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谢选骏: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木马屠城:特洛伊战争真的发生过吗?》(BBC 2020年3月25日)报道:
   
   我收集到一本新书,是伟大作家翻译的关于神和人的古代故事,我惊讶地发现特洛伊战争(Trojan War)的故事流传了这么久。


   
   约翰·德莱顿(John Dryden)、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路易斯·麦克尼斯(Louis MacNeice)等作家都曾热情地去翻译这个古典神话。特洛伊战争之所以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原因在于,除了故事本身很精彩外,它是否真的发生过一直是个谜。
   
   公元前530年的雅典双耳瓶上描绘了阿喀琉斯(Achilles)杀死亚马逊女王彭塞利亚(Penthesilea)的场景——事实上,对大多数古希腊人来说,特洛伊战争不仅仅是一个神话。在希腊远古历史上,那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正如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和埃拉托斯特尼(Eratosthenes)所言,这通常被认为是一个真实的事件。根据荷马(Homer)所著的《伊利亚特》(Iliad),由迈锡尼国王(King of Mycenae)阿伽门农(Agamemnon)领导的希腊人和由皮安姆国王(Priam)领导的特洛伊人之间的冲突发生在青铜时代晚期,持续了10年。故事开始时,皮安姆的儿子帕里斯(Paris)判定阿芙罗狄蒂(Aphrodite)是最美丽的女神;作为回报,阿芙罗狄蒂把阿伽门农美丽的弟媳海伦(Helen)送给了帕里斯。为了夺回海伦并惩罚特洛伊人,阿伽门农和他的弟弟率领一支强大的军队进攻特洛伊,并最终成功地使特洛伊人臣服。
   
   在爱德华·伯恩-琼斯(Edward Burne-Jones)1882年的一幅画作中描绘的特洛伊城的海伦,几个世纪以来艺术家们一直为其倾倒——在古代,有信誉的历史学家也愿意相信这场战争确实发生过。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历史学之父”希罗多德(Herodotus)认为特洛伊战争发生在他的时代之前近800年。数学家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更具体地指出,这场战争发生在公元前1184年至公元前3年。然而,现代学者对此持怀疑态度。特洛伊战争发生过吗?
   
   《特洛伊:神话与现实》(Troy: Myth and Reality)是伦敦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的一个大型展览。希腊花瓶、罗马壁画以及更多描绘特洛伊城故事的当代艺术作品,与青铜时代晚期的文物一起展出。从展览中明显地体现出,人们是多么渴望通过研究历史来寻找特洛伊战争故事的真相。
   
   罗马人甚至认为自己是幸存的特洛伊人的后代。在维吉尔(Virgil)的诗歌《埃涅伊德》(Aeneid)中,描述了在希腊人藏在木马里攻入城堡后,英雄埃涅阿斯(Aeneas)如何和一群追随者逃脱。英国第一位官方授予的桂冠诗人约翰·德莱顿出色地翻译了这匹木马的制作过程:“希腊人厌倦了冗长乏味的战争,在密涅瓦的帮助下,一个东西出现,就像一匹巨大的骏马。”埃涅阿斯和他的伙伴离开,去意大利寻找新家。
   
   严酷的现实——人们相信特洛伊战争的真实性并不奇怪。《伊利亚特》毫不含糊地描述了战争的残酷现实,以至于很难相信这些细节不是根据观察得来的。一个士兵死在水边,“鳗鱼和鱼在他周围忙碌,吃他肾脏周围的脂肪”。阿喀琉斯用矛刺在赫克托尔(Hector)的食道,“一个人的生命很快就被毁灭了”,马丁·哈蒙德(Martin Hammond)这样翻译。特洛伊城也是如此,在史诗中被描绘得如此生动,以至于读者不得不身临其境,被带到它宏伟的城墙上。
   
   事实上,正是因为要发掘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城,19世纪末富有的普鲁士商人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前往如今的土耳其。当得知这座城市可能位于现代土耳其西海岸的希沙里克(Hisarlik)时,施利曼开始在当地组织挖掘,并出土了大量古代珍宝,其中许多如今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尽管他最初认为这些文物属于青铜时代晚期(荷马认为特洛伊战争发生的时期),但实际上它们比荷马时代早几个世纪。他挖掘出了正确的地点。现在大多数历史学家都认为古代特洛伊城就在希沙里克,特洛伊战争是真实的。
   
   使用火的证据,以及在希沙里克考古层发现的少量箭头,这些都可以追溯到荷马认定的特洛伊战争时期,甚至可能暗示着战争。这里也保存着土耳其中部古代民族赫梯人(Hittites)的铭文,描述了一场关于特洛伊的争端,他们称之为“未路撒”(Wilusa)。虽然这些都不能构成特洛伊战争的证据,但对于认为战争存在的人来说,这些线索是有利的。
   
   历史上的特洛伊战争与荷马史诗中的描述或许截然不同。很难想象一场战争会以诗人所描述的规模发生,并持续10年之久。正如考古学家所发现的,当时城堡规模相当局促。然而,在荷马笔下,战争中士兵们的行为似乎太人性化、太真实了。荷马的天才之处在于把普遍的冲突提升为更深刻的东西,从而突出战争的真实。在青铜时代的战场上,不会有神来影响行动的方向。但是,因为形势不利,那些被血战压垮的人很可能会幻想神的存在。荷马甚至在诗歌最奇幻的时刻也捕捉到了永恒的真理。
   
   在从特洛伊战争中回家的漫长旅途中,奥德修斯(Odysseus)逃离了海妖塞壬(Siren),就像这只公元前480-470年雅典陶罐上描绘的那样——希腊人从特洛伊战争的遗产中找到了对其所生活的血腥凡尘的理解。阿喀琉斯和奥德修斯所在的英雄时代已经逝去,之后留下的只有对血腥的渴望,却没有特洛伊战争的英雄主义和尚武精神。即使战争结束后,也充满了暴力。
   
   受荷马作品的启发,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Aeschylus)所著、路易斯·麦克尼斯翻译的戏剧作品中,在战争后,克吕泰涅斯特(Clytemnestra)谋杀她的丈夫阿伽门农,“谁不小心,就好像它是一只领头的绵羊/失去了广大的羊群,/牺牲自己的女儿”。迎合女神伊菲革涅亚(Iphigenia),所以他可能顺风航行去特洛伊。不管特洛伊战争神话是否真实历史,它对希腊乃至世界文化都产生了持久的影响。无论它是一场真正的古代战争,或仅是巧妙的幻想,都为后世留下了印记,具有不朽的历史意义。
   
   谢选骏指出:军人从来都是灾难的制造者,但是他们的血腥暴行却在无意之间成为史诗的来源!诗人美化了暴行,结果激发了新的血腥。甚至像愚蠢的德国哲学家们所鼓吹的那样,战争成为社会净化的机制——结果,德国真的就被劣等种族净化为一个“二战之后的瓦砾场”。这说明,这个世界并不适合强者的生存,就像并不适合弱者的生存——真正的适者生存于强弱之间的缝隙里,在那里静观其变,并把灾难做成宏大的史诗。
(2020/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