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艾青的诗理论专著诗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陈先发倡议诗哲学曲高和寡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朗朗四月今又是;我深深怀念我的挚友、已故诗人孟浪 。
   

   不止一个美好的人间四月天,我们曾经轮流做东,乐享人生。
   
   我与孟浪交好时,我从未写诗;而当我狂热地写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时,我与孟浪已经天人永隔了!
   
   邱母系全文盲,产儿邱国权(巴山老狼)为半文盲,娶村姑为妻,以锅炉工糊口,至微至贱。
   
   孟浪君,请不吝指教!
   
   史无前例的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开场诗
   
   
   
   
   
   
   
   邱父设计仙人跳,
   
   对方竟然是黑道,
   
   雷厉风行施铁腕,
   
   三邱一同入地牢。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一
   
   
   
    黑帮老大笑嘻嘻,
   
    胸有成竹不着急,
   
    老子阅尽春宫图,
   
    只缺母子同床戏。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二
   
   
    三邱闻言如闻雷,
   
    浑身发抖面发灰,
   
    纵是江湖勾栏客,
   
    何曾听过母子睡?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三
   
   
    打手师爷哄堂笑,
   
    黑话荤话带口哨,
   
    自古未见新奇事,
   
    咱家老大实在高。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四
   
   
    三邱哪敢再回话,
   
    磕头捣蒜唤爹妈,
   
    只求饶过这一劫,
   
    今生今世做牛马。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五
   
   
    军师是个文化人,
   
    当即手书结婚证,
   
    生辰八字随意填,
   
    国权母子验正身。
   
   
   
   
   
    cc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六
   
    三邱相顾放悲声,
   
    仿佛此地正出殡,
   
    家门不幸竟如此,
   
    列祖列宗同羞愤。
   
   
    邱国权 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七
   
   
    老大发令如阎王,
   
    小厮搬来双人床,
   
    鸳鸯枕头崭新被,
   
    大红囍字嵌妥当。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八
   
    军师歹毒又兴妖,
   
    吩咐小厮取春药,
   
    印度神油一大瓶,
   
    西国苍蝇也不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九
   
    结婚程序依民俗,
   
    分发糖果寄祝福,
   
    无奈此地是黑道,
   
    伴郎成群伴娘无。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
   
   
    三邱成众抱成团,
   
    惊慌失措无主见,
   
    不约而同想到死,
   
    谁来挑头谁当先?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一
   
    国权父子面相觑,
   
    腿软手颤心发虚,
   
    原本不是男子汉,
   
    何来胆略应事急?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二
   
   
    邱母相对最镇静,
   
    上床本是老营生,
   
    国权不是陌生娃,
   
    知根知底知性情。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三
   
   
   邱父低头乱捶胸,
   
   我是男人当龟公,
   
   老天报应不饶人,
   
   如今肠子都悔青。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四
   
   
   国权无语只是哭,
   
   十五吊桶心中浮,
   
   千古艰难唯一死,
   
   苟且偷生不含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五
   
   
   
   
   
   
   邱母拔下银头簪,
   
   发香体温依然在,
   
   国权作势欲刺喉,
   
   转念又扮小乖乖。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六
   
   
   邱母摘下双耳环,
   
   国权父子面羞惭,
   
   老鼠生儿会打洞,
   
   岂敢自称男子汉?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七
   
   
   邱父忽而自批面,
   
   豁然开朗心敞宽,
   
   一辈子当活龟公,
   
   只求活命无须脸。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叙事诗之十八
   
   
   
   邱母燃起一支烟,
   
   斜视父子冷眼看,
   
   一对活宝两废物,
   
   紧要时刻必掉链。h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十九
   
   
   国权跪在母面前,
   
   
   
   
   
   
   
   
   
   
   
   
   
   
   
   
   
   
   
   
   
   
   
   取出手帕自掩面,
   
   喉头发声如狼啸,
   
   泪珠滚落一连串。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
   
   
   邱母心焦急搔首,
   
   几茎乌丝落枕头,
   
   都怨妈妈当贱人,
   
   老天怪罪不保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一
   
   国权拾起母断发,
   
   郑重其事衔口中,
   
   发丝几乎无重量,
   
   压迫心头似千钧。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二
   
   国权母子抱头哭,
   
   相互拭泪竟如瀑,
   
   前襟打湿只片刻,
   
   复又倒胃欲呕吐。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三
   
   
   老大似有不忍色,
   
   回头询问小诸葛,
   
   这个事情不急茬,
   
   缓上几天以后说。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四
   
   
   军师面目颇狰狞,
   
   语调阴沉三邱惊,
   
   老大一言如圣旨,
   
   哪管山摇又地动。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五
   
   
   
   
   
   
   
   
   
   
   
   
   
   
   
   
   
   
   
   
   
   
   
   
   
   
   打手喽啰闹哄堂,
   
   老大务必要体谅,
   
   马戏猴戏都看过,
   
   千载难逢母子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六
   
   
   
   
   老大挥手一拍案,
   
   今日铁定日日日,
   
   你们娘俩慢商量,
   
   好饭不怕来得迟。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七
   
   
   
   邱母神色忽安详,
   
   淡定自若不慌张,
   
   侃侃而言说家史,
   
   仿佛应邀上讲堂。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八
   
   
   
   
   
   
   妈妈生在天府国,
   
   巴山险要蜀水清,
   
   不幸三岁就丧父,
   
   随母改嫁当油瓶。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二十九
   
   
   妈妈九岁就破瓜,
   
   继父是兽不是人,
   
   不肯上床不开饭,
   
   单薄身体换烧饼。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
   
   
   继父上床猛如虎,
   
   不战通宵不舒服,
   
   每每死去又活来,
   
   失魂落魄掩面哭。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一
   
   
   
   
   继父还邀江湖客,
   
   竟把妈妈当礼物,
   
   盟兄把弟一连串,
   
   你来我往没法数。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二
   
   
   虚龄十三进妓院,
   
   妈妈也曾有头脸,
   
   恩客多如过江鲫,
   
   夜夜笙歌夜夜欢。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三
   
   
   
   
   
   人生脚步不容错,
   
   嫁给你爹噩梦多,
   
   吃喝嫖赌抽大烟,
   
   床上床下受折磨。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四
   
   
   妈妈一生无所长,
   
   单凭器官换口粮,
   
   如今人老不值钱,
   
   竟与亲儿拜花堂。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五
   
   
   打手喽啰连声嘘,
   
   俺们粗人文化低,
   
   母子赶快动真格,
   
   否则老子不客气!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六
   
   
   
   
   
   
   
   全体黑帮鼓噪急,
   
   邱母黯然已解衣,
   
   国权拭泪迈碎步,
   
   连呼妈妈对不起。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七
   
   
   
   邱母脱去一双鞋,
   
   国权轻轻擦去灰,
   
   手心手背都用上,
   
   捧在胸口人如萎。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八
   
   
   邱母脱去一双袜,
   
   国权缓缓手抚平,
   
   任何皱折不放过,
   
   细心专心复耐心。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三十九
   
   
   邱母脱去外衣衫,
   
   国权低头放旁边,
   
   面红耳赤热血涌,
   
   心中打翻五味坛。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
   
   
   邱母脱去内衣衫,
   
   心惊肉跳邱国权,
   
   国防边界竟弃守,
   
   一览无余好河山。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一
   
   
   邱母脱去丝文胸,
   
   国权错愕懵懂懂,
   
   
   母子岂能赤露见,
   
   天诛地灭五雷轰!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二
   
   
   一个烟蒂飞过来,
   
   准确击中国权脸,
   
   你也赶快脱衣服,
   
   少装乌龟王八蛋!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三
   
   
   国权只得除衣裳,
   
   动作缓慢挨时光,
   
   奇耻大辱躲不过,
   
   手抖心颤面焦黄。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四
   
   
   
   国权只得除夹克,
   
   仿佛乌龟斩去壳,
   
   血肉之躯见光日,
   
   母大如天岂轻薄?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五
   
   
   
   国权只得除背心,
   
   如同连带骨肉筋,
   
   至此上身已赤裸,
   
   谁怜此刻人子情?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六
   
   
   不权只得除内裤,
   
   仿佛移山费工夫,
   
   平日惯常打飞机,
   
   岂料今日刺亲母。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七
   
   
   
   邱母身上寸缕无,
   
   国权亦如在浴堂,
   
   至此方知人有齿(耻),
   
   咬得彼此遍体伤。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八
   
   
   邱母双手捂住脸,
   
   我儿何必太为难,
   
   伸头缩头是一刀,
   
   横竖总得熬过关。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四十九
   
   
   
   
   
   军师权且充司仪,
   
   完美中音烟酒嗓,
   
   此时正是美良辰,
   
   新人双双入洞房。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
   
   
   播放婚礼进行曲,
   
   黑帮也知华格纳,
   
   国权母子是明星,
   
   床第平整好厮杀。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一
   
   
   
   
   
   国权浑身颤不止,
   
   人非禽兽岂无耻?
   
   奈何老大淫威在,
   
   一步之遥生与死。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二
   
   
   邱父缩身角落旁,
   
   头颅低垂贴裤裆,
   
   承戴绿帽千百顶,
   
   唯独这次裂肝肠。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三
   
   
   
   
   
   
   邱母附耳嘱国权,
   
   活该妈妈万人妻,
   
   没脸没皮没人味,
   
   你就把娘当马骑。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四
   
   
   
   
   
   
   
   
   
   
   
   
   
   
   
   
   
   
   
   
   
   
   
   
   
   
   
   
   
   
   
   
   
   
   
   
   
   
   
   
   
   
   
   
   
   
   
   
   军师肃容隐狎昵,
   
   
   
   打开伟哥撒满地,
   
   国权今天大喜日,
   
   金枪不倒旗杆举。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五
   
   
   
   
   国权怎敢不服从,
   
   原本那话如蛆虫,
   
   吞服伟哥见奇效,
   
   倒海翻江变猛龙。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六
   
   
   军师执杖走过来,
   
   戳戳国权捅捅娘,
   
   仿佛屠夫好兴致,
   
   清点自家猪与羊。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七
   
   
   
   
   
   手捻胡须军师笑,
   
   竟然踩踏国权腰,
   
   母子正好全武行,
   
   你是中华第一孝。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八
   
   
   
   
   
   
   
   
   
   最后时刻已临近,
   
   母子不敢再敷衍,
   
   不约而同动作快,
   
   旷古丑行将上演。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五十九
   
   
   邱母又对国权说,
   
   自古是福不是祸,
   
   许多事情只能忍,
   
   是祸万万躲不过。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
   
   
   权儿要强命不济,
   
   投胎娼门贱如泥,
   
   命中既然有大劫,
   
   弯腰缩脖溜过去。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一
   
   
   邱母发出一声笑,
   
   淫亵癫狂江湖调,
   
   国权如同得将令,
   
   杀人灭佛不动摇。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二
   
   
   不权尚是童男子,
   
   浑浑噩噩无见识,
   
   军师床边勤指导,
   
   俨如金赛性大师。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三
   
   
   国权汗流已浃背,
   
   蛮力仿佛抡铁锤,
   
   气喘嘘嘘大口喘,
   
   徒劳无功怪罪谁?
   
   邱国权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之六十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