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谢选骏文集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谢选骏: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中国的举国体制可以无限压榨人民,美国的选举制度却受制于选民,因此在争取国际影响力的方面,中国明显具有财力上的优势。这样一来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肺炎疫情全球蔓延 中美关系“进了重症监护”》(BBC 2020年3月20日)报道:

   
   特朗普与习近平2019年6月在日本举行的二十国峰会见面。
   
   在特朗普和一些美国官员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的时候,美国主要媒体的驻中国记者遭到事实上的“驱逐”。美国媒体报道说,新冠病毒把美中关系送进了急救室。
   
   疫情期间美中两国互相指责,激烈程度有增无减,因为争议已经涉及各自关注的核心利益和价值。就中国而言,一些国内外批评触及中共的治理能力和政治合法性。而对美国来说,其国际领导地位正在受到严峻考验。
   
   中国实际上等于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所有驻华记者,还要求《时代》周刊和美国之音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其在华员工。虽然此举被视为中国对最近中国媒体在美国遭到限制的报复行动,但是美国主要媒体记者被中国驱离也引起许多西方媒体震惊。
   
   在疫情全球蔓延,世界卫生组织和许多国家领导人呼吁国际合作的时候,特朗普刻意强调“中国病毒”触及美国主流政治正确的敏感点,再次引起关于种族主义的争议。
   
   疫情考验中共的统治——苏联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曾把发生在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说成后来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现在中国政府的批评者也把武汉疫情比作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意即巨大的灾难暴露了中共专制制度合法性的缺失。美国指责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反应迟缓,甚至掩盖真相,最终造成了疫情大面积扩散,甚至漫延至全球。美国媒体报道,COVID-19病毒最初在2019年11月就被中国医生发现并上报,但受到官方压制而耽误了至少5个星期时间。
   
   一月初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和艾芬医生因为传播病毒传染危险性的消息分别被武汉公安局和所在医院训诫,他们被警告不要“造谣生事”。武汉作家方方在她著名的日记中记录了大批武汉人死亡的惨状。这位被誉为“武汉良心”的作者说,“说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责罚,丢了性命,到死都没人向他道歉。这样的结果,今后是否还会有人敢说?……”方方不仅批评中国信息不透明和故意隐瞒真相,控诉官方的宣传,还指出中国存在祸国殃民的极左分子。
   
   李文亮感染病毒去世后,许多活动人士联署公开信,呼吁当局开放言论自由。批评者把李文亮医生的遭遇说成中共专制下中国人生活的缩影。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说,武汉疫情爆发对中共统治合法性和治理能力形成前所罕见的巨大挑战。显然在中共领导人充分认识到疫情危险及其政治风险后,开始动员举国之力遏制疫情。于是习近平在1月底提出要不惜全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争夺世界领导地位——周四(3月19日)的报道说,意大利新冠疫情死亡病例数字已经超过了中国,而中国本土当天没有出现一例确诊病例。自12月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中国已经由其他国家避尤不及的疫区变成了严防外国输入病毒传染的相对安全的地方。
   
   中国当局倾举国治理似乎成功地控制了国内疫情,当初面临的制度疑问在当局现在的宣传叙事中变成了制度自信。另外,北京在疫情传播到150多个国家的时候,向其他国家运送医疗物资和抗疫经验,积极宣传举国体制的优越性。
   
   中国积极推进国际合作的做法同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作法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美国评论员警告说,新冠疫情危机凸现了美国国际影响力衰落,中国正乘机努力争取国际领导地位。
   
   美国《外交》杂志作者坎贝尔和多希(Kurt M. Campbell,Rush Doshi)将这次新冠疫情危机同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事件相提并论。
   
   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导致英国艾登政府垮台,加速了英国非殖民化过程,象征着英国作为全球性大国的衰落。坎贝尔和多希评论说,美国如果处理不好这次危机,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也会受到同样的挑战。
   
   《外交》杂志文章承认这次病毒疫情令美国措手不及。特朗普政府过去削减了美国防疫应急机构的经费,现在美国没有足够多的病毒测试装置,实施病毒检测滞后。所有这些问题被中国媒体渲染,客观上加强了中国对外宣传的说服力。作者认为,中国能够大量向诸如意大利,塞尔维亚,伊朗和非洲国家提供防疫设备,而美国未能像在过去对付埃博拉疫情时那样发挥国际领导作用,主要原因就是美国产业外移,在工业生产链上过度依赖中国。武汉一间临时医院的病患陆续出院,医护人员进行清理工作。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生产了全世界N95口罩的一半,而美国国家战略储备的口罩/专业面具只能满足10%的需求量,美国抗生素市场95%依赖中国。
   
   英国“脱欧”的作俑者,右翼政界人士法拉奇(Nigel Farage)最近(3月18日)在美国《新闻周刊》撰文也强调了类似的观点,即西方的产业供应链过分依赖中国,让中国能够利用这次危机扩大世界影响,甚至把影响力扩大到了欧洲。和特朗普以朋友相称的法拉奇还强调,西方不仅要警惕病毒威胁,更要警惕中共的专制主义以及他们试图压制世界批评声音的企图。他说中国是个有自己长期目标的意识形态国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并不是西方的朋友。
   
   谢选骏指出:中国的举国体制可以无限压榨人民,美国的选举制度却受制于选民,因此在争取国际影响力的方面,中国明显具有财力上的优势。这样一来一去,中国不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此外,民选总统很容易被外国收买或讹诈。舆论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并不是西方的朋友”,但是美国总统川普却一再说习近平是他的好朋友——由此可见,川普和西方具有根本的利益冲突;结果,川普的一个重要任务事实上就是瓦解西方阵营了。
   
   《新冠疫情巨大灾难全球化谁负责?美中高层论战进入白热化》(2020年3月21日 法广RFI 弗林)报道:
   
   自湖北武汉在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目前新冠病度仍在全球范围内的绝大多数国家中继续蔓延和扩散。在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四出席白宫疫情记者会时,被《华盛顿邮报》摄影记者博茨福德(Jabin Botsford)抓拍到他的演讲稿上的“新型冠状”病毒一词被黑笔划去,并改写成“中国”病毒。面对近日来自中国官方和部分民主党人及美国国内媒体的批评声音,特朗普仍在会上强调“中国病毒”。
   
   美中两国当局就此次危及全球超过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新冠疫情的爆发经过及相关责任问题归属的外交对峙仍在继续。针对中方近日宣布采取的包括驱逐美国三大纸媒驻华美籍记者等针对美国新闻机构的反制措施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周二在推特上表示,“中国共产党有关从中国及香港境内驱逐记者的决定,是其剥夺中国人与全球了解有关中国真实讯息的又一举动”。推文更呼吁,与其把精力花在“驱逐记者”和“散播虚假讯息”上,中国领导人应重新聚焦与所有国家共同遏制“武汉冠状病毒”(Wuhan Coronavirus)。此外,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并在周三发表的另一则推文中宣称,“中国共产党压制有关中国病毒的最初报道,惩罚医生和记者,导致中国和世界专家失去了防止全球大流行病的关键时机。”
   
   对此,特朗普在周四的记者会上回答有关美国国安会,对中方的这一最新指控推文时回答称,“假如我们早几个月知道,情况就会好的多,疫情可以抑制在中国那个最先开始的地区。当然全世界因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了很大代价;我们都知道因为他们不让消息传出,全世界在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而就记者提出是否相信中方公布的国内确诊数字问题,特朗普回应称,“我希望是真的,谁知道呢,我希望是真的。”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华盛顿邮报》的摄影记者博茨福德还在会上,用相机捕捉到特朗普的演讲稿中对“新冠病度”的称呼有所改动的细节。他将其拍摄的照片上传到推特上附称,“这是总统特朗普当日在白宫的讲稿特写照,可以见到他将‘新型冠状’病毒一词改成‘中国’病毒。”对此,网民反应存在两极化,有人留言批评“特朗普是在用歧视来转移施政无能”,但也有人表示赞同“因为新冠肺炎确实率先在中国湖北发现,他决定修改讲稿用词,以表达得更准确,这非常好”。
   
   自美中外交官员就新冠疫情的来源问题发生争执以来,特朗普近日多次将新冠病度称为“中国病毒”。他周一在推特上称,“美国将尽力支持那些格外受中国病毒影响的行业,例如航空公司,我们将比以往更强大!”随即引起巨大争议;翌日他表示,不满中国向外界散布“美国传播病毒”的消息,但与其和中国争辩,倒不如自己以病毒来源地称呼,而病毒来自中国,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描述。他同时否认“中国病毒”具有污名化性质,反指北京的言论才是制造耻辱。特朗普说,“我不喜欢中国说是我们的军队把病毒传给了他们。”他补充道,“我觉得说我们的军队传染了他们,是在创造一种污名。”上周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问,“美国的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有多少人感染?”紧接着,他提出大胆的假设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赵立坚并继续要求“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此外,在周三早上发出的两条推文中,特朗普再次明确提到了“中国病毒”。当天晚些时候,当他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再次现身并被问及这个词时,他坚称自己只是在指出一个事实:这一疾病首先在中国被发现。据《纽约时报》报道指,自2015年发布更严格的病毒命名指南以来,美国公共卫生官员一直试图避免使用可能导致针对地方或种族群体歧视行为的名字。但在发布会之后,白宫在推特上批评了其所谓的“媒体假装愤怒”,指出其他疾病也曾以地名命名,包括埃博拉病毒和西尼罗河病毒。显然,特朗普有关所谓“中国病毒”的说法在美国国内也引发了民权机构、批评媒体和人士、亚裔群体和民主党政敌的不满。作为特朗普在上届总统选举中的头号敌人,希拉里周四在推特上回应称,“总统正在滑向种族主义言论,想转移人们注意力,(掩盖)他未能及早认真对待新冠病毒、广泛提供检测、为美国应对危机做好充分准备。不要上当了,不要让你的朋友和家人上当。”
   
   这一说法也在今年的美国大选年中,得到了向来反对和批评特朗普的部分美国左翼媒体和评论人士的回应。与此同时,这一指责特朗普将疫情给美国国内带来的经济、社会和公民健康安全等负面影响嫁接给中国的叙事方法,所谓以批评中国而推卸其执政及应对疫情不当的责任之甩锅论,也得到了中国多家媒体的响应和宣传。值得一提的是,《纽约时报》周三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如何正在重塑新冠病毒叙述方式”的视频报道,报道指“中国官方正在利用其昂贵的宣传系统通过驻外外交人员和官媒”,在推特等平台上向全球重塑其在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以达到保护国家形象等目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