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谢选骏文集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谢选骏: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5艘公主号"海上惊魂" 1400亿蒸发 幕后老板终于浮出水面…》(环球人物 2020-03-17)报道:
   
   在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个 “邮轮帝国”的30年中,阿里森因邮轮遭受病毒侵袭而陷入“泥潭”并非第一次。新冠肺炎像是赶不走的幽灵,缠上了一个又一个“公主”。


   
   继“钻石公主”号和“至尊公主”号相继发生集体感染后,停靠在新西兰的“黄金公主”号又出现疑似病例,全员被迫滞留船上。此外,还有“皇家公主”号、“帝王公主”号、“加勒比公主”号均因与确诊邮轮有公用船员而受到波及……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使得2020年全球邮轮业经历了噩梦般的开年。而所有公主的“娘家”——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被称为“邮轮之王”的嘉年华邮轮集团(以下简称嘉年华集团)更是遭遇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股价破产式暴跌,两个月内市值缩水近200亿美元。全部18艘公主号被迫停运2个月,所有这些压力都指向嘉年华集团背后的老板、“迈阿密热火队”的大boss米基·阿里森。
   
    在从父亲手里接过这个 “邮轮帝国”的30年中,阿里森因邮轮遭受病毒侵袭而陷入“泥潭”并非第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的危机来势更为凶猛,大有折戟沉沙之势。
   
   
   
   5艘公主号“中招”拖累母公司
   
    从名字不难看出,受疫情影响的5艘公主号都是同根同源的“族系”。
   
    它们隶属于公主邮轮公司,该公司在2003年被并购后,成为嘉年华集团的子公司。据官网资料显示,公司共有18艘公主号,根据其豪华级别被分为帝王级、钻石级、超至尊级、至尊级、珊瑚级、太阳级、探索级7个等级。以身处第二梯队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为例,其造价就高达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元。
   
   
   
   ·公主邮轮公司部分船只。
   
    全套“公主系列”背后的母公司则为全球最大的邮轮集团——嘉年华集团。
   
    这个集团目前是全球第一的超级豪华邮轮公司,堪称“邮轮之王”。集团占有全球邮轮市场近50%的份额,旗下拥有包括“公主系列”在内的11个邮轮品牌,共105艘邮轮,到访全球700多个港口。集团拥有超过12万名来自全球60多个国家的员工,每年吸引超过1150万名游客。
   
    疫情面前,公主号邮轮如塔罗牌似地接连“中招”,也拖累了母公司。
   
    起初,疫情在亚洲地区蔓延时,嘉年华集团曾试图通过暂停部分亚洲航线“断臂求生”。然而随后暴发的全球疫情,将集团再次推向“深渊”。热门旅游目的地意大利成为欧洲疫情中心,原本利润丰厚的地中海市场也陷入低迷。这期间,被称作“病毒制造机”的邮轮业成了众矢之的,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亲自发文“劝”各大邮轮集团停航。
   
   
   
    迫于压力,3月12日,公主邮轮公司宣布停运所有邮轮2个月。声明发布当天,嘉年华集团的股价在盘前交易下跌超过20%。
   
    此后,美国股市暴跌接连“熔断”,嘉年华集团更难再有“翻身”机会。截至3月16日收盘,嘉年华集团股价下跌至14.57美元,与今年以来最高点的51.44美元/股相比,跌幅达71.7%,市值损失接近200亿美元。
   
   
   
    从嘉年华集团2019年财报可知,集团总收入208亿美元,其中近67.7%来自船票,30.4%来自于船上其他收入,包含赌场、酒吧、温泉按摩等。也就是说,邮轮停运意味着嘉年华集团将损失98.1%的收入。而同时,员工每天都要支付工资,邮轮停靠港口还需要支付巨额的租金。
   
    除了邮轮停运的损失,乘客方面还在等待一个“说法”。此前,公主邮轮公司已经承诺将全额退还“钻石公主”号乘客整个航程的费用,包括机票、饭店、陆上交通和预付、岸上观光行程、船上服务费等。针对“至尊公主”号,公主邮轮公司也已经承诺了全额退款。
   
    退款之外,公主邮轮公司还面临着巨大的赔偿甚至诉讼风险。“至尊公主”号上一对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夫妇,指控邮轮在防控病毒方面举措不足,导致他们承受情绪困扰和创伤,向其索赔超过100万美元。来自俄亥俄州的一对夫妇也提出了同样的索赔申请。
   
   
   
   
   
   “百亿继承者”的邮轮帝国梦
   
    当所有的压力集中爆发,嘉年华集团背后的大佬米基·阿里森被推到了台前。
   
    在这个“烧钱”才能玩得起的行业里,阿里森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大亨,是坐拥百亿美元的超级富豪。
   
    作为富二代的阿里森似乎天生为了“航海”而生。1972年,阿里森的父亲创办嘉年华公司后,很早便将海上邮轮业务交给阿里森操办。为此,阿里森甚至连大学都没读完,就上船做起了家族产业的“管培生”。
   
   20世纪70年代末,爱玩的阿里森将主要客户群体放眼在一些同样爱玩的正在放假的年轻人身上。他在船上经营宾戈赌博游戏,并组织客人游览海滨,企图将豪华邮轮打造成海面上的“拉斯维加斯”。
   
   
   
    创业初期并不是很顺利,年轻乘客爱玩、够疯狂,但在花钱上捉襟见肘。经过几年的推广,邮轮业务才开始稳定发展,并成功吸引到更多年龄段的乘客。
   
   1987年,嘉年华集团成功上市,并以首发上市所得的现金为动力迅速扩张。
   
   3年后,阿里森从父亲手中正式接过权杖。他的邮轮帝国梦开始一步步走向辉煌。
   
    他先是与意大利歌诗达邮轮公司合作,之后又在1997年把触角伸向了欧洲,买下了世邦邮轮公司余下的股份,紧接着一举收购了英国最大的邮轮公司——冠达邮轮公司。
   
    并购“公主系列”的过程颇费周折。2001年,正值嘉年华集团发展如日中天之际,公主邮轮公司被爆出将与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签署合并协议。这无疑对嘉年华集团的全球邮轮市场地位构成了巨大威胁。
   
    阿里森通过各种方式游说公主邮轮公司的股东,最终阻止了兼并计划。随后,他提出了一个更为优厚的报价,即创建一个在英国和美国股票市场上市的独立公司,嘉年华集团拥有其中74%的股份,公主邮轮公司拥有其中26%的股份,成功将“公主系列”收至麾下,坐稳了“海上霸主”的地位。
   
   
   
   
   ·阿里森
   
   彼时的阿里森可能怎么都没想到,十几年后,“公主系列”会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成了整个集团的“累赘”。
   
    其实,这也并非阿里森第一次与病毒正面“交战”。早在2003年,集团旗下3艘邮轮上相继爆发诺沃克病毒感染,不过,这种可以引起肠胃炎反应的病毒,很快在停航一周全面消杀后就被阻断传染。而此次狡猾又具有极高传染性的新冠肺炎,成为阿里森需要逾越的更大一道坎。
   
    邮轮业务之外,阿里森从父亲手里继承的还有一支明星球队。1990年,他从父亲那里接过迈阿密热火队60%的股权,之后又买下了两位合伙人手中其余的股份,并为该队追加了数百万美元的投资。如今,热火队溢价已经超过50倍。
   
   
   
   ·阿里森送别热火队明星球员韦德(右)。
   
   
   
    邮轮成“病毒生产机器”
   
   病毒成为邮轮行业的噩梦,不仅仅是因为人员聚集问题,邮轮的设计本身也在客观上成为了病毒滋生的“温床”。
   
    此次新冠肺炎的传播途径之一是“气溶胶传播”,而邮轮中央空调的设计,无意中成为大量乘客感染的幕后推手。
   
    一般来说,邮轮上仅有少数房间拥有阳台,大部分是没有窗户的内舱。在这些面积仅有14至20平方米的房间内,可能住着2—4名乘客,屋内空气流通全靠中央空调。可一旦有乘客“中招”,即使其他乘客待在房间,也无法避免空调成为感染途径。
   
    同时,邮轮上为了防止滑倒,走廊、电梯、楼梯内会设计大量扶手,这些都可能成为邮轮上接触传播的途径。
   
    公共活动空间的交叉感染、接触感染还有密闭环境的气溶胶感染,都给病毒的传播提供了可趁之机,也为新冠疫情期间邮轮的隔离埋下了隐患。
   
   “钻石公主”号就是最好的例子。自2月1日开始采取防疫措施起,截至2月19日核酸检测为阴性的乘客可以下船时,船上累计确诊人数已达到621人,感染比例高达16.8%。
   
    神户大学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在登上“钻石公主”号后,将其比喻为一台“新冠病毒的生产机器”。
   
   
   
    新冠病毒暴发、各国政府严防死守之下,不仅嘉年华集团接连遭遇打击,全球部分邮轮企业更是已经撑不住了。
   
   3月2日,运营日本最大美食邮轮之一 “夜光神户2号”的神户夜光邮轮公司宣布申请破产,这也是首家因新冠肺炎而破产的邮轮公司。
   
   
   
   ·神户夜光邮轮公司破产公告。
   
    生产端也面临断供。意大利Fincantieri旗下建造豪华邮轮的船厂,因为一名工人确诊,导致部分停工,公主邮轮公司的第五艘帝王级邮轮“奇缘公主”号或将推迟交付。
   
   所有不利的因素都在加码,人们不禁开始担心,邮轮业是否会成为受疫情影响率先“倒下”的行业?
   
   嘉年华集团的口号是“欢乐之船(Fun Ship)”,但如今的嘉年华显然难言欢乐。在这次与病毒的“交战”中,阿里森如何寻求突破,或将成为他掌舵邮轮帝国30年中面临的最大考验。
   
   谢选骏指出:一百年前“泰坦尼克”号邮轮,因为和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使用了希腊魔鬼的名字,结果惨遭沉没。世界各国人民不但不知悔改,反而继续使用奥林匹克的鬼名继续扩大运动会,结果引起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冷战、后冷战、新冷战,至今为祸犹烈。现在,奥林匹克鬼名不除,连公主的名称也成僵尸了,直接成为培养病毒的巨大器皿了。这样的公主不能不成为不祥的恶魔。
(2020/03/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