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川普是共产党的学生
·支持国际自由、镇压国内自由
·第三个三十年已经过了十年你们刚刚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谢选骏:“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事闹大!香港权威专家深夜急撤文:触碰了这四大地雷》(德国之声 2020-03-19)报道:
   
   事件回顾——袁国勇教授是香港传染病学权威,他在报章撰文指“中国人陋习劣根是病毒之源”,引起争议后即晚撤稿。外界猜测文章公然跟中国官方文宣舆论唱反调触怒北京,原文“中华民国”字眼也惹祸。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与名誉助理教授龙振邦撤回昨日刊登在《明报》的文章,称“无意卷入政治”,为文中“中华民国”字眼致歉。事件引起香港网民极大回响,纷纷转载原文声援,有学者分析指文章触碰四大政治地雷。袁国勇接受内地媒体专访时回应称,科学家要面对真相,又称“或许无人比自己更爱国”。
   
   触碰四大政治地雷——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专业顾问区家麟在今日网上撰文,解读原文触碰的四大政治地雷,包括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丶肯定“武汉肺炎”名称丶“病毒源自武汉”观点与党国大外宣唱反调,以及说“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伤害了党国人民感情。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德国之声分析指,“中华民国”字眼对北京而言不能接受,但更触怒当局的是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多年来对野味市场监管不力,导致这次疫症大流行,“因为中国政府一直试图淡化责任,洗脱失职的事实,习近平也藉此维护和巩固权威”。他又称北京或港府施压撤稿,或考虑到9月的立法会选举,“袁国勇在香港影响力大,专业上丶道德上都很有权威,如果中间派或建制派选民被提醒中国政府的责任,会突显出林郑月娥此前不对内地封关,是非理性地忠诚的决定,削弱林郑及建制派的认受性”。
   
   恐影响研究门路及经费——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对德国之声说,撤稿事件是中国“狭隘民族主义”和“网络义和团”的结果,令人更感受到北京政治凌驾学术,还“暴露出宣传治国丶宣传治疫的丑态”。他指出,袁国勇除了是港大医学院教授,也是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丶港府防疫专家顾问团成员,撤稿估计是受到某种压力,包括政治压力,“国内舆论乱枪扫射,他被视为政治不忠诚会增添很多麻烦,港府也一定有人跟他说大家以后工作会很难做,所以晚上急急撤稿”。刘锐绍续称,袁国勇发表文章虽然受“一国两制”保护,但恐波及其在内地的学术交流门路,影响研究工作。而香港学术界也变得“政治正确行先”,比如去年11月“反送中”中大丶理大事件后,港府随即撤回三项大学医疗教学设施的申请拨款,包括一个港大医学院项目,“你不找政治,政治也会找上你,袁国勇身为港大医学院教授,会被这些动作干扰丶投鼠忌器,这是学术界的悲哀”。
   
   “中华民国”惹台独之嫌——袁国勇与龙振邦共同发表的文章,题为“大流行缘起武汉 十七年教训尽忘”,批评今次疫情是野味市场及中国人陋习所致,“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毫无实证丶自欺欺人,呼吁勿再乱传,如果要战胜疫症必须面对真相。文章又肯定民间对“武汉肺炎”的称呼通俗易明,方便沟通,亦无不可。文章刊出后获大量转载,香港网民赞扬袁国勇敢言丶掷地有声,却在中国内地引起激烈反应,有内地网民骂他立场亲美是“卖国贼”,更指文章首段的一句“星丶港丶澳及中华民国皆免于大疫”有“台独”之嫌。
   
   就“中华民国”字眼,两位作者昨日下午致函《明报》“订正及补充”,称该句须订正为“星丶港丶澳丶台暂免于大疫”,表明该文与政治无关,旨在提出尊重真相丶移风易俗,若当中的手民之误引起任何误会,二人表示歉意。到深夜11时半,《明报》再发文指两人撤回文章,并引述当事人说,他们是科学家,终身追求科学真理,不了解政治,也从来无意卷入政治,“文章表达不适当,用词甚至有错误,并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把我们卷入政治,留给我们一个空间研究”。
   
   亲北京阵营点名批评——亲北京阵营今日发文批评,中联办旗下《大公报》刊登评论文章,没有点名袁国勇,但批评另一位作者龙振邦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是“鼓吹两个中国”,又指文章用极端政治措辞“污名化中国”,为美国“歧视政策辩解”,“暴露了龙振邦这名为求出位而不择手段的黄丝真面目,同时也让人看到试图左右逢源的所谓权威学者的真正水平”。
   
   行政会议成员丶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也在脸书发文,批评袁国勇“一朝英明一朝丧”,指文章肯定“武汉肺炎”的名称是在中国的“伤口上撒盐”,“袁教授一直强调他是一个科学家,所有意见也以科学为基础,那为什麽要加入中美政治争拗,为一些极具挑衅性丶容易引起仇恨和歧视的‘通俗’语言涂脂抹粉丶试图合理化?”
   
   袁国勇:或许没人比我更爱国了——在撤稿同日,袁国勇接受深圳卫视及直新闻专访,被问及在舆论场被误解甚至抹黑,袁并没有说太多,但强调自己作为科学家,最重要是面对真相,这样国家自然就会兴盛丶做得更好,“我们要有个谦卑的态度,能面对自己的短板”,“开头我们有的地方做得不好,我们要承认的,不要回避真实”。报导又引述袁表示“或许没人比我更爱国了”。他在专访中再批评野味文化,直言经历2003年SARS但未汲取教训,现时内地仍不时捉了不同野生动物放在街市出售,动物间互相交叉感染,基因出现“洗牌”重组,或出现基因突变,令病毒可感染人类,“这个是沙士冠状病毒到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都能看到的情况”。他说经历两次惨痛教训后,希望所有中国人能改变饮食文化和生活习惯。
   
   吁专业自主丶改善菜市场卫生——袁国勇估计随着全球人口增加,人类食用动物需求越大,新发型传染病一定会再次发生,不出10至20年会有另一次严重的疫情。他强调,在疫症面前能够有最迅速的反应,首先要有专业自主,尊重国家CDC丶医生的看法,他们说的话我们不能随便不当回事,第二要改善野生动物市场和菜市场的卫生环境,“搞定这两件事,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出现,最起码也能减低病毒出现的机率”。
   
   此次新冠疫情爆发源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值得注意的是,他在专访中措辞较温和,除了批评中国,亦指出欧洲和美国起初漠视中国的疫情,反应不够快,而外国人不戴口罩丶不愿将大型社交活动如足球赛事延期,都加剧了疫情。
   
   首位发现SARS冠状病毒——今年1月中,袁国勇与钟南山同赴武汉考察,首次确认出现“人传人”。他预料今次疫情“不会完”,至少持续2至3年,待全球70%人口感染后免疫才会缓和。今年64岁的袁国勇是传染病权威专家,是2003年全球首位确认SARS是由冠状病毒形成的学者,成为扭转疫情的关键,有“抗疫英雄”之誉,2004年获港府颁发银紫荆星章,香港每遇不明病毒或医疗事故,他都经常获任命为专家小组主席。
   
   2005年,香港大学成为中国大陆以外第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袁国勇担任实验室主任至今。他的研究领域集中在新发传染病的新型病原体,发表超过700篇论文,是世界被引用最多的1%科学家之一。其团队曾发现超过50种新病原体,包括了人类冠状病毒HKU1丶蝙蝠冠状病毒HKU2-24等,这些病原体都以香港或中国命名。
   
   谢选骏指出:这个袁国勇,先是夸夸其谈,受压之后,马上缩头撤回谈论武汉病毒源头的文章——他一边罗嗦自己不懂政治,一边却说没有人比他更爱国的了!他好像把全世界的人的爱国心都比下下去——“爱国”成了这位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可是他这种出尔反尔的厚颜无耻,其实只是为了弄几个共产而来的臭钱。那么,是不是袁国勇特别无耻呢?也不见得。
   
   《才刚逃出中国 他们又搭私人包机撤离欧美》(2020-03-19 世界新闻网)报道:
   
   疫情导致陆港富人逃离欧美,使香港私人包机量大增。金融时报报导,香港国际机场本周创下私人飞机起降最繁忙的一天,因为富有的香港居民与中国人赶在港府实施更严格的入境管制前,抢搭私人包机返回香港。香港商用航空中心说,香港国际机场18日容纳的私人飞机数量,已逼近30架的上限,且当天私人飞机起降架次也创下历史新高。
   
   在西方国家已成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之际,飞抵香港的包机数量大增。1月时,由于中国湖北省疫情迅速扩散,从香港飞往美国与澳洲的私人飞机暴增两倍。艾尔环球包机公司主管罗埃-琼斯说:“农历春节时,我们看到人们试图离开中国…,现在则反其道而行。”“公司的电话从没停过。”
   
   港府本周宣布,自19日起将隔离所有海外入境者,导致试图从欧美返港的香港居民暴增。香港商用航空中心发言人基兹说,多数民航班机不是客满就是取消,因此他们(香港居民)搭不上飞机。包机业者说,收到来自中国家庭的需求,并指出许多国外业者不愿飞进中国。罗埃-琼斯说,香港被作为中介点,中国客户能先飞抵香港,公司再请中国业者派机接回中国。
   
   谢选骏指出:如此“爱国”,不仅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也是各种难民的方便法门——他们逃离欧美,并非前往天国,而是回到了原来的起点……这就是燕雀的命运。
(2020/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