广 2020年4月23日)报道: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美国网络安全公司近日发现,相信由越南政府支持的黑客试图入侵中国政府的电邮系统,目的是寻找武肺病毒资讯。此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一位高级网络安全官员称,有外国政府黑客进攻研究新冠肺炎疗法的公司。
   
   据苹果日报今天引述消息,指越南黑客攻击中国政府电邮系统,寻找应对病毒资讯。该报道引述路透社消息,火眼(FireEye)网络安全公司22日称,涉事的黑客组织“海莲花”(Ocean Lotus)或称APT32曾尝试入侵中国应急管理部和武汉市政府职员的个人和办公电邮账户,发送带有MATALJACK病毒的附件,只要用户打开电邮的连结,电脑就会中毒。APT32早于今年1月初、中国爆发武肺疫情期间,已开始搜集武肺疫情资讯。报道认为,黑客组织近期活动频繁,也证明许多获国家支持的黑客企图破坏政府、企业和卫生机构,以寻找武肺资讯,并尝试应对这个疾病。
   
   据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网络安全专家西格尔(Adam Segal)认为,黑客攻击活动表明,越南河内在网络上采取迅速行动,“这既显示出对中国政府通报的不信任,也显示外界有着中国打喷嚏,邻国就感冒的感觉。”该报道说,火眼旗下的Mandiant威胁情报部门分析高级主管霍尔特奎斯特(John Hultquist)指,目前尚不清楚入侵行动是否成功,但攻击事件显示,从网络罪犯到国家支持的间谍不得不迅速重组操作模式,以应对武肺疫情。
   
   截至4月23日下午6时,越南没有新增武汉肺炎确诊个案。从4月17日至今,越南连续7天没有新增个案,患者数量仍保持在268宗的水平。路透社稍早也报道,新冠肺炎解药用偷的比较快!外国政府黑客攻入相关医疗企业。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一位高级网络安全官员周四称,有外国政府黑客攻入研究新冠肺炎疗法的公司。FBI副助理主管Tonya Ugoretz在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主办的网络小组讨论中向与会者表示,FBI最近发现一些有国家支持的黑客在刺探一系列医疗和研究机构。
   
   据Tonya Ugoretz说,“我们的确发现有侦察活动,一些攻入那些机构的行为,尤其是那些公开表示自己在研究新冠肺炎的机构,” Ugoretz称,研究潜在疗法或疫苗的机构公开宣传自己在做这件事情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她指出,“不好的一面是,这会让他们成为其他有兴趣搜集研究细节的国家的目标,这些国家甚至可能会窃取这些机构的知识产权信息。”
   
   据Ugoretz表示,这些有国家支持的黑客通常以生物制药行业为目标,“当前危机期间,这种情况肯定更加严重。”但她没有点明是哪些国家,也没有说哪些机构成为目标。路透社说,FBI对此不予置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没有立即置评。
   
   谢选骏指出:依靠政府豢养的黑客是无法解开真正的内幕的,尤其像越南共产党组成的反动政府,只能把水越搅越混了。所以呢,只有独立的黑客才能胜任“揭穿政府黑幕”的历史任务!
(2020/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