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谢选骏文集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谢选骏: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男子出狱 30余网红公司想签他》(2020年4月19日 网易新闻)报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4年多前,手被铐着的周某面对镜头时说的话,点燃了网络。在他入狱服刑后,他竟俨然成为一个传说。


   
   4月18日,周某出狱。关于他出狱的消息,半个多月前就有网友发声、媒体报道了。出狱这天,除了他的家人,还有网红经纪公司等来到了现场,200万签约、综合开发、直播提成、保时捷和玛萨拉蒂跑车的轰鸣声,让现场周某的亲属们有些困惑。
   
   不过,大家都没有见到周某。监狱方面说,考虑到疫情防控,周某已经于当天早上6点半由户籍地司法所接回。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男子出狱 30余网红公司想签他——关于周某的传说:“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点燃网络!
   
   柳州监狱监管区在距离社冲乡镇大约一公里外的地方。镇上的小酒店店主告诉记者,这里经常会有刑满释放人员的家属朋友来居住。和乡镇更近的是监狱办公区。“最近来我们这里问他的,有好几拨了。”4月17日下午,广西柳州监狱大厅里,一位负责接待的警员告诉记者道。警员提到的“他”,是面对镜头说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男子周某。2015年入狱后,按照判决,他将于2020年4月18日出狱。
   
   自从说过“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这句话后,周某引发了网友关注,尽管只是在荧屏上一晃而过,入狱服刑后,周某却俨然成为一个传说。网上,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贴吧,有属于他的微博、抖音话题,有他的表情包和各种p的海报,有他头像的T恤……
   
   前述民警说,最近来问这位周某的,除了媒体,更多的是做直播和拍抖音的人。记者注意到,一公里外的监管区门口,工作人员也对来询问接人事宜的陌生人格外警觉。对于周某的信息,警员表示不便多说,“说了就是泄密。”
   
   周某4月18日出狱的信息被官方确认后,记者注意到,贴吧、微博上,不少网友在键盘上敲出字,有倒计时的,也有彼此呼唤着要到现场接周某出狱的。
   
   没接到周某——兄长:以前每次出狱都是我接的他——上午8点,记者来到柳州监狱监管区门口时,停车场里,已经有广西南宁、广东的外地号牌车辆停在里面。南宁车牌的车里,坐着四五个年轻男子,驾驶座上的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周某的堂哥,“他的亲哥在后面,待会就要到。”他打了个哈欠,“我们来早了。”不多会,另外两辆南宁的车开到了监管区停车场,有大约六七个人从车上下来。“周某的哥哥、朋友到了。”堂哥介绍。下车后,周某的其中一名兄长拎着新买的衣服,和其他亲友一起径直走向监管区门口。不过,他们并没有接到周某。和门口的狱警沟通后,他们退回了停车场路口;很快,狱警也将警戒线的牌子从监管区门口移到了停车场路口。“监狱说,今天的释放人员已经在早上6点半全部送走了。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啊。”周某的一个哥哥蹲在路边,和其他亲友商量着。他们的聊天中提到,周某被户籍地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司法所的接回去了。这让亲友们有些惘然,接着各自开始打电话确认。“考虑到疫情防控,最近的释放人员都是这样操作的,由户籍地司法所直接接回当地。”监狱一名民警解释,“他已经不在监狱里了,你们快回去吧。”
   
   周某的家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其中一名兄长和其他亲友先行回老家,“到老家看是不是真回去了。”留下另一名兄长和堂哥,“我们希望等到相关部门的正式确认电话,再回老家。”这位兄长说,前面几次弟弟出狱都是他接的,“不能说这次见不到人吧?”
   
   豪车狱外等候——30多家网红、直播公司想签他——一起等候的,还有来自各地的网红经纪公司、直播平台的人。上午8点过,周某的亲友刚到,便有一名男子靠近询问。“早上6点半已经送走了。”他不时走向周某的两个蹲在路边的兄长,“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和他签约,200万,价格还可以谈。”这名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四川成都的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网红经纪公司的,主要是影视文化方面。”他们前一天到的柳州,“还有两路同事,一路在南宁,另一路在网上传的另一所他服刑的监狱那里;希望和他签约后综合开发。”
   
   与周某兄长同来的,其实还有两名南宁当地的网红直播公司人员。他们也满怀希望,想与周某签约,进行直播的策划操作。周某的一名兄长与他们聊得很亲近,一度坐上车私聊。“周某很听他这个哥哥的话。”一名公司人员告诉记者。焦急等待的间隙里,通往监狱监管区的路上响起了轰鸣声。一辆玛萨拉蒂和一辆保时捷敞篷跑车开了进来,车上七八个年轻人注意到周某的兄长后,很快走了过去,用广西话聊起来。“我们是柳州本地的。”在两辆跑车前方,其中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们是当地的一个跑车俱乐部,同时也在做网红孵化。“我们希望与周某合作。”他们强调,考虑到周某“不可能打工”,他们提出的是“合作”,“做直播,扭转他的思想,当做老板来做。”“我们要改造他。”另一名成员说道。他认为周某在监狱里改造得还不够,“要不然怎么进去4次了呢?”
   
   对于传媒商业公司甚至跑车的蜂拥而至,周某的一个兄长表示已经不陌生了。他说,目前为止已经有30多家类似的公司接触过他们家属,甚至还有人开着法拉利、布加迪等跑车到他们村去的,200万、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还有一些令他困惑的名词,例如“直播提成”。他直言:“说实话,我们也搞不懂。”
   
   引发争论——网友:有前科的人做直播合适吗——“200万签约,我们做过评估的。”来自四川成都的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说道。他注意到,此前网上有人模仿周某的脸做直播,“也挣了钱。”但周某做直播也有一些风险,“考虑到周某的实际情况,直播也有可能面临封杀。”记者注意到,网上有人发帖希望能找到周某;一些网友判断,周某出狱后肯定会做直播——这个话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一个曾因为抢劫、盗窃入狱的人,做直播合适吗?也有网友认为,即使是有前科的人,也有重新开始的权利。甚至有人为周某直播出主意:直播带货卖电动车,或者发出正能量的声音,“不要再违法了。”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纠缠着大家:直播也是打工,周某会去吗?
   
   周某其人:兄长称他有头脑,没遇到好人引导——上午10点过,监狱监管区一名工作人员拎着包经过停车场,看到周某的兄长后,很清楚地就说出了周某的信息,“他进来好多次啦。”得知现场等待的还有商业公司的人,他笑了,和他们喊话:“怎么包装都没有用的,不用包装了——听我的没错。”对弟弟周某,这名兄长说,家里一共6个孩子,“弟弟只上到三年级,下半学期都没有上完。”不过,在他看来,弟弟是很有头脑的人。“他以前捉蛇、捉青蛙卖,能比别人多出几倍。”他表示,监狱里有图书室,周某会去看书。家人常来看周某,“他精神状态很好,头发短了,胡子还在。”据兄长称,周某知道自己在网上很“红”,“他懂的。”令他有些惋惜的是,弟弟走上社会后,“没有遇到好人引导他走上正途。”他表示,弟弟虽然回家少,但是每次身上有钱了,回家都要给父母买东西,“很记挂家里的。”
   
   中午11时,接到家里的电话,得知周某确已被接回后,周某的兄长和堂哥也开车离开监狱。记者了解到,周某户籍地的司法所表示,周某出狱后将被重点关注,司法所将为刑满释放人员提供帮教,帮助其更好融入社会。
   
   谢选骏指出:人们都说1980年代是一个自由主义的黄金时代,六四屠杀结束了一切。但是,像上述这样的“反主流”、“非政府”事态,在1980年代最开放的时候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何况1980年代还夹杂着“严打”、“反自由化”的反动逆流——邓小平死亡(1997年)时代比毛泽东死亡(1976年)时代的“社会进步”,还远远比不上“邓小平死前到现在2020年的“社会进步”,由此可见,毛邓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别说“饥荒文革的毛匪时代”了,“六四屠杀的邓匪时代”也回不去了。
(2020/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