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谢选骏文集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谢选骏: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胡锡进谈美防疫「坦克人」比喻实为低级红》(2020年4月21日 香港01)报道: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在美国肆虐,截至4月21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接近79万,逾4.2万人死亡。在疫情严峻时刻,美国一些民众却走上街头反对封锁,呼吁「自由」。

   
   据外媒4月21日报道,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一群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恢复经济、结束封锁的示威车队在强行通过隔离区时遇到医护人员的阻拦。一名白人女子对身穿护士服的亚裔男子喊道「这是美国,是自由的土地,你如果想要共产主义,就滚回中国」。
   
   《华盛顿邮报》引用美国网友的话称这些示威者的言行很疯狂。内地官媒《环球时报》21日亦转载上述消息时表示这一事件「不仅令人感到荒诞,而且让人辣眼睛」。
   
   随后,《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亦发表一番看法,他在Twitter用英文发文表示:「他(上述亚裔男护士,编者注)是美国的坦克人(Tank Man)」,并指那些示威者的言行是傲慢的、反科学的。他还特别强调,这些行为得到特朗普的支持。
   
   按照胡锡进的说法,他就社会热点事件的看法并不只有寻求共识,同样也会表达不满。近来他多在海内外个人社交媒体发表较往日更为激进的言论,不断借疫情狠批美国,以及一些崇美者。
   
   不过,对于胡锡进上述「坦克人」的比喻在中国政治观察人士看来,显然是不恰当,且不适宜的。
   
   众所周知,「坦克人」是指一名六四事件中在北京长安街阻挡解放军坦克车队的男子。如果亚裔男护士在胡锡进眼里是「坦克人」,那他是否也认为,那些愚蠢的美国示威者是1989年的解放军?
   
   大疫当前,胡锡进这种比喻不仅无助于美国民众防疫,反而会让外界有一种作为中共党员的胡锡进认同「坦克人」的想法。可以说,胡锡进此举是单纯的因为「反美」,想描述美国人不理智的游行行为,而耍小聪明发出的「愚蠢」言论。
   
   他将六四事件中的「坦克人」与美国疫情游行这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事件,进行强行类比的做法,是典型的「低级红」,不仅无助于处理好中国同其他国家的关系,更是有损于中国今天的国际形象。
   
   当下中国正在面临严峻、复杂的外宣环境,因为疫情,很多国家政府和民众都对中国有或多或少的负面看法。这就更要求中国宣传领域注意宣传技巧,塑造中国愿意同其他国家联合「抗击疫情」,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积极形象,而非如胡锡进此番贸然地将疫情中的事件与六四事件简单做比。
   
   谢选骏指出:胡锡进这番比喻,无意之间点破了“中美两国法西斯势力”之间的关联,同时情不自禁地透露出了,共产党内心深处至今崇拜那位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胡锡进”这厮,在抗暴英雄的面前,终于成了“呼吸紧”!终于流露出了“崇拜坦克人”的内心世界!这让撰写上述报道的香港共产党人深深不安——因为正是这一崇拜,召唤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如火如荼!因为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的,不只是共产党人。
   
   网文《坦克人“王维林”》报道:
   
   1989年6月5日“王维林”阻挡坦克行进的画面普遍被认为是20世纪标志性照片[1],这张照片为由美联社的摄影师杰夫·怀登所拍摄的版本(Tiananmensquare.jpg)[2]。
   
   2014年时重新拍摄“王维林”阻挡坦克的天安门广场前路口,背景处可以看见北京饭店。
   
   “坦克人”是一名于1989年6月5日,六四事件的翌日,在北京长安街上只身阻挡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车队前进的男子[3],实际本名不详。其照片成为近代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照片之一[4]。该名男子尝试阻挡约18辆59式坦克车队行进。尽管领头的坦克驾驶一度试图转向绕过,但是仍然遭到拦阻而不得前进。该名男子还爬上坦克炮塔,并试图和车长沟通。他似乎被说服而离开,坦克队伍则继续往前行进,但由于该名男子又跑向前,驾驶员再度紧急煞停,对话一阵子后,在僵持之际,一名骑单车的男子前来劝说。最后他才被几名身穿蓝色衣服人士带离现场。男子独自阻挡坦克队伍行进的过程,被杰夫·怀登等摄影师及国外媒体记录下来。很快地,相关照片和影像随即在国际间各大报纸头版与新闻媒体中广为流传和引起讨论[4]。
   
   许多关于六四事件的纪录片和相关展览上,都会提及男子阻挡坦克这一事件[5][6],并将阻挡坦克的男子和“王维林”这个名字视为标志性的象征[7][8]。不过实际上,今日对于该名人物的真实姓名、身份及下落等,仍然没有获得确认[9],公共电视网节目《前线》曾在2006年为此拍摄纪录片[4]。“王维林”是当前绝大部分中文媒体对于男子的称呼,不过该名字最早是以英文“Wang Weilin”出现在英国《星期日快报》上[10],另外不同新闻媒体对于该名阻挡坦克者也有不同称呼。
   
   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新闻纪录片《共和国卫士》将该名男子称为“螳臂挡车的歹徒”[11]。西方社会则将该名男子称作“坦克人”(Tank Man),或者是“无名的抗议者”(Unknown Protester)。1998年4月,美国《时代》杂志将该名男子以“无名的反抗者”(The Unknown Rebel)为名,评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之一。而在2003年时,由《生活》杂志发行的《改变世界的100幅照片》中,同样也收录了阻挡坦克车队的照片,尽管相关影像纪录被视为20世纪标志性的象征,但由于中国政府禁止互联网上流传相关图像,导致大部分中国民众对此并不了解[4]。2019年9月,照片的其中一名摄影师查理·柯尔在印尼巴厘岛逝世[12]。
   
   由斯图尔特·弗兰克林所拍摄的更大范围版本照片,可以看见后方有许多坦克跟着队伍行进。——1989年6月5日,中国政府实施六四清场作业已经过了2天[13]。自北京市天安门出发的中国制59式战车车队正在故宫以南的东长安街行进,之后一名双手持购物袋、穿着白色衬衫与黑色裤子的男子,主动挡在坦克队伍的行进路在线[14]。当下坦克队伍停止前进,该名男子则挥手示意要坦克后退。领头的坦克之后试图绕开该名男子,但男子仍然跟随不断左右移动、继续挡在坦克前方[9],这时后头至少有18辆坦克也因此受到阻挡[15]。在经过多次尝试后,第一辆坦克放弃移动并关闭引擎,后方坦克队伍也陆续关闭引擎[16]。在迫使整个坦克队伍停下后,该名男子爬上领头的坦克上;他先是短暂地站在驾驶员舱门上,之后开始探查坦克炮塔上每个能够打开的舱门。
   
   最后爬上坦克炮塔上的男子,似乎在炮手舱门打开后彼此交谈一阵子。结束谈话后,该名男子从坦克侧边离去[17]。同时原本在坦克里的车长从自己舱门口出现,并向后头的坦克队伍挥手、表示停止前进。之后第一辆坦克突然发动引擎并准备向前行进,在坦克侧边1米至2米的男子看见坦克加速前进后,急忙跑上去并再度挡在坦克前方。双方对峙一段时间后,先是有一名骑着自行车的男子骑向坦克前方,并与阻挡坦克的男子交谈几句[18]。而后2名身穿蓝色上衣、并高举双手的男子也前往现场,接着便带着阻挡坦克的男子快步离开街道混入人群中,坦克队伍随后则继续向前行进[9]。
   
   介绍整起事件最常使用的照片为隶属于美国最大通信社美联社的记者杰夫·怀登在北京饭店6楼阳台拍摄的版本,当时距离事发地点大约有800米。怀登原本于6月3日晚间在长安街上遭到民众抛出的石块丢到头部,最后是因为所使用的尼康F3相机吸收了冲击力道而保住性命[2][4]。受伤并且罹患流感的他后来通过公安人员的检查进入北京饭店,之后带着摄影器材和胶卷的他就使用尼康FE2相机搭配400mm 5.6 ED IF远摄镜头以及TC-301增距镜拍摄天安门广场的情况[19]。后来他发现胶卷不够后则拜托科克·马特森(Kirk Martsen)寻觅胶卷,在马特森找到了富士100 ASA彩色负片单卷并且将其装上相机后,怀登便拍下了阻挡坦克的照片[4]。尽管杰夫·怀登一度担心照片的质量可能不如预期,但是他仍拜托马特森将胶卷交给美联社办公室,马特森之后则拜托美国驻华大使馆将胶卷交给美联社[20][21]。据报道,美联社记者、普利策奖得主刘香成是该照片的发稿者[22]。随后这张照片便被世界各地的报纸大量采纳而广泛被视为六四事件的象征,甚至所有欧洲报纸的头版都是使用这个版本的照片[4]。
   
   同样注意著天安门广场状况的国际摄影经纪公司马格兰摄影通信社的摄影师斯图尔特·弗兰克林也在北京饭店5楼拍下了另一个版本的照片,其中这一系列照片的视野比杰夫·怀登还要来得远并且拍到更多后方的坦克。之后胶卷由一名法国学生藏在茶叶罐里面走私出去[4],其中有些照片被2003年由《生活》杂志发行的《改变世界的100幅照片》所收录[23]。而和公共电视网摄影团队在同一阳台拍摄的美国纽约《新闻周刊》工作人员查理·柯尔在拍完阻挡坦克的照片后,随即将胶卷藏在北京饭店的马桶水箱,接着公安机关便前来搜查他的房间,并且将所找到尚未使用的胶卷以及拍摄受伤示威群众的胶卷加以破坏,之后要求柯尔签署一份忏悔书[4]。在搜索结束后,柯尔成功找回没有被冲走的胶卷,并且交由《新闻周刊》发表[24],而他也因此获得了1989年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奖[25]。
   
   当时担任路透社摄影记者的香港记者曾显华于1989年6月3日拍照时遭到示威群众殴打而受伤,而后陪同的外籍记者表示“我不是为了你的国家捐躯”后就离去了。而受伤的曾显华返回北京饭店后想再度出去拍摄便遭到公安机关的拦阻,他只好在他11楼的房间窗口继续关注长安街街上的动态[26]。在拍下坦克遭到男子阻挡的一系列相片后,一开始路透社只选择使用男子爬上坦克炮塔的照片[4]。但当工作人员注意到杰夫·怀登的照片版本大受欢迎后,他们重新检查曾显华的胶卷以查找是否有和怀登类似时间点拍摄的影像。经过几个小时后,路透社才重新发布了曾显华所拍摄的男子阻挡坦克之照片[26]。另外一方面香港记者冼伟强也在北京饭店拍下王维林阻拦坦克队伍前方长安街场景,并且于之后在《星岛日报》发表该张照片[27][28]。而有线电视新闻网和英国广播公司的摄影团队也拍摄了现场状况,并且随即将影像发送到世界各地播放[29][30]。
   
   而在2009年6月4日六四事件20周年之际,《纽约时报》率先刊登了美联社记者钟同仁(Terril Jones)所拍摄的阻挡坦克之照片。这个版本和其他已知的男子阻挡坦克照片不同的是是在地面上所拍摄,同时显示出该名男子在坦克靠近自己之前便已经站在长安街中央抗议[31]。钟同仁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原本拍摄这张照片的目的是为了拍摄向前行进的坦克,因此他并不知道该名男子的存在[32];在美联社发布怀登的照片几个月后,他才从洗出来的照片中辨认出自己所拍摄的照片也有捕捉到该名男子[31]。钟同仁声称此前为尊重这一标志性的图像而从未向新闻媒体发表[33],他表示:“我错过了1989年发布这张照片的时机,今天是时候把它公布于众了。[3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