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谢选骏文集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谢选骏: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体制内学者警告“去中国化”危机 文章遭秒删》(2020-04-10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
   
   中共体制内学者日前警告当局,由于官媒的错误舆论已损害了中共形象,而且中共还面临“去中国化”的危机。但该文发出不久就被删除。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4月8日,上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同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解放日报》理论部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上海外语学院党委书记等多名体制内学者,在上海开了一个高层沙龙,商讨目前国内外疫情的问题,最后提出九点共识。
   
   第一,本次疫情是人类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一定深刻影响全球未来。
   
   第二,疫情将持续发酵,但欧美疫情不足虑,危险的是第三世界,如果失控,死亡可能超过百万。
   
   第三,现在最需要全球一致抵抗疫情,团结起来支援后发国家。
   
   第四,对外敌视的外交战略更为危险。
   
   第五,传统的全球化受到严重挑战。
   
   第六,现在通过公开信息获取真相愈来愈困难,大量的信息都是被修改过的。
   
   第七,中国主流媒体生产了大量错误的知识,不但误导了中国公众,也误导了西方,损害了中国形象。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病毒起源美国论”、“全球感谢中国论”、“集体免疫不尊重人权”、“中国体制优越论”。
   
   第八,中共面临被全球“去中国化”危险。
   
   第九,最后全球是否“去中国化”不取决于欧美,取决于我们自己。但该文在大陆微博上流传不久,就被删除。好在该文还在海外的社交网站以及媒体保存。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员吴特表示,这些专家的话算体制内比较中肯的声音,涉及到了多方面的问题,“其中最后三点可以说是切中要害”。他说,“去中国化”不可避免。因为中共当局初期瞒报、迟报疫情,致使疫情全球流行;在疫情大流行后,中共又散布美国起源论和中共体制优越论,已经引发国际上的普遍反感,也会加剧其它国家和中国大陆的经济脱钩与政治疏离,这个过程的核心当然是去“中共化”。但是因为中共把自己和中国相捆绑免不了要波及一些普通中国人,这时明确与中共切割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但对于第九点的“去中国化”不取决于欧美,取决于“我们自己”,分析指出,这个很难实现。如果中共愿意承担责任,做出道歉和赔偿,不再隐瞒真实疫情,并且尽力帮助其它国家抗疫,兴许能亡羊补牢,不过很难指望中共有这样做的魄力。
   
   《美日政府不约而同呼吁 撤出中国,所有费用政府买单》(综合新闻 2020-04-11)报道:
   
   当地时间4月10日,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向全美呼吁: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应考虑撤离中国,美国政府提供全部的“搬家”费用支持。
   
   同一天,日本同样呼吁日本企业撤离中国。并宣布提供20亿美元的资金用以支持日企搬回日本,2亿美元支持日企搬离中国转向东南亚等亚洲其他地区。此外,美国司法部周五要求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撤销对中国电信美国分公司的运营授权,禁止其在美国的国际通信服务,因其涉及国家安全。
   
   这些事情的发生,最早的源头应该追溯到2018年美国在全球挑起贸易冲突。从彼时起,全球化的轨迹就已经悄然生变。尽管中国一直通过各种努力在推动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但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想法迥异。如今的美国,是逆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也是最强大的推动力量。
   过去三十年,经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产业分工和供应链的国际协作,最根本的动力在于资本在全球范围内追求:成本最优。中国作为人口红利强大的生产国,凭借其强大的要素成本优势(主要是劳动力),吸引了大量美国欧洲和日本的企业到中国建立工厂,进行制造生产。这种跨国合作的关系,要么是外资直接在中国国内设立工厂,如富士康(背后是苹果公司),要么是外资企业直接与中国本土公司签订生产订单合同。不同形式的合作都有,但本质上都是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提高产品的利润率。而中国庞大的劳动力市场,也借此迅速变现。对应到宏观上,是中国经济总量的迅速增长,中国经济的快速起飞,直到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国内的经济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改变。核心的问题在于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制造业的空心化,中产阶级收入增长乏力,民粹思潮开始泛起。特朗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台,其对应的是美国迫切希望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收入分配结构。
   
   在特朗普看来,收入分配结构后面,对应的产业结构。美国制造业的大量“外包”,是美国中下层人民收入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因此,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以制造业回流作为其重要的施政纲领。全球范围内挑起贸易冲突,尤其是与中国之间的关税战,是这些背景的自然结果。进入到这一阶段,全球产业分工和跨国公司跨境的资本配置,就不再是一个成本考量的问题了。
   
   2018年以来,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和经营,不得不考虑关税和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前景。如何规避这些不确定性,已经成为国际分工必须考虑的因素。换句话说,成本考量不再是一切。这正是特朗普希望看到的。
   
   而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又让全球化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让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直接意识到对中国的依赖有多严重。这才有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提到的,“美国不能再依赖任何国家,必须实现全方位的独立”。这种独立,自然也就包括了供应链的独立和制造业的独立。因此,可以想象,疫情后的时代,全球化的路径将更进一步地遭到破坏。“逆全球化”的思潮,无论在西方国家的政府还是民间,都将比疫情前,更加明显。
   
   以上就是中国最新一期政治局会议(4月8日)上,提出如下论断的背后逻辑: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要注意这里的关键措辞:1)较长时间。说明不是一个短期的权宜之计,是中长期的战略规划。2)外部环境变化。当然不止是疫情的境外流行和输入,也不止外部经济体经济下滑造成的外需压力。更包括由此带来的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深刻变化,核心就是“逆全球化”思潮的流行以及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重塑。这将深刻改变中国经济的长期运行轨迹。3)两个“准备”。既要有思想准备,又要有工作准备,这说明战略上战术上都必须行动起来。外部的变化,是已经在发生的事实,而且这种变化还会持续很久,思想上要有清醒的认识。某种意义上,中国经济的奇迹,是以经济全球化为依托的。有经济常识的都知道,全球的需求,对中国商品的消耗有多重要。虽然中国发展至今,外需对经济的贡献已经不如以往,但在技术领域,在就业方面,全球化依然对中国至关重要。短期来看,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会直接影响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增长压力。中长期来看,逆全球化会对中国“自力更生”,“扩大内需”提出更高的要求。从金融市场的表现来说,逆全球化思潮的流行,必然会伴随着中美贸易甚至其他层面全面博弈的升级,这对市场(尤其是中国股市)可不是什么好消息。2018年的A股熊市,在人们的记忆中,并不遥远。好在,当下全球都疲于应对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市场暂时还没有关注到更长远的逻辑。
   
   谢选骏指出:上述两则报道,都选择性地遗忘了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因此不懂所谓的“中国人口红利”——就是“六四人血馒头”;而所谓的“去中国化”,其实就是“去共产党化”。上述两则报道,都选择性地掩盖了一个事情——就是不去共产党化,中国无法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不消化六四人血馒头,中国无法实现产业升级。武汉起疫,使得“血债血偿的时候”作为迟到的正义,终于出现了——可以说这是上帝的裁决,用以纠正人间的冤假错案。几万无辜的人因为武汉病毒的外泄而死,但是难道,几万六四亡魂不也是同样无辜吗?这是为了让世人再度看到30年历史的伤口——这个伤口一直流血,连本带利,三十年来已经造成了上百万的伤亡!它的最新受害者,就是所有“为新冠武汉肺炎而伤亡的人们”!“血债血偿”的含义之一,就是“用新债去偿还老债”、“用病毒疫情的流血去提请世人缅怀六四的血债”!血债血偿的债务如果尚未清算,世界的流血不会停止了。
(2020/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