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十七、僥倖與幸運]
胡志伟文集
·中共現當權派需要一個英籍華人為它們搖旗吶喊
·忠貞廉潔 剛毅樸實
·蔣公親臨靈堂弔祭,賜匾「功著旂常」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嚴幼韻的祖父嚴信厚做過李鴻章的幕僚
· 前夫壯烈成仁 後夫名揚中外
·楊光泩為國軍將士的冬衣和藥品募集了一萬兩千美元
·嚴幼韻終於堅持到日寇敗亡
·張學良口述自傳記述的顧嚴苦戀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黃蕙蘭同軍閥張宗昌有一腿
·嚴幼韻慈悲為懷
·顧維鈞摘戰犯帽 楊光泩重修陵墓
·如果沒有杜魯門對國府禁運軍火武器兩年,蔣介石絕不會兵敗大陸,也不會有對
·嚴幼韻對中華民國過於涼薄
·出版中文版嚴傳的中和出版社胸無點墨、不知丁董
·——介紹衣復恩將軍《我的回憶》——
·四平戰役時出動百多架次投擲炸彈逾百噸
·執行大陸偵照任務二二O次遍及大陸卅餘省
·南越副總統阮高祺曾係衣復恩將軍麾下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一九二七年八月,參加南昌暴動被遣散的羅瑞卿在武漢染上斑疹傷寒,經四川同鄉解囊相助,送仁濟醫院急救,昏迷十幾個晝夜才脫離險境;一九三一年五月他擔任紅十一師政委,在觀音崖反擊國軍第二次圍剿時臉部中彈,傷口化膿,臉腫得不能說話,吞嚥也十分困難,又併發了肺炎,經山中一名老中醫以中草藥五副治癒。中共建政後,羅瑞卿執掌大陸政法、公安大權,他主持起草、經毛澤東簽署的《懲治反革命條例》中,所列應判死刑的條款多達十條十七款,比明末流寇張獻忠的「七殺碑」更為煩瑣。在一九五一年鎮反期間,他在人民日報撰文,要求各級公安部門「堅決處死」「限期完成」,毫無法治觀念可言,以致殘殺了兩千六百萬無辜同胞。設若羅在兩次大病中亡故,鎮反運動未必執行得如此兇殘。
    一九二九年中共黨員錢壯飛以美人計收買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獲委為該科機要秘書,直接打入了國民黨的心臟。國軍第一次圍剿江西蘇區時,錢壯飛及時竊取了圍剿計劃,致使國軍第十八師師長張輝瓚中伏被捕慘死;第二次圍剿也因軍機被盜而失利。
    一九三一年四月廿五日錢壯飛值夜班,夜十時許忽然按武漢發來之六封給陳立夫、徐恩曾的加急電報,註明須由徐主任親譯。錢壯飛心知有異,乃用偷攝的密碼影本將電文迅速譯出,電報由武漢行營主任何成濬拍發,第一封云「黎明(顧順章化名)被捕並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內可將中共中央機關全部肅清」;第二封云「明早派軍艦將顧順章解送南京」。錢估計這艘軍艦廿七日上午抵達南京,調兵遣將最快廿八日才能在上海舉行大搜捕,乃即透過特科二科科長陳賡急告中共中央軍事部長周恩來。周緊急召集中央特委舉行擴大會議,決定中央政治局、中央各部、江南省委、共產國際遠東局等幾十處中共中央駐滬機關與各方負責人、機要人員五百餘人立刻疏散,顧順章熟悉的幹部盡快撤離上海。廿五日是星期六,徐恩曾帶情婦赴滬度週末,錢壯飛恰巧截獲密電挽救了中共,也改寫了中國近代史。設若周恩來、康生等中共智囊在一九三一年春落入法網,廿世紀的中國又是一番光景,抗戰、韓戰、越戰都未必會爆發。
    一九三四年七月,紅十六軍軍長孔荷寵棄暗投明。江西省主席熊式輝讓他為國軍轟炸機領航,飛赴紅都瑞金沙洲壩轟炸中華蘇維埃大會會場。毛澤東等匪酋因大會休會而倖免。


   
    一九三五年,中共內部張國燾與毛澤東派系鬥爭白熱化,前者兵力多過後者十倍,張欲揮師南下,毛則計劃北上。九月九日張國燾發密電給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指示陳勸毛澤東與其一併南下,「如他們不聽勸告,應監視其行動。若堅持北進,則應開展黨內鬥爭,徹底解決之」。當時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參謀長葉劍英是毛澤東派入張國燾部隊的一枚「釘子」,截獲此密電後立即連夜策馬飛奔,前往毛澤東駐地密告。毛大驚失色,當夜即率紅三軍秘密北上,迅速逃離險境。設若葉劍英未截此電,張國燾早已處決老毛,憑張國燾的本事,絕無席捲天下之可能,八千萬人慘死之悲劇怎會發生?
    一九四五年六月,毛澤東派中共華東局情報部部長楊帆赴南京,與日寇華北佔領軍副統帥今井武夫會談。當時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節節失利,在中國戰場又苦於戰線過長補給困難;為阻止國軍反攻,日方希望與新四軍在南方達成局部和平協議,並願意讓出蘇北八個地區給中共;若一切順利,這一模式將推廣到華北與東北,形成日本與中共在中國戰場全面合作。日軍只提出一點要求:一旦美軍在中國沿海登陸,共軍須與日軍配合狙擊美軍。兩個月後,日本無條件投降,日方的要求便自告吹。設若裕仁下不了投降決心,共軍與美軍在連雲港接戰是完全可能發生的事,共軍怎能奪佔大陸國土?
    一九四八年五月初,國軍B25轟炸機根據情報轟炸毛澤東在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的住所,擲下五顆炸彈,其中一顆落在毛澤東住所院子裏,門窗玻璃均被炸碎,屋內暖水瓶被彈片炸爛。幸虧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及時把老毛用擔架擡進防空洞,否則老毛已死於炸彈,此後的中國歷史定是另一番模樣。
    一九四七年國軍胡宗南部十五個旅十四萬人進攻延安,中共中央機關分三路撤退。六月七日第廿九軍軍長劉戡率清剿部隊直撲毛澤東駐地——陝北安塞縣王家灣,毛澤東西撤前安排中共中央直屬支隊司令部副參謀長汪東興帶領一個加強排斷後。汪在楊嶺嶗灣制高點設伏狙擊劉戡前衛部隊一個團,又在王家灣後面山頂上設防狙擊繞道進剿的國軍。正巧下了暴雨,山洪暴發,狙擊加上大雨,使國軍清剿計劃推遲了十二小時,為毛周撤離王家灣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若無山洪暴發,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如釜底游魚,必死無疑。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杜聿明集團南下被困於青龍集,因補給匱乏、糧彈俱絕,不幸連天雨雪直至廿八日,連續十日無晴天,機械化兵團寸步難行,空投亦被迫停頓,數十萬大軍在飢寒交迫、慘絕人寰情況下,瓦解冰消。設若天晴氣爽,杜聿明未待共軍合圍,早已突出重圍。則戰事仍有可為,至少江南可保。
    一九四一年楊帆在新四軍軍部擔任軍法處副處長兼鹽埠行政公署保安處長時,曾向中共中央報告藍蘋在上海的劣跡。電報落在藍蘋的同鄉康生手裏,康為取悅毛澤東,便積壓了這封密電。延安整風時,康生電示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收押楊帆,以圖殺人滅口。當時饒同新四軍軍長陳毅鬧磨擦,楊帆則親近陳毅,饒即逮捕楊帆,而且上了鐐銬。當時審查小組成員、華中局情報部部長潘漢年愛才,見事有蹊蹺便將關押了十個月的楊帆開釋,讓他重回保衛部門。一九五○年楊帆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在常務副市長潘漢年指導下,主宰了鎮反運動的全過程,上海的殺戮是全國各大城市中最殘忍的:一九五一年四月廿七日至廿八日,他出動警備部隊、公安部隊等三萬六千人組成四千四百個小組在全市三十多個行政區逮捕了國特八千四百九十九名,其中有些跟蹤追捕五六十里。四月廿九日他在逸園召開公審大會,親自作了〈必須嚴厲鎮壓反革命〉的報告,翌日上海市軍管會處決二百八十五名國特。自四月廿九日至十月底,僅全市工廠企業就逮捕國特五千七百四十七名,其中六百六十八人被槍決。楊帆主持的華東局審訊委員會,裝置了各種機械化、現代化的刑具,千千萬萬無辜民眾在此被打斷骨頭、(電刑)擊傷臟腑,嘔血成盆,有的被水刑浸得腿腳腫成海綿狀,有的被吊得七孔流血昏厥百幾次;對女性政治犯施行花針刺乳、火燒陰毛、燒紅鐵棍插進陰道等酷刑,還使用曠古未聞的輪姦刑——派十名壯漢輪流施暴不歇,比起日本鬼子還有過之無不及。設若饒漱石當年硬下心腸殺了楊帆,至少上海的鎮反運動不會由楊帆這樣的禽獸蛇蠍來主持。楊帆的下場並不妙,他的下半生是在紅色監獄中度過的,出獄時六十六歲,已神志不清;潘漢年坐牢二十二年,死於湖南茶陵縣勞改茶場。冥冥之中,似有天譴。
(2020/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