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谢选骏: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回应质疑 武汉病毒所否认P4实验室“泄露”“人工合成”病毒》(法广 2020年4月19日)报道: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有关该病毒的来源质疑声也越来越大,位于疫情爆发地武汉的P4病毒研究所更成为关注的焦点。该研究所得负责人最近接受中国环球电视网采访时对新冠病毒为人工合成的质疑予以否认。


   
   有关新冠病毒从P4研究所泄露的传言一直不断,最近因法国诺贝尔医学家教授蒙塔尼耶4月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有关病毒乃人工合成,疫情来自武汉P4实验室后更是甚嚣尘,不少科学界同行都表达的不同意见,对他的质疑予以驳斥。但受此次疫情人员损失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最近也多次提到武汉P 4研究所可能因为“失误”或意外造成病毒泄露,而中国政府没有及时采取防范措施,反而隐瞒疫情,最终导致全球中招。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彻查”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发生泄漏,从而引爆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
   
   面对追责声浪和可能要担负的巨大责任,在长期沉默后,该病毒研究所负责人终于出来说话了,据中国环球电视网的报道,接受采访的专家是袁志明,即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位于风暴中心的P4就是其旗下的高级生物实验室。
   
   袁志明在采访开头就强调,病毒所无论是离退休职工、学生,还是我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感染。在采访中,袁志明对病毒源于武汉及武汉研究说的疑问指出,这病毒绝对不可能是从他们这边出来的。因为他们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有他们的科研行为准则和相关的一些东西,所以对这一点充满信心。
   
   对于“泄露”病毒一说,他也声称这些都是谣言,主要根据是因为武汉病毒所和p4实验室身处武汉,而产生的联想,他指出美国华盛顿邮报和另外两个记者专门写了有关病毒来自于武汉实验室的文章,但都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任何的逻辑关系,完全是凭自己的一种猜测。目的是混淆视线,去干扰我们的抗击疫情活动,甚至是干扰我们的科技活动。
   
   针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人工合成制造的产物的质疑,袁志明表示,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去证明这个病毒有人工合成的痕迹。而且他从来不相信人类现在有智慧合成这样一个病毒。
   
   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在4月18号的白宫疫情简报记者会上再次提及中国可能的责任,称失误或故意造成的,两者差别很大,但在这两种情况下,“中国都应该让我们知道(……)我们要求更早地参与进来,而他们却不想这样做。我认为他们知道这是错的,而且很尴尬。他们说他们正在调查。因此,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调查情况如何。但是我们也在调查”。特朗普同时警告,如果中国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负有责任”,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4月14日撰文指出,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从2018年1月开始,多次罕见派科学外交人员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美方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诸多令人担心的问题,随后在传回华盛顿的两则外交电报中,不只对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点提出警告,更建议美国政府给予研究所更多关注与协助,主要原因是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虽然重要,但同时充满危险性。
   
   谢选骏指出:这个袁志明,就像他的本家袁木一样,是个撒谎专家——因为他表示,“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去证明这个病毒有人工合成的痕迹,而且他从来不相信人类现在有智慧合成这样一个病毒。”问题就出在“人类现在有智慧”上了。因为“人类现在有智慧”虽然无法合成武汉病毒,但是魔鬼的智慧却完全可以合成武汉病毒!袁木在1989年跟着共产党的老帅们叫唤说,解放军不会杀死一个学生,因为被杀死的学生就不是学生而是反革命暴徒了。袁志明在2020年跟着共产党叫唤说,人类现在有智慧无法合成武汉病毒,因为能够合成武汉病毒的人就不是人了,而是魔鬼了。结论就是,“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这就是共产党的逻辑。
(2020/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