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谢选骏: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肺炎疫情:“我关掉呼吸机让病人死得平静一些”》(BBC 2020年4月21日)报道:
   
   重症监护病房的医护人员有时要面临艰难的决定,比如决定关闭人工呼吸机。对于一些新冠肺炎(COVID-19)重症病人来说,人工呼吸机是一个能够起死回生的医疗设备。


   
   当病人自己无法将氧气吸入肺部和将二氧化碳排出时,呼吸机能够帮助他们做到。只不过,这种呼吸机并不能挽救所有人。有时候,世界各地的医护团队会面临一些艰难的选择,在患者无法好转时,他们不得不停止治疗。“关掉病人的呼吸机是令人非常痛苦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要为另一个人的死负责,”胡安妮塔·尼特拉(Juanita Nittla)说。尼特拉是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重症监护室(ICU,即深切治疗部)的护士长。作为一名重症监护的专责护士,南印度出生的尼特拉为英格兰国民保健署(NHS)工作了至少16年。“但关掉呼吸机是我的工作之一,”这名42岁的护士在一个休班日里向BBC表示。
   
   最后的愿望——4月的第二个星期,尼特拉刚刚早班到岗就接到ICU的登记处的通知,要她去终止一个新冠病毒病人的治疗。这名病人恰好是一名50多岁的社区护士。尼特拉和病人的女儿谈论了一下流程。“我向她保证,她妈妈没有痛苦,并且看起来很安详。我还问了她妈妈的愿望和宗教上的需求。”在ICU,病床都是靠在一起的。她这名病入膏肓的病人周围,是其他同样处在昏迷状态的病人。“她是在一个8个床位的房间,里面所有病人都病得很重。我拉起了帘子,然后关上了所有的显示器。”
   
   新冠疫情给全球医护人员带来挑战——养老院死亡未列入统计 英国真实新冠病死人数或更高——医疗团队也全都静默了片刻。“护士们都不说话了,病人的尊严和平静是我们最看重的,”尼特拉说。然后,她将电话放到病人的耳边,让她的女儿说话。“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电话,但是对于那家人来说却是意义重大。他们想做一次视频通话,但是很不幸,ICU里不允许使用手机。”
   
   
   Juanita Nittla in the ICU where she works图片版权 Juanita Nittla
   Image caption
   
   关机——依照病人家属的请求,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重症监护室(ICU,即深切治疗部)的护士长胡安妮塔·尼特拉用电脑播放了一首指定的音乐视频。然后,她就把呼吸机关掉了。“我坐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直到她离开,”她说。停止所有呼吸辅助设备和一切治疗的决定,是在医疗团队的仔细考虑之后才会作出。他们会分析过病人的年龄、潜在健康状况、病人的反应以及康复的机会等等多种因素。尼特拉关闭呼吸支援器械之后五分钟内,这名病人就死去了。“我看到监视器上的闪灯,还有心率仪显示为零——变成屏幕上的一条横线。”
   
   独自死去——然后,她就拔开了输送镇静剂的管子。病人的女儿并不清楚程序的进度,还在电话的另一边和妈妈说话,并且祈祷。尼特拉怀着沉重的心情,拿起话筒,告诉对方,一切结束了。她说,作为护士,在病人死去之后,她的工作任务并未完成。“在一名同僚的帮助下,我给她做了一次擦浴,用白布将她裹起来,把她放入一个裹尸袋里,”她向BBC表示,“封上袋子之前,我在她的额头上做了一个十字的记号。”
   
   在未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时候,病人亲属会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交谈,来商定最后的做法。在生命支援器械被关闭前,最亲的家人还会被允许进入ICU。不过,在当前的世界大部分地方,这种程序已经不再适用。“看着一个人那样独自死去,真是很悲伤,”尼特拉说。她觉得,去照顾那些在她看护下死去的人,能令她自己身心上得到抚慰。她看见过病人痛苦挣扎,拼命想要呼吸,而那画面“令人看着非常压抑”。
   
   床位都满了——由于入院人数的大量增加,这家医院的重症治疗部床位已经从34个增加到60个。现在,全部住满了。ICU里有一个175名护士组成的团队。“通常在重症室,我们会保持一对一(一个护士对一个病人)。现在,是一个护士负责三个病人。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就将会是一个护士对六个病人。” 她团队里的一些护士也出现了症状,正在自我隔离。医院在培训其他后援护士去重症监护室工作。“在一次轮班开始前,我们会握着彼此的手说‘注意安全’。我们互相照顾,确保每个人都戴好了手套、口罩,并穿好了防护服,”尼特拉说。
   
   胡安妮塔·尼特拉和两位护士同事——呼吸机、输液泵、氧气瓶以及很多药物都短缺,但是她的医院还是有足够的保护装备给整个团队使用。ICU平均每天都会有一个人死亡,比起他们在全球大流行之前的平均数要高得多。“这很吓人,”尼特拉说。 作为护士长,她有时候要去压抑住自己的恐惧。 “我会做噩梦,我会睡不着。我担心我会感染病毒,我们同事之间说起来,每个人都害怕。”
   
   去年,她曾经因为结核病而休息停工好几个月。她知道,自己的肺功能是有所损伤的。“人们跟我说,我不应该再工作的。但是,这是一场全球大流行疫情,我把一切都放在一边,去做我的工作。”“在我结束一班的工作时,我会去想想那些在我照料下死去的病人,但是我会试着,在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让大脑关机。”
   
   谢选骏指出:武汉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不是偶然的,而是现代西方文明已经病入膏肓、无以为继的一个结果。“居家隔离”、“社交距离”成为生命延续的必须,说明大众社会的末日狂欢已经结束——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医生何时关掉病人的呼吸机”、“医护人员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让大脑关机”,而是“西方文明何时以及如何关掉自己的呼吸机”了。等到西方文明关掉了呼吸机,新的文明模式就会登场,并且收拾残局、整合全球了。
(2020/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