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胡志伟文集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有關第三勢力的上層人物,經常見報的不下三百人,其中有勇氣在自傳或口述歷史中坦承自己拿過美國中情局的錢、加入過第三勢力的,僅張發奎、黃宇人、程思遠三人而已;李宗仁只是在一九六五年七月二十日回歸大陸的機場聲明中提了一句「一度在海外參加推動所謂第三勢力運動」,另有一個朱淵明在《新聞天地》週刊以筆名焦大耶寫了連載十二期共八萬字的參加第三勢力親歷記——<第三百六十一行買賣>。其他人對那一段經歷都捂捂蓋蓋、諱莫如深。嘗鼎一臠,我們現在見到的中國傳記——行狀、行述、行誼、事略、家傳、傳略、自述、誄辭、墓表、墓誌銘、神道碑、褒揚令等等,多係善頌善禱,力求避忌,不講真話,有些是身死後由旁人代撰或以相當潤筆之資換來的諛墓之文,既騙死者,又哄生人,自然就文多雷同,使讀者興趣索然了。
    《雪萊傳》的法籍作者說:「任何一個人在自己的侍僕的眼中都不是偉大。這並不能證明世界上沒有偉人,而只能證明偉大的僕人太少而已。關於應否忠於傳記主人公的問題,可引援約翰遜博士的話:『每一篇故事的價值都仰賴著它的真實性,一篇故事就是一個人或一般人性的肖像;如果是虛假的,它便不是任何東西的肖像了。』當然,在某些情形之中,說實話是很使人痛苦的事,其原因或由於對死去的朋友的尊敬,或由於勢將觸怒仍在人世的他的妻兒。遇到這種情形,辦法很簡單:這部傳記不必寫了。如果寫,就必須要照實寫。」(註38) 2003年張孝權病故後,我在香港某刊撰文《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據實敘述並無謬誤,但他生前的女友孔某見了立即來電詈罵不絕,後來每在公眾場合遇見她盡皆怒目而視。由此可見,照實撰寫傳記,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成王敗寇論是傳記大忌 傳記同政府公報、戰報、新聞報導等都是出於人手,因而都會在不同程度上反映出人性的弱點:好爭功諉過、好隱惡揚善、好誇誇其談。其次,不少歷史學家往往會偏向勝利者一方,以成王敗寇的觀念來竄改歷史,賢明若司馬遷者尚不免此一疵病。例如他在《史記》之<項羽本記>中渲染「項羽引兵西屠咸陽……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受此感染,於是便有九百多年後的唐朝詩人杜牧作<阿房宮賦>云:「楚人一炬,可憐焦土」。然而,根據考古學家近年的勘探與發掘,現已基本確定,秦阿房宮遺址前殿的發掘中並無大面積火燒土的痕迹,亦即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近代史也何嘗不是如此,抗戰初期八路軍一一五師林彪部在「平型關以六千多人的兵力殲滅日軍一個輜重隊與汽車隊二百多人」,即長期被誇大成平型關大捷殲日軍三千多人」。其實,其實,當年參加平型關戰役的國軍共有六個師,八路軍一一五師僅奉命攻擊日軍側翼,而從正面拒敵的乃是中央軍八十四師和七十三師,其戰況之慘烈、戰果之輝煌絕非一一五師伏擊日軍輜重隊所能比擬。又如百團大戰,大陸的歷史書稱斃傷日軍兩萬餘人,破壞鐵路四百七十四公里;然而從當時的文獻資料與敵方檔案查考,八路軍僅投入十一個團,破壞鐵路僅四十六公里,斃傷日軍僅三千左右。當年敵強我弱,爲了鼓舞民心士氣,戰果報導有所誇大,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時隔三份之二個世紀,我們編纂歷史時,絕不可以訛傳訛、以假亂真。
    創造歷史的人不宜自己編寫歷史 傳記作品失實的另一原因是史學家往往忽略了「隔代修史」的古訓,由創造歷史的人自己去編寫歷史,不免會出大錯。我們從《崇禎長編》知,袁崇煥是以「通敵謀叛」的罪名被處磔刑的,京師百姓爭食其肉,開膛破肚,骨肉俱盡,止剩一首還要傳視九邊,兄弟妻妾被流放,家財盡沒入官,自然沒人爲他鳴冤喊屈。直至七十二年後天下大定,康熙四十一年(西元一七○二)清廷內務府才泄露了皇太極的宮廷秘密,原來袁崇煥被磔是崇禎帝誤中了後金的反間計。設若皇太極的孫兒康熙帝不吐露真相,今人可能仍把袁崇煥視爲賣國賊的。


   
   
    李秀成親供的復原 史料作假的另一例子是太平天國後期的臺柱子、忠王李秀成被俘後,奉曾國藩之命寫了一份供狀,其內容有多項是同曾國藩原先的奏章不符,而欺君之罪是要砍頭的。所以曾國藩、國荃兄弟故意擅自處決了李秀成,然後由貼身幕僚將這份供詞作了竄改,還親自用朱筆刪除一萬多字,最後將刪定的鈔本寄往安慶,令其子紀澤立即刊刻發行。此後九十年內,李秀成供詞出現廿多種不同的版本,有些亂刪妄增,面目全非。到一九六二年,任台大教授的曾國藩曾孫曾約農把珍藏了近一個世紀的《李秀成親供手迹》拿出來,交予臺灣世界書局影印問世,這才使人們發現,即使最接近真迹本的同治安慶刻本,也與原件內容相差甚遠。曾國藩未將此真迹付之一炬,這是他可敬之處。由此推算,乾隆帝藉編纂《四庫全書》,焚毀了對滿清不利的書籍五百八十三種、一萬三千六百八十二卷,再加刪掉的有關明清兩代的史實以至遼金元的歷史紀事,對於歷史研究所造成的巨大損失可謂罄竹難書!
    這類焚琴煮鶴的蠢事,在外國也發生過:
(2020/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