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藍蘋是一九三七年一月底到達西安的,她向中共西安市委委員徐明清申述自己在上海無事可做,又已經與唐納分手。徐明清把藍蘋的情況向組織作了彙報,幾天後她被批准奔赴延安,從此改名江青。延安的報紙《紅色中華》登載了一批文化界人士從國統區來到延安的消息,其中有江青的名字,徐明清說改名的原因是「青出於藍的意思」。不久,江青同她的山東諸城老鄉康生聯繫上了,常去康生那兒,康生拉胡琴,江青唱京戲。江青本來不會唱京戲,康生為了拉皮條,就讓她學唱京戲,還邀毛澤東來看戲,看來看去,毛就把江看上了。毛江聯姻是在黨內一片反對聲音中冷冷清清辦的。結婚那天擺了兩桌酒菜,可是新郎毛澤東沒有出面,只有新娘江青向到場者表示謝意,李昌(中共建政後官至中科院副院長、黨組書記、中紀委書記)是出席酒席者之一。四人幫猖獗時,謝覺哉曾後悔當年沒有強迫把賀子珍留下來。于光遠一九四二年與江青去陝北綏德時同行,一九五一年又同當時任中宣部電影處處長的江青一起出席部長辦公會議,他的回憶錄是可信的。文革初,于光遠同中宣部的「牛鬼蛇神」一起住進了設在車公莊北京市委黨校大院的「牛棚」中,六名「黑幫」同囚一室,同室的中宣部出版處處長包之靜沒遮攔地說,他和江青在上海的亭子間上過床,可是到北京後她就不理他了。同室五個「黑幫」批判包之靜,說你是不是還妄想江青保你?幸虧她把你忘了,否則你就沒命了。包之靜還說,這件事告訴過上海的汪道涵。有一次于光遠去上海問過汪道涵,汪說確實早就聽包之靜講過刁這事。于光遠說,如果那間牛棚有竊聽器,他們六人就全部會被打成「現反」。在文革十年中,所有與藍蘋有關的朋友全部都遭殃,連她的女傭秦桂珍都不能倖免,唯獨賞識藍蘋的才華、拔擢她當話劇《大雷雨》女主角卡特琳娜的大導演章泯安然無恙。一般認為,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黃敬,今上海市委書記俞振聲之父)、唐納、章泯、趙丹、康生,倘將包之靜那樣的一夜情份子都算上,恐怕能坐滿幾圍酒席。
(2020/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