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谢选骏文集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谢选骏: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任志强失联,曾撰文批评习近平》(BBC 2020年3月16日)报道:
   
   2012年的任志强。他最近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Color China Photo, via Associated Press)任志强在中国绰号“任大炮”,其最新评论文章可算得上是他最具爆炸性的文章之一了。

   
   任志强是北京一位直言不讳的房地产大亨,他在一篇措辞严厉的文章中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一位渴望权力的“小丑”。他说,执政的共产党对言论自由的严格管制加剧了冠状病毒的疫情。他的友人在周六表示,作为习近平在中国大陆最著名的批评者之一,任志强目前已经失联。在他失踪之际,共产党正在展开一场意义深远的运动,以平息外界对它在疫情初期应对缓慢、遮遮掩掩的批评。疫情已经在中国造成逾3100人死亡、8万多人感染。
   
   中国政府努力将习近平描述为领导全国打赢抗击病毒的“人民战争”的英雄。但官员不得不应对公众的强烈愤怒,许多人仍然对政府早期掩盖危机的做法感到不满。作为党员,任志强以对习近平的尖锐批判著称。2016年,他因在网上发表评论谴责习近平的宣传政策,受到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他的友人称,在那以后,政府就密切监控着任志强的举动,禁止他出国,并删除了他拥有大量粉丝的社交媒体账号。
   
   周六,他仍然下落不明,北京警方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我们都很担心他,”任志强的朋友、退休企业家王瑛说。“我会继续寻找他的下落。”最近几周,任志强的文章开始在国内外的精英圈子流传。他在文中指责政府噤声吹哨人,并试图掩盖去年12月在中部城市武汉开始的疫情。虽然在文章中并没有明确提及习近平的名字,但任志强反复引用了习近平的讲话和举措,毫无疑问他所指的就是这位中国领导人。
   
   “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他写道。北京一块大屏幕上展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周视察武汉的画面。他还这样形容习近平:“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69岁的任志强曾任北京市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年,因为在微博上宣称中国的新闻媒体应该为人民而不是为党服务,违背了习近平的高调讲话而受到审查。他的言论提供了一个窗口,让人们看到中国知识分子和企业家对习近平日益专制的统治不断增长的失望情绪。
   
   共产党很快对他发出了严厉批评,称他“失去党性”。但他继续就其他话题发声,比如中国大城市里严格的人口限制政策。最近几周,随着中国的新闻媒体披露中国努力掩盖新冠疫情的更多细节,习近平遭到了几位著名的活动人士和知识分子的抨击。
   
   北京法学教授许章润上个月发文,称这次疫情“将(中国)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著名法律维权人士许志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致习近平的公开信,指责他掩盖疫情,并请其让位。不久他就遭警方拘留。活动人士称,任志强的失联是个令人担忧的迹象,表明政府又在加大对言论自由的打击力度。“疫情暴露了习近平最坏的一面,”在美国的维权人士杨建利说。“他是如此坚定的寸土不让,但这寸土可以被理解为几百里了。”
   
   谢选骏指出:一般认为,“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安徒生童话系列中的故事《皇帝的新装》(丹麦语:Keiserens nye Kl?der,英语:The Emperor's New Clothes),也译作《国王的新衣》,首次发表于1837年)。但是据我考证,此典并非出自丹麦童话,而是出自唐朝历史——
   
   网文《武则天称帝的<大云经>内容是什么?》报道:
   
   大云经基本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净光天女曾在同性灯佛那里听过大涅盘经,由此因缘释迦佛在世时生为净光天女,再次听闻佛法深义。后世舍天身(注意原文是天形,不是无形)生为女人成为国王,得到转轮王统领疆土的四分之一(注意原文是所统领处,不是所统领除),得大自在,受持五戒(不是受持王戎),成为优婆夷,教化所属的城乡男女老少受持五戒、守护正法,摧伏外道的各种邪见异见,作菩萨事业。为了今后度化众生,净光天女在释迦佛时受天女身听闻佛法深义。
   
   ——这部经书本身不是伪造的,是南北朝以来就从西域传来并有译本(敦煌有出土),武则天命人伪造的是《大云经疏》,也就是这部经的解释注疏,暗示出武则天就是弥勒菩萨转世,要成为女王,天下之人都将崇拜归顺。
   
   对于武则天,从唐代开始,历来有各种不同的评价。唐代前期,由于所有的皇帝都是她的直系子孙,并且儒家正统观念还没完全占据统治地位,所以当时对武则天的评价相对比较积极正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司马光所主编之《资治通鉴》,对武氏严厉批判。程朱理学在中国思想上占据主导地位后,轻女的舆论决定了对武则天的评价。譬如明末清初的时候,著名的思想家王夫之,就曾评价武则天“鬼神之所不容,臣民之所共怨”。但不可否认的是,武后善治国、重视延揽人才,首创科举考试的“殿试”制度,而且知人善任,能重用狄仁杰、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等中兴名臣。国家在武则天主政期间,政策稳当、兵略妥善、文化复兴、百姓富裕,故有“贞观遗风”的美誉,亦为其孙唐玄宗的开元之治打下了长治久安的基础,武则天对历史做出过巨大的贡献。
   
   谢选骏指出:对武则天的上述“积极评价”,出自没有胡子母狗领袖的毛泽东主席朝代。
   
   网文《这三位“女神仙”鲜为人知,但是却帮助过“一代女皇”登上帝位》(2018-08-04 倔强的小红马)报道:
   
   说起神仙或者宗教,那远大不过政治,历史都可以给政治让路,更别说那虚无缥缈的神仙了。今天说的这三位女仙,就莫名其妙的给“一代女皇”武媚娘(则天)帮了忙,使得她荣登大宝。
   
   “先天太后”——话说唐朝皇帝姓李,为了给自己抬高身价,让“君权神受”显的真实,就乱认祖宗。最后认为自己是道家的祖师爷“李耳”(老子)的后代,尊道教为唐朝的国教,地位远高于儒教与佛教。唐高宗死后,武则天成了太后,野心勃勃地准备着自己当皇帝。但是,名不正则言不顺,自己当了皇帝,百姓们答不答应?这毕竟是男权社会。所以,要当皇帝,必须先控制舆论。
   
   要说还是“武媚娘”手腕高。她下了一道命令,尊李耳(老子)的母亲为“先天太后”。这样一来,表面上仍尊重“老子”,没有坏大唐李家的规矩,但是实际上抬高了“老子”她妈的地位(不是脏话),压了“老子”一头。既制造了舆论,也敲打了自己的儿子。忠于李家的大臣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又无解,心中别提多恶心了,但是又能有什么办法?
   
   “净光天女”——到了武媚娘要称帝的时候,那社会上的舆论更大了,她必须赶紧给自己找到一个政权合法的依据。这么找?还得从宗教下手。孔子那派的儒家肯定不行,有好多大儒骂她“牝鸡司晨”。道家也不行,唐朝李家号称“老子”的后代,道家这帮人肯定不同意她做皇帝。最后只能找佛教了。不过佛教对女性似乎也不太友好,众多的佛经里面好像只有一个孔雀明王被称为佛母,其他都是男的成佛。不过,武则天不放弃,一声令下,全国的和尚帮着她在佛经里寻章摘句。当时这位未来的女皇帝为了打压道教,把佛教抬到了很高的地位,和尚们当然投桃报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和尚们在《大云经》里找到了依据。《大云经》里说有位净光天女是菩萨的转世,转世的目的是要救某国的百姓,要以女身当国王的。武则天看到这个乐坏了,命令去全国都要兴建大云寺,念大云经,供奉这位净光天女。
   
   “月光天女”——不要惊讶,我没放错图。有了上面两位大仙的加持,但是她觉得还不够。武则天她又让和尚们在翻译《宝玉经》的时候,硬塞进去一段假的经文。这段假经文上说东方有一个天子,叫月光,乘五色云,是奉佛旨来教化世人的。原文大概意思是“佛曰,我寂灭后,你要去东方,实是菩萨,但现女身,为自在主,正法教化,养育众生,令修十善”这经文简直就是给武大帝量身定做的,就差拿大喇叭喊,这月光天女就是武则天了。有了这些和尚们为这位女大帝制造的舆论,她做皇帝的道路也少了些崎岖。不过要说感谢,武则天必须要感谢这三位虚无缥缈的女仙。
   
   一代女皇武则天是一个聚讼纷纭的历史人物,她从佛门走出,历经风雨终成一代女皇。后世也对武则天的评价褒贬不一,也正因如此,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武则天利用佛教革唐为周。武则天自幼信佛,为什么偏偏独爱《大云经》,这就不得不说武则天的男宠薛怀义了。他的男宠薛怀义,曾经捧出一部《大云经》,在书中就有说: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下了凡拯救苍生的。这就给武则天登基为帝,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理论基础。所以武则天给予了和尚至高无上的地位,而和尚著书为武则天的王位提供了言论依据。总的来说,《大云经》为武则天革唐为周提供了理论基础,使得武则天称帝称的名正言顺。
   
   关于《大云经》中说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三千大千世界,有无数的佛,武则天为什么单单选择了弥勒佛呢?其中又有何玄机呢?原来,据佛经记载,弥勒原本就是释迦牟尼的弟子,却先佛入灭,待到未来将从兜率天下生人世,继释迦牟尼弘扬佛法的。释迦牟尼佛在灭寂时,将衣钵传与迦叶,是要他转交未来佛弥勒的。弥勒佛在龙华树下广传佛法,普度众生,令信徒“谷食丰乐、人民炽盛”。
   
   武则天得到《大云经》如获至宝,立即命令天下各州都要建立大云寺,又度一千僧人祝贺“佛”的美言。佛教为武则天顺利上位提供了法理上的依据,就在《大云经》颁行天下的第二年,武则天自立为帝,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成了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帝。所以后世便有独爱《大云经》,弥勒佛转世的说法。其不过是掌权者巩固帝位的一种手段罢了。
   
   谢选骏指出:佛教不仅淫荡,甚至秽乱宫闱;佛教而且邪恶,力顶剥光衣服的武媚娘出任皇帝。但是这个武媚娘“则天”且“曌”,其实只是一个精光天女,类似于《西游记》的白骨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位“剥光了衣服的皇帝”。然而,后来即位的唐朝皇帝,无论是唐中宗还是唐睿宗,都还是武则天的儿子,唐玄宗李隆基是武则天的孙子。从情感上来说,也不能过分否定武则天——
   
   网文《唐玄宗和武则天是什么关系?》(2019-04-22)报道:
   
   我们今天一起来看看历史上的武则天和唐高宗,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称帝的女皇帝,在位期间,武则天没有太大的功劳也没有太大的过错,后来,武则天死后葬在了乾陵,也就是当时唐高宗的陵墓,武则天便和唐高宗葬在了一起,这也是中国史上唯一一次两位皇帝葬在一起的。当时武则天上位废掉唐朝,建立周国,不过,死后,又把皇位让给了唐玄宗,具体的我们一起来看看——唐玄宗李隆基垂拱元年乙酉年八月五日戊寅日(685年9月8日)生于洛阳,属相鸡,性英明果断,多才多艺,知晓音律,擅长书法,仪表雄伟俊丽。玄宗712年即位和改元,年号为先天,后改开元,再改天宝,756年退位,在位45年,上元二年四月五日甲寅日(762年5月3日),太上皇玄宗崩殂于神龙殿,享年78岁,群臣上谥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庙号玄宗,广德元年(763年)三月十八日辛酉日葬玄宗于泰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