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谢选骏文集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谢选骏: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对于当权派来说也许还有点意义;但是对于历史家来说则是毫无意义的。可是托克维尔这个小混混明明是个政客,却要冒充历史学家。至于他的《论美国的民主》更是一派胡言,他明明只有一个记者的水平,却要扮演政治判官。
   
   《王岐山错了 这并不是旧制度与大革命》(2020-04-21 夏闻)报道:

   
   王岐山于2018年10月24日参观耶路撒冷的Yad Vashem大屠杀纪念馆,背景是在纳粹大屠杀中遇难的受害者们的照片。……王岐山前些年主管反腐时,他在中共高层中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曾引发外界不少好奇和联想。现在看来,王岐山之所以这样做,很可能是出于以下几点原因。
   
   王岐山推荐此书的原因——首先,中共十八大前后,中国民间群体抗争事件频频爆发,从规模到数量都呈快速上升趋势,中共高层紧迫的感受到了中共制度处在险境中,他们害怕一场大革命正在快速到来。再一个,王岐山当时主导反腐,他也是在告诉党内。反腐,也是为了避免大革命到来。因为当时“闷声发大财”是党内的默认共识,高层和党内对反腐有普遍的不满。王岐山推荐这本书,是在告诉他们,如果大革命到来,船翻了大家一起都要完蛋。那么与一起完蛋的结局相比,拿下一些党内“同志”,堵住一些人的财路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当然,反腐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习近平巩固权力扫清政敌。随着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巩固了自己的权力,王岐山的反腐也结束了。但这并不是《旧制度与大革命》对习近平、王岐山的影响结束。
   
   当局避免大革命的思路——大革命是每一位当权者都为之恐惧的事,那么在权力巩固后,习近平、王岐山等对避免大革命采取了什么思路呢?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之所以发生的一个论点是,在革命来临之前,政府已开始进行改革,而“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因为当某些之前制度不合理的部分废除时,人们对制度剩下的部分常常抱有百倍的仇恨。
   
   习近平、王岐山可能从这里“吸取了反面教训”。人们曾经寄希望于习近平在巩固权力后,会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使中国靠拢普世价值。但现实中发生的却是相反,改革并没有发生,当局反而强调要“有定力”,强调“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法国大革命爆发的另一个原因是法国18世纪出现的哲学,这种新出现的意识形态是反传统宗教、反传统习俗的。18世纪法国出现的那些哲学家、作家成了“国家的首要政治家”,他们的思想深入大众,民众对他们言听计从、就连贵族也把这当成了学问上的精神娱乐,接受和相信这种反传统习俗的新兴哲学。
   
   几十年的时间里,这种哲学已经为1789年到来的法国大革命完成了舆论和思想准备。托克维尔认为在对待思想问题上,旧制度既不够专制,也不够自由。不够专制使得各种非法出版物到后来几乎不受阻碍地传播。不够自由又使得各种攻击政府和王室的文字找到了靶子,其言辞的激烈程度有增无减。
   
   而在对待反宗教的问题上,权威机构行动不力,消极被动,甚至合谋串通,它出版了所有手稿,使所有反宗教出版物流传开来。
   
   北京当局可能也是从这里也吸取了“反面教训”,所以近年来北京高压打压言论自由、迫害人权律师、迫害信仰自由、宗教自由,从而死保中共意识形态。
   
   做法为何无效?那么,这样做的后果,达到了习近平、王岐山等人当初的预想了吗?现任当局是权力稳固、高枕无忧了吗? 我们看到现实中发生的,和这种预期正好相反,几十年不遇、百年不遇的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频频到来,现当局可以说是焦头烂额。而这场因中共而爆发的瘟疫,祸及世界,所造成的严重事态还在发展中,后果已经对中共非常不利。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当前中国面临的不是“旧制度与大革命”的问题,而是“恶制度与大淘汰”的问题。当权者并不需要从托克维尔的分析里去找保住权力的秘诀,因为在中国文化中就有答案。中华文明中一直认为道德和善恶从根本上决定着国家和个人的命运,这也是中国文化中的基本要素。
   
   整个20世纪,日本、德国、前苏联等的命运,也都演绎和证实了这个规律:不尊重生命的邪恶政权就是命不久长,尽管在其走入坟墓的那一刻到来之前,它们都曾经强大。而中共对信仰团体的群体灭绝,甚至活摘贩卖民众器官,已经到了邪恶的极致,中共已经用它的恶行,在未来的史书里写清楚了它灭亡的原因。上天灭亡一个邪恶政权和集团的方式,不一定是大革命,很可能是人们之前想不到的方式,再好的打算也会失算,邪恶政权和集团被淘汰的命运逃无可逃。如果非要从托克维尔上面所论述的方面吸取正面教训的话,那就是:首先,中共体制的确无法改革,哪怕是渐进式的,所以为了避免为其陪葬,唯一的选项就是快速终结它。再者,法国大革命之所以那么血腥、暴力,正是因为其所信奉的反宗教、反传统的哲学,使人们灵魂空空荡荡,行为就像是精神失常。要避免这一点,就要恢复传统信仰和文化,发扬那种推崇原谅宽容、尊重生命的价值观。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不懂,王岐山固然错了,但是托克维尔依然是个大傻逼!托克维尔的愚蠢就在于,他自以为聪明,以为改变一下政治制度或是施政手法,政权就可以长生不老了——这个大傻逼哪里知道,改变政治制度或是施政手法,只能使得政权的死法不同,例如把横着死变成了竖着死,把逆天而死变成了顺天而死——把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变成了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但是绝对不能避免他们的政权灭亡。
   
   《中国正经历“文革以来最大的一次崩溃”》(德国之声 2020-04-20)报道:
   
   中国国家统计据最新公布的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得到了德语媒体的广泛关注。部分媒体以“文化大革命以来最大崩溃”为题,撰文分析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其中有批评性的质疑,也有乐观的展望。
   
   德国《世界报》经济版在线发表文章,题为:"中国粉饰过后剩下些什么?文革以来最大的一次崩溃"(Was bleibt nach Chinas … Absturz seit der Kulturrevolution)。该文章指出,受新冠病毒影响,中国第一季度经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崩溃。如今政府的说法是,已经成功扭转了局势。但北京的做法难免让人存疑--因为公布的数据令人难以置信。该报的金融板块记者Frank Stocker写道:"中国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大国。不仅仅是在经济和军事方面。在公关和政治宣传领域也是如此"。作者举例称:"德国在新冠危机中帮助意大利的时候是静默无声,不做任何张扬的。当中国向伦巴第大区送去几名医生的时候,有十几个摄影队陪伴。"
   
   作者随后写到:"但在取得经济上的成功方面,北京的做法就更加巧妙了。周五公布的第一季度数字就表明了这点。经济增长缩水了6.8%。但是中国政府成功的让三月份数据明显好转这件事成为关注焦点。""被突出表述的是,国家在‘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取得了怎样的成效,当然是显著的。"作者指出:"然而第一季度的中国经济还是下降了6.8%。这是1967年以来最差的一次。当时在谋杀肆虐、火光冲天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的经济总量据说只缩水了5.8%。"作者随后质疑中国经济工业生产总值的真实性,援引法国兴业银行的经济学家姚伟(Wei Yao)写到:"今年一月和二月之间,中国的工业生产总值还缩水了13.5%,3月份的幅度就减少至1.1%。也就是说,三月份的工业生产总值只比去年第四季度少低3%。"
   
   姚伟向该报表示:"这就非常令人惊讶,因为中国从三月开始才逐渐放松封锁政策。湖北作为危机省份,从3月底4月初才开始逐渐解封。如果说,3月份刚开始的时候许多公司还处于停业状态,生产活动刚刚逐渐起步,那到了三月底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处于全力运转的状态,才能实现这样的增长率。"作者随后指出:"最重要的是:北京政府用心并且有力的做法抑制了疫情,并且成功的让经济实现了全面且快速的复苏。尤其是中国股市的表现,证实了这种说法。"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统计数字本身就是被打理过的——在描述了新公布的经济缩水数字没有对中国股市产生负面影响,"国家队"再次入市,提振市场信心后,文章写道:"尽管如此,北京方面也警告称不能抱有过于乐观的情绪。因为未来的发展局势依然艰难——当然不是因为北京政府的过失。问题更多在于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而这些,都会给中国带来影响。"
   
   德国《明镜周刊》网络版也发文关注中国最新公布的经济下滑数字。同样也以"文革以来最糟糕崩溃"(Der schlimmste Absturz seit der Kulturrevolution)为题。文章在导语中指出:"中国的经济从开年以来急剧下滑--但经济学家们已经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点希望,对于德国来说,这种希望也非常重要。"作者在文章开头关注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写道:"当一切还都正常的时候,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经济增长数据时,各路专家们关注的是铁打不动的6小数点后面的数字。与上一个季度相比,哪怕多了或者少了0.1%都会被认为是经济复苏或衰退的标志。同时有许多经济家认为,这样的统计数字本身就是被打理过的。""所以说,统计局本周五公布的这个数字就更令人瞩目:负6.8%。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的经济今年前三个月与2019年同期相比据说下滑了这么多。与2019年第四季度相比甚至下滑接近10%。这是从1976年以来就没有过的事情,那一年是文革浩劫的最后一年。"作者随后评述称:"这一消息如今正式得到证实:新冠病毒已经让全球经济的增长引擎熄火。中国的数字让人能够窥见到等待着仍处于封城状态下的西方国家的将是什么。但仍然有些观察人士从最新公布的数字中看到了希望。因为从细节上来说,整体的情况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糟糕。"
   
   与《世界报》一样,《明镜周刊》的文章也关注了最新公布的工业产值数据,并积极评价者这一数字。作者认为:"尤其是3月份的数据看上去相当不错。这个月工业生产总值与2019年3月相比只低了1.1%。在一二月份下降了13.5%之后,这一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的数据图标又直冲向上。"文章在结尾援引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师克莱默写道:"对于德国出口业来说,还是有一点'希望的迹象'的。他认为,在美国和欧洲才刚刚进入新冠萧条期的时候,遥远东方的客户们可能已经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