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胡志伟文集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二○○四年冬,我為編著的《上海灘天王巨星》一書請他題詩,他以九六高齡親赴粉嶺火車站接我。到了陳府,他揮筆立就,寫下一頁。我發覺他精神好過往日,他說:「我還能活六年,到一百○二歲」,我向他請教長壽之道,他說每日食六頓紅棗粥,每頓一小碗,紅棗能提氣,延年益壽。我允諾在他百秩華誕時發動香港筆會全體會員向他拜壽。我知道《花窠詩葉》交給灣仔一家書店經銷,從未結過帳,欠款達數萬元,問他是否要派人去追索,他說:「算了,書店老闆既然不肯找數,總有他的難處,追也無用。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放他一馬吧!」他一生都是這樣,事事都為他人著想,樂於助人,只追求平淡生活。聽他幼子聯陽說,他為了幫助屋村中一個小販多賺點錢,竟連續買了二十多隻小塑膠椅子,以致客廳爆滿﹔他發覺有小偷在室外用手電探路,故意將十元紙幣掛在門外,上書「付上十元一張,以後請勿騷擾」。
    從鑽石山回來的途中,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一則由於蝶老一生奉為正朔的中華民國政府,駐港機構多達卅七個,竟無一人到場弔唁。記得十年前陳冠華去世時,我打電話給當時的陸委會香港局局長鄭安國說:「陳老為了中華民國的港澳工作、為了保存與維護孫中山澳門故居,賣了幾層樓,如今他走了,你們不能沒有點表示」,結果鄭局長派一秘李華強送到靈堂八千元賻金,新聞局駐港大員江素惠送了六千元。今次蝶老逝世時,台灣駐港機構負責人鮑局長正好離任,送別宴會連續舉行了十多場,那麼多袞袞諸公竟無一人來世界殯儀館送一隻花圈,真使我慨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二則由於蝶老付出晚年十幾個寒暑心力的香港時報(該報商業登記仍存),竟無一人前來致祭。大殮前一日,我打電話通知該報倒數第二任社長,他即以腳疼不能行走推諉,我說這個月我在酒會場合遇見閣下兩次,他說剛跌了一跤。蝶老生前,他們虧欠他甚多﹔蝶老仙逝後,他們猶裝聾作啞。三則是澳門政府派人過海來致祭,香港政府反而無動於衷。蝶老訃聞是十五日見報的,從古谷搜索引擎知,海內外有一百多家報紙報導了這一條新聞,香港政府有關部門見報四週內竟充耳不聞沒有絲毫表示。記得陳冠華治喪時,我打電話給漁農處執事,提醒他們,前幾年陳醫生曾捐出私蓄購買兩萬枝台灣梅花樹苗餽贈港府栽種於新界郊野公園,次日漁農處即派員送去大型花圈。然而時移世移,今日香港上上下下都在忙於選舉,區議會選舉加上立法會議員補選,似乎台灣的錮疾也傳染到了香港,一切為了選舉,選舉就是一切。一個不懂慎終追遠的群體,能有未來嗎?試問這幾年文學、音樂、電影界榮膺紫荊勛章的人、哪位像蝶老那樣寫過十萬首詩、三千首歌、五十部電影?何況他從小失明一眼,是以何等的毅力用獨眼的光亮寫出如此輝煌的傳世之作啊!
   (悼一代詞宗陳蝶衣先生 全文完
(2020/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