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谢选骏文集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谢选骏: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郭明:杰克·多西,你了解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吗)(2020年3月29日 综合新闻)报道:
   
   先前总觉得只有中共统治集团和他们统治下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因脑残变得不可理喻;现在发现,一些美国人由于长期生活在高度文明社会,天真、善良已成他们生活常态,因此往往不加区别地对任何人都那么天真善良,让我等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们觉得也有点“不可理喻”的味——尤其是连骗过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骗子居然也那么相信。比如,前几天,针对美国共和、民主两党议员敦促美国Twitter社交网站封杀中国大陆官方账号,并禁止中国大陆官员继续使用该社交平台一事,Twitter方面作出的回应竟然是:“不会对中国官方账号和中国官员的言论进行封杀与删帖。”

   
   这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是不可思议的。如果中国大陆一家普通社交网站胆敢连“全国人大代表”或“全国政协委员”的敦促也不听,很可能立即动用行政权力让你关门大吉。可我们知道,新闻自由,在美国是天经地义的!
   
   请问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你真的不了解中国大陆吗?真的不了解中共的独裁统治吗?你知不知道,在中国大陆,能浏览海外网站的网民大概不足万分之一,而能上Twitter发帖者更是少之又少。不是他们不想浏览,也不是他们不想上Twitter发言,而是没有“翻墙”软件或害怕因“翻墙”或在Twitter上发帖受到中共惩罚。
   
   中国大陆普通网民要想“看世界”,就必须想办法先弄一个所谓的“翻墙”软件,因为中共的“互联网”与世界并不“互联”,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别说普通百姓,就连一些科学家都难以浏览到海外网站。2016年5月下旬中共召开国家科技大会,大会过后,有78名院士联名上书,呼吁国家对科研人员解禁网络封锁,也就是希望能让他们看到外网。有院士在发言时说:因为严格的网络监管,对搞科研的人来讲,损失非常大。这些科学家们其实就是想通过国外的一些网站,可以了解到一些“科技先进国家正在做什么,以及他们把科研成果转化到了什么地步”。即使如此,在中共看来,也是“不可行”的。
   
   后来开放了美国中文网站。可这只是一个网站而不是浏览器,不能通过这家网站浏览其他网站。就算这样,只要中共觉得中文网站上哪篇文章有所谓敏感词,说删就删,说封就封。
   
   就算有了“翻墙”软件,可以看世界了,可中共国家安全机关公开剥夺中国人看世界的权利,把中国人看外国网站视为违法,并把西方网站统称为“仇华、反华”媒体。2019年10月,就连河北承德一个十五岁孩子就因浏览过几家海外网站,被当作案子破获后被当地派出所拘留,后来在海内外一片谴责声中才不得不将孩子放出来。
   
   再说Twitter。中共强烈反对和监控任何有批评政府倾向的中国网民注册Twitter账号,而中国大陆一个普通网民若注册有Twitter账号,尤其是又在Twitter上发了批评中国大陆官员或政府的帖子,中共就会把发帖者(即使只是转帖,也与原创同罪)视为“罪犯”,轻者派出所警察打电话或直接闯进家门约谈,要求注销Twitter账户;重则拘留、判刑。如果这网民有公职,比如是大学老师,还会跟单位联系,与政治挂钩,以开除公职相要挟。
   
   而对于中共官方以及那些注册Twitter账号是为了在海外给中共独裁统治呐喊助威、歌功颂德者,这种人注册账号以及在推特上替中共站台发一些无耻肉麻包括撒谎欺骗的帖子,中共非常欢迎支持。去年这种事公开暴光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说中共是他们的坚强后盾。无耻的新闻发言人经常批评你们美国,说你们对某些事件采取“双重标准”,其实采取“双重标准”的正是中共!这里不妨再举一例:就在本文前面说的美国共和、民主两党议员敦促Twitter社交网站封杀中国大陆官方账号消息出来后,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指责美国“做贼心虚,黔驴技穷了;美国想到了最无耻的一招:封号禁言!”
   
   这让中国大陆网民乐坏了,公开发帖:“敬告腾讯、凯迪及各平台:外交部发言人华总都说:封号禁言是理屈词穷做贼心虚黔驴技穷最无耻的一招,你们还要继续理屈词穷、做贼心虚、黔驴技穷,使用最无耻的一招吗?”全世界谁不知道,华春莹指责美国的那些话,没有一句不骂在中共自己头上,可他们就是这么无耻!
   
   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大陆是这样一种现实,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说不会对中国官方账号和中国官员的言论进行封杀与删帖,那么,岂不等于说他就是要保留中国官方账户,允许中国官方对独裁统治在海外进行歌功颂德,而不顾中国普通网民难以向世界反映中共暴政统治下的实情?如此这般,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你的公平正义感何在?!
   
   末了,给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摘录转发中国大陆微信上流传的一个“10万+”的热帖:一对父子的谈话。希望你能有所觉悟——儿子是企业高管,父亲是退休干部。儿子问过去不爱上网而今天天趴在网上的老父亲,有何心得体会。父亲说,两个月的疫情让他学到了很多很多。如果没有疫情,他根本不知道在美国的《环球时报》是中国政府办的,那个总编胡锡进那么的会说话;如果没有疫情,他根本不知道国际上有个叫“推特”的东西,高官名人都在那里交流,而我们却只能上扣扣(QQ)微信;……如果没有疫情,他根本不知道中国有那么多无脑子的人偏听偏信随大流,一旦发现一个有个性的,就群起攻之置之死地而后快……
   
   上面帖子中有一句“如果没有疫情,他根本不知道国际上有个叫‘推特’的东西,(中国大陆)高官名人都在那里交流,而我们却只能上扣扣(QQ)微信”。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您看到了吗?有何感受?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知Twitter的所作所为不是出于无知,而是出于贪婪。杰克·多西的推特是个饿鬼,因为它还没有上市;如果他像Google一样上市了,那就会更加堕落了,甚至从饿鬼变成恶鬼的;因为,贪婪就会造成邪恶。
   
   网文《Twitter公司》报道:
   
   Twitter(官方中文译名推特[3])是一个社交网络与微博客服务,它可以让用户更新不超过280个字符的消息(中文、日文和韩文为140个),这些消息也被称作“推文(Tweet)”。这个服务是由杰克·多西在2006年3月创办并在当年7月启动的。Twitter风行于全世界多个国家,是互联网上访问量最大的十个网站之一[4]。据Twitter现任首席执行官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宣布,截至2018年3月,Twitter共有3.36亿活跃用户[5],这些用户每天会发表约3.4亿条推文[5]。同时,Twitter每天还会处理约16亿的网络搜索请求[6][7]。公司总部设立在美国旧金山,其部分办公室及服务器位于纽约。
   
   Twitter被形容为“互联网的短信服务”[8]。网站的非注册用户可以阅读公开的推文,而注册用户则可以通过Twitter网站、短信或者各种各样的应用软件来发布消息 [9]。同时,Twitter还被认为在阿拉伯之春、以及2010年代后期以来全球的政治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10]。
   
   2013年9月,Twitter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同年11月7日,Twitter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45.1亿美元,较发行价大涨73.46%[11]。在历过近十年的发展后,Twitter已成为现今全球新闻、娱乐和评论的重要来源,却也开始面临诸多经营困境,包括用户成长趋于停滞,广告销售疲软,以及近年持续亏损数亿美元,而有出售的打算[12]。此外,Twitter是日本最大的社交网络服务。
   
   Twitter的前身是约成立于2005年的Odeo播客平台,创立者是诺亚·格拉斯。埃文·威廉姆斯是该公司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并成为其后来的首席执行官。不久Odeo扩展,杰克·多西、布雷恩·库克等人加入。
   
   2005年秋季,苹果发布了内建音乐播放功能的iTunes,Odeo业务大受影响。威廉姆斯改组业务,将Odeo的员工分成数个小组开展不同的项目。格拉斯和多西的“全日智囊团”开始了名为“Twttr”的项目,创意来自多西,格拉斯负责营运并定下了“Twttr”的名字。这是Flickr和美国短信服务代码都是5位数这一惯例所带来的灵感。开发者们最初使用“10958”作为实验开发所用的短号码,后来为了“方便实用与记忆”将其改为了“40404”。[13]
   
   杰克·多西提出了一个个人使用手机短信来与小组进行交流沟通的设想,这个设想有一部分来自于短信息群组服务TXTMob所带来的灵感。[13] “这个项目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使用“Status”作为项目名称,事实上它当时没有名字。我们当时试图给它命名并且移动化是这个产品的大的发展方向……我们喜欢短信服务这个方面以及你如何在任何地方即时更新与接收信息。我们想捕捉一种感觉:那种你不断骚扰你的朋友的手机而产生的振动的感觉。所以我们脑力激荡地进行了许多给产品命名的讨论,之后我们想到了一个名字“twitch”(抽搐),因为手机震动的时候感觉就是这样的,但是“twitch”表达的意向不准确使得它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产品名称。所以我们去查阅字典,并最终找到了单词“twitter”(啁啾),而且我们觉得它很棒。它的定义是“很弱的脉冲信号”与“小鸟的啁啾”,而且这正符合这个产品的大体设计思路。”——杰克·多西[14]
   
   2006年3月21日,这个项目完成的时候,多西在晚上9:50太平洋标准时间(PST)发表了第一条Twitter消息:“just setting up my twttr”。[15]
   
   在最开始Twitter仅仅是为Odeo公司雇员提供的内部服务,并且在2006年7月向公众开放。2006年10月,比兹·斯通、埃文·威廉姆斯、多西和其他来自Odeo公司的成员一起成立了Obvious公司并且获得了Odeo公司及其所有资产:包括Odeo.com和来自投资者和其他股东的Twitter.com。[16]随后在2007年Twitter从原来的公司独立出来并成立了独立运营的公司。[17]
   
   反应——使Twitter一炮走红的是2007年的西南偏南(SXSW)活动,在这次活动期间,Twitter的使用量从每天20000推增长到60000推。[18]“来自Twitter的人巧妙地将两块60英寸的等离子显示屏拼在一起并放在会议走廊上,专门用来显示来自Twitter的消息”来自《新闻周刊》的Steven Levy这样说道。“数以百计的与会者通过他人的Twitter消息不断地监视着他人的动态,小组成员与演讲者都提到了这个服务,并且在场的博客们都在吹捧这项服务。很快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讨论并发表有关这样一个新事物的文章,他们认为这个东西与即时通讯很相似,与博客也很相似,或者说与发送电报很类似。”[19] Twitter在这次活动中带来的影响非常积极,Laughing Squid的博主Scott Beale说Twitter“绝对地控制了”SXSW,社会软件研究者Danah Boyd说Twitter“拥有了”这次活动。[20] Twitter的全体员工也最终包揽了这次活动中附有“we'd like to thank you in 140 characters or less. And we just did!”获奖词的网络博客类大奖。[2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