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上訪的結果就是進收容所。有個陸正,撿拾了一家煙廠廢棄不用的大半截鏽水管,被捉將官裏收審拷打二十多天,所有財產都被村幹部強制沒收、變賣。他釋放回家淪為流浪漢,一怒之下狀告公安局。南充中院在輿論壓力下判他勝訴,公安局卻堅持「不予賠償」。他再次起訴,獲賠五千多元,但興訟多年欠下八萬多元債,為此去成都、北京上訪,以乞討、擦鞋為生,病倒在街頭還被巡警毒打。宜賓農夫田志光建屋挖地基時挖出兩大罐金元寶,事為官府偵悉,將田氏兄弟打成盜墓賊,他在收審所關了三個半月,被獄霸打得蛻了幾層皮,用煙頭燙耳毛、鼻孔與肛門,還往穀道塞花椒粉。他熬不住刑屈打成招後,金元寶被公安吞沒,回到家裏才知親弟弟也被打成一身內傷,母親被氣瘋。他控告共產黨的專政機關是活地獄,可是上訪十年無處受理。內江縣農民楊繼年,九歲時被誣偷羊,被胡亂判刑十年,因不認罪,被加刑四次,從一九五七年關到一九九一年,坐了卅四年牢,出獄時左膀子殘廢,左腳也打跛了。他回到農村才知全家老少都已於六二年餓死,家產已歸集體,村長拒絕安置,村長說:你告到江澤民那兒也沒用!他回勞改隊要求重新入獄又被拒,此後上訪幾十次,申訴七百多次,均不得要領,最後在北京上訪村破屋中遭遇火災被燒死。涪陵有個鍾姓教師被指控強姦女學生,屈打成招後投入死牢,鐐銬加身十六個月。在綁赴刑場的前夜,高院下達重審令,原來受害人翻供並狀告公安局製造偽證冤枉好人,重審結果是改判死緩!
    現在有人懷念毛澤東,其實毛澤東是冤假錯案的始作俑者。北大著名右派、「百花學社」負責人陳奉孝在《夢斷未名湖》中回憶,他在通縣新生鞋廠中有個獄友,原來是蘇聯駐華大使館的雜役,因為長得高大英俊,被大使館一秘夫人看中,姦情穿幫後,法官稱國際影響極為嚴重惡劣,要判他死刑,經一秘夫人一再求情,且承認是她主動勾引被告,最後還是重判為死緩。
    陳奉孝的世伯于省初在一九五一年鎮反時被槍斃,事緣一九四九年一月徐蚌會戰失利,國軍第十三兵團司令官李彌化裝逃到山東濰縣,舊識于省初以濰縣工商聯副主任委員身份將李藏在自家地窖中,還給他開了個路條,使之逃出生天。李彌到青島後,《民言報》登出大標題消息「濰縣民心不死,送李將軍回青」,事為青島的中共地下黨偵悉底細,于省初遂遇難。徐蚌戰役中,國軍被俘將領尚未祭刀,于省初卻因庇護一位國軍將領而被殺,可見共產黨之草菅人命!
    鎮反運動槍殺了國府軍政人員三百萬,據葉少華《紅塵白浪》一書記載,在他福建寧化縣故鄉,一個土改隊長就是一個具有生殺予奪大權的土皇帝,連一個普通民兵也可以隨便把一個得罪過他的地主拉到後山崗去槍斃。行刑時,學校還停課強迫學生去觀看「受教育」。起初是用槍射擊受刑人的後腦,使用開花彈;後來愈殺愈多,一個個槍斃已來不及,便排成隊用輕重機槍掃射。寧化縣的上壩體育場,一次就殺了一百多人,葉少華親見一位死者身上打穿了七八個血洞,穿著學生服,年齡至多十五歲,背上插著竹標籤「現行反革命份子」。國軍寧化縣縣長兼保安團團長謝某,率領部下與共軍血戰,六出六進縣城,在一個陰雨天被圍,寧死不屈,殺身成仁。共產黨把謝縣長遺體釘在床板上,用繩子吊在L形支架上,豎到縣城大壩的體育場曝屍十日,其姪兒被誅連殺害,連姪孫都被誣為「暴動集團司令」,險些處死。另一位王縣長被槍決後,其妻被共軍輪姦致死,兒子打成右派判刑十三年。


(2020/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