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胡志伟文集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痛斥學界敗類 反對竄改史實
·聯合國裡的華人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翟鳳陽召集了一千多次緊急會議
·賴璉在美組織千人反共大會
·虎報記者官至聯合國的司長
·聯合國是個超級間諜窩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香港作家
·陳炯明枉殺功臣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禍首都是胡漢民
·痛斥袁世凱戕同媚異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鯉魚門的霧》
·充滿血淚的紀錄
·火車上難民擠成沙汀魚罐
·泥獰、齷齪、死亡、傳染病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一幅險象環生的流民圖
·在危難中堅信抗戰一定勝利
·中日雙方力量對比懸殊
·舒巷城在美軍駐華機構任過譯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陳孝威先生行述
·泰寧中將鎮守使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
·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從大陸小說看吏治腐敗道德淪喪
·騙子說:這個世界沒有真相
·獲獎有竅門:有錢花錢,沒錢賣身
·大陸形形色色文藝獎項的評選黑幕
·人人向錢看齊 個個見利忘義
·一個暴發戶的豬狗畜生行逕
·一個瘋狂、瘋狂、瘋狂的世界
·孽書壓死書店老闆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羅斯福讚蔣為「剛毅不屈的領袖」
·尼克森一度同意中共武力攻台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斯大林向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二○○四年冬,我為編著的《上海灘天王巨星》一書請他題詩,他以九六高齡親赴粉嶺火車站接我。到了陳府,他揮筆立就,寫下一頁。我發覺他精神好過往日,他說:「我還能活六年,到一百○二歲」,我向他請教長壽之道,他說每日食六頓紅棗粥,每頓一小碗,紅棗能提氣,延年益壽。我允諾在他百秩華誕時發動香港筆會全體會員向他拜壽。我知道《花窠詩葉》交給灣仔一家書店經銷,從未結過帳,欠款達數萬元,問他是否要派人去追索,他說:「算了,書店老闆既然不肯找數,總有他的難處,追也無用。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放他一馬吧!」他一生都是這樣,事事都為他人著想,樂於助人,只追求平淡生活。聽他幼子聯陽說,他為了幫助屋村中一個小販多賺點錢,竟連續買了二十多隻小塑膠椅子,以致客廳爆滿﹔他發覺有小偷在室外用手電探路,故意將十元紙幣掛在門外,上書「付上十元一張,以後請勿騷擾」。
    從鑽石山回來的途中,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一則由於蝶老一生奉為正朔的中華民國政府,駐港機構多達卅七個,竟無一人到場弔唁。記得十年前陳冠華去世時,我打電話給當時的陸委會香港局局長鄭安國說:「陳老為了中華民國的港澳工作、為了保存與維護孫中山澳門故居,賣了幾層樓,如今他走了,你們不能沒有點表示」,結果鄭局長派一秘李華強送到靈堂八千元賻金,新聞局駐港大員江素惠送了六千元。今次蝶老逝世時,台灣駐港機構負責人鮑局長正好離任,送別宴會連續舉行了十多場,那麼多袞袞諸公竟無一人來世界殯儀館送一隻花圈,真使我慨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二則由於蝶老付出晚年十幾個寒暑心力的香港時報(該報商業登記仍存),竟無一人前來致祭。大殮前一日,我打電話通知該報倒數第二任社長,他即以腳疼不能行走推諉,我說這個月我在酒會場合遇見閣下兩次,他說剛跌了一跤。蝶老生前,他們虧欠他甚多﹔蝶老仙逝後,他們猶裝聾作啞。三則是澳門政府派人過海來致祭,香港政府反而無動於衷。蝶老訃聞是十五日見報的,從古谷搜索引擎知,海內外有一百多家報紙報導了這一條新聞,香港政府有關部門見報四週內竟充耳不聞沒有絲毫表示。記得陳冠華治喪時,我打電話給漁農處執事,提醒他們,前幾年陳醫生曾捐出私蓄購買兩萬枝台灣梅花樹苗餽贈港府栽種於新界郊野公園,次日漁農處即派員送去大型花圈。然而時移世移,今日香港上上下下都在忙於選舉,區議會選舉加上立法會議員補選,似乎台灣的錮疾也傳染到了香港,一切為了選舉,選舉就是一切。一個不懂慎終追遠的群體,能有未來嗎?試問這幾年文學、音樂、電影界榮膺紫荊勛章的人、哪位像蝶老那樣寫過十萬首詩、三千首歌、五十部電影?何況他從小失明一眼,是以何等的毅力用獨眼的光亮寫出如此輝煌的傳世之作啊!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全文完
(2020/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