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谢选骏文集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谢选骏: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阳光卫视的创办人陈平转发文件,究竟是泄密呢还是传谣?或者是参与起草发送了这份文件,从而成为了阴谋集团的要员?如果是泄密他要坐牢,如果是密谋他要死罪,但是如果仅仅传谣他就无需坐牢了——所以这个媒体人(简称媒人)就拿出了记者的看家本领,避重就轻,宁可承认自己传谣,也不敢承认自己泄密,更不敢承认自己密谋!但是为何他不干脆甩锅,声称自己的微信账号被盗了呢?这样他就不必承担任何责任了。看来,他还是上述密谋的重要成员,为了证实上述建议信息确有其事,他宁可扮演一个传谣者的角色。难怪,大家把记者叫做了妓者。因为对于媒体来说,泄密是光荣的使命,传谣则是可耻的自杀——阳光卫视到底是泄密还是传谣?也许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霉体?
   
   

   《突发:王岐山建议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拿下习?》(2020-03-21 youtube)报道:
   
   社交媒体报道,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了关于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据传这个建议是由王岐山发出的,而且,政治局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的主题就是习近平的去留问题。据传,包括许多中共元老和现任高层对习近平不满,因此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是否将习近平赶下台。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全文: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同志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在经济问题上,应该讨论“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大变局?红二代呼吁政治局扩大会紧急议习近平问题》(综合新闻 2020/03/22)报道:
   
   目前中国各种矛盾丛生,中共也面临着建政以来的最大危机,舆论普遍质疑习近平的领导能力。突然,一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公开信在网络流传,而陈平传为红二代人物。公开信呼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这篇公开信突然在海内外爆出,其背后力量也引人关注。时评人士认为,这至少反映出一定的民意,民心思变,期待中国走变革之路。
   
   据法广3月22日报导,一封呼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公开信在网络热传,这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公开信说,鉴于面临公共卫生危机、中国经济与国际关系形势严峻,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公开信中,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包括面对国际上四面树敌的局面,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政治上是否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在经济方面,究竟应该“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为了维稳是否可以牺牲公民基本权利;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舆论监督有无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在对台关系上,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在香港问题上,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信中还指出,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信中称:由于要“讨论习近平”的问题。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岐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又称这一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打到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高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有观点认为,这封公开信一定程度上呼应了署名任志强的批评中共领导人“剥光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那篇文章。
   
   任志强本身也是红二代,并被认为是现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关系密切,在前述文章流传之后,下落不明,据传已被“留置”。网传任志强被抓,是习近平亲自下令。
   
   公开资料显示,陈平,1955年1月23日出生,华人企业家、学者、独立媒体经营者、泰德时代投资、泰德阳光集团和阳光传媒集团董事长,定居香港。网上有称陈平也是红二代,其父为共军高级干部。陈平曾陪同习仲勋考察深圳特区,认识习近平超过40年,等等。
   
   也有网友指陈平为中共党内自由派,1984年,陈平与王岐山一起组织“莫干山会议”。但有关其红二代身份和相关背景无法获得官方印证。
   
   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在国内微信群发表文章,呼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目前这篇文章在海内外持续发酵,山雨欲来风满楼。
   
   法广报导认为,这封公开信并未署名,从审查极严的微信发出也令人感到惊讶。但有人指出,定居香港的陈平应该是海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所以海外的人能看到,中国境内用户可能看不到。
   
   此前,除了一封署名大陆企业家任志强的文章直指中共领导人隐瞒公卫事件真相而酿成灾难,还有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2月初发文称“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中共倒计时开始”,抨击中共专制极权。许章润目前处于软禁状态。另外,知名民主活动和法律人士许志永,早前也在网上发就当局在公卫事件上治理上指挥失当,部署混乱,制造大量人间惨剧。公开信中直接呼吁习近平“让位”。目前许志永已被抓捕。
   
   对于这封据传来自红二代陈平的公开信突然爆出,推特帐号“冷山时评”表示,难道阳光卫视的后台已经抓住了枪杆子?武力逼宫?也有网友回复说:阳光卫视跟吴征和杨澜夫妇有关。更有网友说:不希望中共政府只换个码夹。70多年了码夹颜色换来换去,式样一点儿没变,中国百姓已经受够了苦难。……苦难已经波及到了全世界,中共还急着到处找背锅侠,打嘴仗?希望中共这次下台,谢罪所有的地球人。
   
   当然也有网友表示不抱希望:不幸,看出了问题,开错了药方!这完完全全是一个党内斗争失败者要维护党的利益的呐喊,绝非是人民的呼声。这种呐喊多么不合时宜!历史已到推翻,抛弃共党的时刻。
   
   《“倒习”网文热传 当事人现身回应》(2020-03-22 VOA)报道:
   
   一份据说是中国体制内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议书周末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建议书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创办人陈平表示,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有评论认为,这份建议书反映了许多体制内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应该回归7年前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这份建议书是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严厉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言论中的最新文件。
   
   正当一场呼吸道传染病散播到中国境外席卷全球之时,继北京红二代成员、据信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发文不点名批评中共领导人之后,中文社交媒体周末又广泛流传一篇直接指向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匿名网文。这篇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称,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
   
   此前,任志强与外界已经失联多日,据传他遭到北京当局拘禁。中共党员任志强曾因公开批评媒体姓党而遭到党内处分。
   
   网文建议政治老人参与评价——上述网传匿名文章建议,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文章指出,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讨论议题包括: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文章建议讨论的经济议题包括:“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这份建议书还提出,“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