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十七、僥倖與幸運]
胡志伟文集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一九二七年八月,參加南昌暴動被遣散的羅瑞卿在武漢染上斑疹傷寒,經四川同鄉解囊相助,送仁濟醫院急救,昏迷十幾個晝夜才脫離險境;一九三一年五月他擔任紅十一師政委,在觀音崖反擊國軍第二次圍剿時臉部中彈,傷口化膿,臉腫得不能說話,吞嚥也十分困難,又併發了肺炎,經山中一名老中醫以中草藥五副治癒。中共建政後,羅瑞卿執掌大陸政法、公安大權,他主持起草、經毛澤東簽署的《懲治反革命條例》中,所列應判死刑的條款多達十條十七款,比明末流寇張獻忠的「七殺碑」更為煩瑣。在一九五一年鎮反期間,他在人民日報撰文,要求各級公安部門「堅決處死」「限期完成」,毫無法治觀念可言,以致殘殺了兩千六百萬無辜同胞。設若羅在兩次大病中亡故,鎮反運動未必執行得如此兇殘。
    一九二九年中共黨員錢壯飛以美人計收買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獲委為該科機要秘書,直接打入了國民黨的心臟。國軍第一次圍剿江西蘇區時,錢壯飛及時竊取了圍剿計劃,致使國軍第十八師師長張輝瓚中伏被捕慘死;第二次圍剿也因軍機被盜而失利。
    一九三一年四月廿五日錢壯飛值夜班,夜十時許忽然按武漢發來之六封給陳立夫、徐恩曾的加急電報,註明須由徐主任親譯。錢壯飛心知有異,乃用偷攝的密碼影本將電文迅速譯出,電報由武漢行營主任何成濬拍發,第一封云「黎明(顧順章化名)被捕並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內可將中共中央機關全部肅清」;第二封云「明早派軍艦將顧順章解送南京」。錢估計這艘軍艦廿七日上午抵達南京,調兵遣將最快廿八日才能在上海舉行大搜捕,乃即透過特科二科科長陳賡急告中共中央軍事部長周恩來。周緊急召集中央特委舉行擴大會議,決定中央政治局、中央各部、江南省委、共產國際遠東局等幾十處中共中央駐滬機關與各方負責人、機要人員五百餘人立刻疏散,顧順章熟悉的幹部盡快撤離上海。廿五日是星期六,徐恩曾帶情婦赴滬度週末,錢壯飛恰巧截獲密電挽救了中共,也改寫了中國近代史。設若周恩來、康生等中共智囊在一九三一年春落入法網,廿世紀的中國又是一番光景,抗戰、韓戰、越戰都未必會爆發。
    一九三四年七月,紅十六軍軍長孔荷寵棄暗投明。江西省主席熊式輝讓他為國軍轟炸機領航,飛赴紅都瑞金沙洲壩轟炸中華蘇維埃大會會場。毛澤東等匪酋因大會休會而倖免。


   
    一九三五年,中共內部張國燾與毛澤東派系鬥爭白熱化,前者兵力多過後者十倍,張欲揮師南下,毛則計劃北上。九月九日張國燾發密電給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指示陳勸毛澤東與其一併南下,「如他們不聽勸告,應監視其行動。若堅持北進,則應開展黨內鬥爭,徹底解決之」。當時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參謀長葉劍英是毛澤東派入張國燾部隊的一枚「釘子」,截獲此密電後立即連夜策馬飛奔,前往毛澤東駐地密告。毛大驚失色,當夜即率紅三軍秘密北上,迅速逃離險境。設若葉劍英未截此電,張國燾早已處決老毛,憑張國燾的本事,絕無席捲天下之可能,八千萬人慘死之悲劇怎會發生?
    一九四五年六月,毛澤東派中共華東局情報部部長楊帆赴南京,與日寇華北佔領軍副統帥今井武夫會談。當時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節節失利,在中國戰場又苦於戰線過長補給困難;為阻止國軍反攻,日方希望與新四軍在南方達成局部和平協議,並願意讓出蘇北八個地區給中共;若一切順利,這一模式將推廣到華北與東北,形成日本與中共在中國戰場全面合作。日軍只提出一點要求:一旦美軍在中國沿海登陸,共軍須與日軍配合狙擊美軍。兩個月後,日本無條件投降,日方的要求便自告吹。設若裕仁下不了投降決心,共軍與美軍在連雲港接戰是完全可能發生的事,共軍怎能奪佔大陸國土?
    一九四八年五月初,國軍B25轟炸機根據情報轟炸毛澤東在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的住所,擲下五顆炸彈,其中一顆落在毛澤東住所院子裏,門窗玻璃均被炸碎,屋內暖水瓶被彈片炸爛。幸虧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及時把老毛用擔架擡進防空洞,否則老毛已死於炸彈,此後的中國歷史定是另一番模樣。
    一九四七年國軍胡宗南部十五個旅十四萬人進攻延安,中共中央機關分三路撤退。六月七日第廿九軍軍長劉戡率清剿部隊直撲毛澤東駐地——陝北安塞縣王家灣,毛澤東西撤前安排中共中央直屬支隊司令部副參謀長汪東興帶領一個加強排斷後。汪在楊嶺嶗灣制高點設伏狙擊劉戡前衛部隊一個團,又在王家灣後面山頂上設防狙擊繞道進剿的國軍。正巧下了暴雨,山洪暴發,狙擊加上大雨,使國軍清剿計劃推遲了十二小時,為毛周撤離王家灣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若無山洪暴發,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如釜底游魚,必死無疑。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杜聿明集團南下被困於青龍集,因補給匱乏、糧彈俱絕,不幸連天雨雪直至廿八日,連續十日無晴天,機械化兵團寸步難行,空投亦被迫停頓,數十萬大軍在飢寒交迫、慘絕人寰情況下,瓦解冰消。設若天晴氣爽,杜聿明未待共軍合圍,早已突出重圍。則戰事仍有可為,至少江南可保。
    一九四一年楊帆在新四軍軍部擔任軍法處副處長兼鹽埠行政公署保安處長時,曾向中共中央報告藍蘋在上海的劣跡。電報落在藍蘋的同鄉康生手裏,康為取悅毛澤東,便積壓了這封密電。延安整風時,康生電示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收押楊帆,以圖殺人滅口。當時饒同新四軍軍長陳毅鬧磨擦,楊帆則親近陳毅,饒即逮捕楊帆,而且上了鐐銬。當時審查小組成員、華中局情報部部長潘漢年愛才,見事有蹊蹺便將關押了十個月的楊帆開釋,讓他重回保衛部門。一九五○年楊帆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在常務副市長潘漢年指導下,主宰了鎮反運動的全過程,上海的殺戮是全國各大城市中最殘忍的:一九五一年四月廿七日至廿八日,他出動警備部隊、公安部隊等三萬六千人組成四千四百個小組在全市三十多個行政區逮捕了國特八千四百九十九名,其中有些跟蹤追捕五六十里。四月廿九日他在逸園召開公審大會,親自作了〈必須嚴厲鎮壓反革命〉的報告,翌日上海市軍管會處決二百八十五名國特。自四月廿九日至十月底,僅全市工廠企業就逮捕國特五千七百四十七名,其中六百六十八人被槍決。楊帆主持的華東局審訊委員會,裝置了各種機械化、現代化的刑具,千千萬萬無辜民眾在此被打斷骨頭、(電刑)擊傷臟腑,嘔血成盆,有的被水刑浸得腿腳腫成海綿狀,有的被吊得七孔流血昏厥百幾次;對女性政治犯施行花針刺乳、火燒陰毛、燒紅鐵棍插進陰道等酷刑,還使用曠古未聞的輪姦刑——派十名壯漢輪流施暴不歇,比起日本鬼子還有過之無不及。設若饒漱石當年硬下心腸殺了楊帆,至少上海的鎮反運動不會由楊帆這樣的禽獸蛇蠍來主持。楊帆的下場並不妙,他的下半生是在紅色監獄中度過的,出獄時六十六歲,已神志不清;潘漢年坐牢二十二年,死於湖南茶陵縣勞改茶場。冥冥之中,似有天譴。
(2020/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