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谢选骏文集
·16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谢选骏: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殡仪馆满地手机主人化灰?方方回复张教授》(综合新闻 2020年3月21日)报道:
   
   每天写武汉封城日记的作家方方,20日写道,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亲自出山了!是大人物,只是编造得太生勐了!同时她也回复张教授提及的有关殡葬馆扔满地手机,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一事。

   
   3月20日,武汉作家方方在题为"你看我怕不怕你们!"的日记中写道:很多人给攻击她的某"高中生"回信,回信的事似乎延续到今天。当天她发现刊登在"察网"上攻击她的那个齐建华把文章删了。知道自己违法,删除也算认错。
   
   不过,她说,北京大学张颐武教授亲自出山了,是大牌,"是围攻我的那帮家伙们的撑腰人物?或是带头大哥?我不能不重视"。
   
   听说张教授是在微博发的文章,我也没有顾得上去原址看。就把朋友转来的文章,摘录一段在此,权当记录。
   
   张教授说:有个专门写疫情日记的作家,现在到处批评质疑这些写作的人,说他们如何阴暗,暗示他们受人指使,有个什么匿名的高中生如何愚昧等等。
   
   坦诚地说,为什么人们对她的这些写作不信任,就是由于在疫情严重的时期在日记中用描写的手法,用纪实的文字抛出的那个殡仪馆一地手机的照片,这据说是被医生朋友发给她的照片。
   
   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传播,也是日记最引人瞩目的事情。大家在质疑这件事。
   
   方方说,看张教授上述的文字,我是知道他是没有看过日记的,莫非看的是有人专门提供的摘要?而且是按他的口味提供的摘要?像这句"有个什么匿名的高中生如何愚昧",这话显然我是没有说过。
   
   还有,张教授说:"为什么人们对她的这些写作不信任"。张教授所说的这些"人们"是多少人?就是围绕着张教授身边的那些吗?张教授就没有看到信任我的人是多少?
   
   而照片的事,我已经在另外一天的记录里,说得很清楚了。可惜,张教授没有看我写了什么。
   
   方方继续写道,其实张教授大可到武汉了解一下当时的真实情况:了解当时的每日死亡人数有多少,了解尸体由医院到火葬场的流程,了解死者的遗物去向,了解医院和火葬场当时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了解锂电池不能烧但也来不及消毒时的处理方式,甚至还可以了解全国有多少家火葬场前来支援武汉,诸如此类。
   
   这些话,我只能说到这里。张教授以及各位愿意理解就理解,不愿意理解,你们随便。照片我相信有一天大家会看到,但不是我拿出来,是照片的主人拿出来。
   
   我是真的建议张教授亲自到武汉来实地调查,当然,顺便说一句,这些事都是发生在早期阶段,并非后期,也非现在。张教授了解到真实情况后,再来斩钉截铁地作出结论恐怕符合北大的水平一点。那样,教起学生来,家长们多少也会放心。
   
   方方最后写道,还要重复一句: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改革开放如果毁在了这些人手里,是我们这代人的耻辱。来吧,是把你们所有的招数都拿出来,把你们背后的大牌都喊出来。你看我怕不怕你们!
   
   方方上述提到的手机事件是2月13日(正月二十),她日记中透露的消息:
   
   "……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谢选骏指出:张颐武何许人也?竟然被名作家方方称成“大人物”?
   
   网文《张颐武》报道:
   
   张颐武,男,1962年8月出生,浙江温州人,1993年5月加入民进,1987年7月参加工作,硕士研究生,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
   
   现任十三届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民进中央委员、文化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民进北京市委会副主委。
   
   人物经历——1980—1984年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生。1984—1987年为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师从谢冕教授,获当代文学硕士学位。1987年后历任北京大学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2003年获北京文联文艺评论奖一等奖、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三等奖。2002年获北京大学正大奖教金。2004年获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三等奖。2005年获北京大学正大奖教金。200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10年受聘任上海交通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2012年5月民进北京市第十四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4年12月至2015年12月挂职担任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2015年12月16日,以嘉宾身份出席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2017年7月民进北京市第十五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7年11月,当选为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9年1月,任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三届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委员。
   
   研究方向——包括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理论、大众文化和文化理论。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于在全球化产生深刻影响的中国内部的文化分化的研究。二是对于当下文化中的认同问题的研究。
   
   主讲课程——中国当代文学史 大众文化研究 中国当代小说与电影等。
   
   主要贡献——《全球化:认同或追问》《大众传媒与现代文学》新世界出版社2003年1月。《中等收入者与文学想象》《文学自由谈》2003年第1期。《〈英雄〉:新世纪的隐喻》《当代电影》2003年第2期。《晚清现代性:欲望的发现》5000字《江苏社会科学》2003年第2期。《论“新世纪文化”的电视文化表征》14000字《文艺研究》2003年第3期。《第四代与现代性》10000字《和共和国一起成长》中国电影出版社2003年5月。《孤独的英雄:十年后再说张艺谋神话》《电影艺术》2003年第4期。《“现代性”文学制度的反思》《文学自由谈》2003年第4期。《追寻李长之的文学精神》《文学自由谈》2003年第5期。《跨出五四:我们需要超越的精神》《山花》2003年第11期。《全球化时代批评理论的新空间》《外国文学》2003年第6期。《新文学的终结》《山花》2004年第10期。《超越启蒙论和娱乐论》《当代电影》2004年第6期。《张艺谋与全球想象》《文艺争鸣》2005年第1期。《回归想象与下降史观》《上海文化》2005年第1期。《传奇与优雅:跨出新文学之后》《山花》2005年第2期。《第五代与中国文化的转型》《当代电影》2005年第3期。《新世纪文学:跨出新时期的思考》《文艺争鸣》2005年第4期。《中国之眼:改编的跨文化问题》《电影艺术》2007年第1期。《历史临界点的回溯》《山花》2007年第2期。《抽象观众与具体观众》《电影艺术》2007年第3期。《两对基本概念:抽象观众/具体观众视觉性/文学性》《当代电影》2007年第3期。《文艺复兴再思——以李长之的文艺复兴思想为前提》《艺术评论》2007年第7期。《规范的建构和影视研究的发展》《当代电影》2007年第4期。《后原初性:认同的再造和想像的重组》《文艺研究》2007年第11期。《80后:寻找超越平庸的空间》《黄河文学》2007年12期。《电影与21世纪中国新的发展》《当代电影》2008年第2期。《集结号:对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凭吊》《当代电影》2008年第3期。《新文学的“严肃性”与当下文学的“后严肃性”》《河北学刊》2008年第3期。《本土或全球?本土即全球?》《天津社会科学》2008年第1期。《“后严肃性”与新世纪文学》《花城》2008年第3期 11000字。《新世纪文化:全球本土化时代的展开》《山花》2008年第2期 13000字。"The Magic of two TV Series in the 1990s in China" Cultural Studies in Asia 2004 首尔大学出版社 "Recent Changes in Contemporary Chinese Literary Trends" World Literature Today 2007 7-8
   
   论著——《在边缘处追索》 1992 时代文艺出版社。《大转型》(与谢冕合著)1995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1996 广西教育出版社。《后世纪的文化瞭望——刘心武张颐武对话录》1996 漓江出版社。《世纪末沉醉》1999 百花文艺出版社。《思想的踪迹》2002 北京大学出版社。
   
   理论近著——《全球化与中国电影的转型》。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新新中国的形象》。山东,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6。
   
   随笔文集(部分)《一个人的阅读史》辽宁,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8。《在言语的旅途上》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 2002。
   
   主编丛书——《符号中国》。《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发展史》。《21世纪中国当代文学书库》(英文)。《欲望的舞蹈——新状态小说》(编选)1994 敦煌文艺出版社。《破镜的美丽——后现代主义散文》(编选)1994 敦煌文艺出版社。《现代性中国》(编选)2005 河南大学出版社。《北大年选——2005批评卷》(与贺桂梅合编)2006 北京大学出版社。
   
   学术讲座——《文学如何书写中国梦》。
   
   获奖记录——2003 论文《迷乱阅读:对“七十年代作家”的再思考》北京市第二届文艺评论奖一等奖。2003 论文《迷乱阅读:对“七十年代作家”的再思考》中国文联第3届文艺评论奖 三等奖。2004 论文《“论中等收入者”与文学想象》中国文联第4届文艺评论奖 三等奖。2008 论文《消费时代的文学——想象中的全球化》人民文学杂志中国作家网“新时期文学研究”优秀论文奖。
   
   人物活动——2017年12月,参与并主讲第二十一次长安街读书会:中华文化 世界自信。2018年8月18日,丽江古城名家讲坛迎来首位主讲嘉宾张颐武,为丽江的听众带来《国学传统和当下人生》主题讲座。
   
   谢选骏指出: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这正所谓,“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乎。或如毛狗所说,“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了。
   
   网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意思及全词赏析》(海博学习网 2014-08-01)报道: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出自毛泽东《北戴河》——
   
   大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
   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毛泽东1954年夏写的《浪淘沙·北戴河》词,上阙写眼前雨中所见,下阙开头回想三国时的曹操,出征乌桓,来到渤海边的碣石山,曾经写下了《观沧海》等诗篇,其中有“秋风萧瑟,洪波涌起”的诗句。这首词在结尾处写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就是说,现在依然有“秋风”“萧瑟”的自然现象,可是,现在的神州大地,与三国时相比,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劳动人民正在创造着惊天动地的新业绩——即“换”一个“新”的“人间”,新的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