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谢选骏文集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谢选骏: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直指习防疫失误 《庚子上书》遭全网封杀》(2020-03-09 美国之音)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内外广泛蔓延肆虐之际,中国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近日致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酿成疫情凶猛扩散的人为因素和体制性问题提出尖锐批评,指出习应对疫情处置失误承担首要责任。这位民主党派人士撰写的两篇《庚子上书》已在社交媒体上不胫而走,激起反响。赵士林周二对表示,知识分子就是要秉持良知说真话。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戴着口罩视察北京安华里小区时,一名防疫人员却不敢正常枪指额头地检测他的体温。】在写给中共中央及其总书记习近平的《庚子上书》中,赵士林教授指出,当局的维稳体制致使疫情错过黄金窗口期。上书援引习近平总书记所说 “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 接下来赵教授说, “不能不遗憾地指出,这次大考第一张试卷,只能打零分。”
   
   《庚子上书》分析了造成错失控制疫情时机的五大原因,其中包括:1 体制极端维稳的惯性;2 体制报喜不报忧的习性;3 体制唯上唯权的僵硬机械性;4 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5 信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赵士林写道,“不能不冒昧地指出,发生这样一种全局性的体制性的危机,湖北省武汉市领导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中央,首要责任在习近平总书记。”这位总书记曾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疫情防控。
   
   中共党刊《求是》2月3日全文发表了习近平的一篇讲话。他说,“从年初一到现在,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时刻跟踪着疫情蔓延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情况,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 讲话的开头列举了这位领导人1月7日对于疫情提出要求以及1月20日和之后作出的指示和决定。不过,他1月7日提出要求的内容目前尚未公布。
   
   赵士林认为,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和信息不透明也是造成疫情蔓延的原因。他指出,李文亮事件突出地暴露了打压舆论、封锁信息的巨大危害。李文亮生前为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在微信上披露疫情被当局认定“违法行为”并“严重扰乱社会了秩序”,遭到武汉市公安局训诫,之后在工作中不幸感染新冠肺炎殉职。李文亮之死在中国掀起巨大舆论波澜,众多知识分子、维权律师和公民公开发声,要求落实言论自由和公民知情权等宪法规定权利。
   
   赵士林在《庚子上书》中建议,不应忘记那些建议“曲突徙薪”者,就是那些体制内外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人士,特别是那些敢于指出体制弊端的批评人士。他表示,如果执政者真正做到“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很多灾难就不会发生,发生了也能及时消除,不致酿成大祸;很多天灾就不会酿成人祸,酿成了也能及早遏止。
   
   赵士林在《庚子上书》中呼吁,以今次防控疫情为契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平等法治”的诉求,建设受到有效监督和制约的责任政府,建设正常的健康的公民社会,保障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等公民各项政治权利。
   
   中共官方目前没有对中国民主促进会前中央委员赵士林《庚子上书》的批评、建议和呼吁作出公开回应,也没有复信。不过,赵士林披露他的微信、微博等账号都被封了。这位退休教授表示,“回复就是全线封杀。有人来电要求删除。网上传的又不是我发的,我怎么删?”他说,“我响应习总号召,履行民主党派职责,既不反党又不反社会主义,更不违背宪法。因此没有顾虑。如果有人欲加之罪,坦然面对。”
   
   本周二凌晨,赵士林在回复记者关于目前心情和期许的问题短信中写道:“拒谏饰非,口是心非,颠倒是非,夫复何言。然而还是要言。”他问道,“知识分子就是说话的。知识分子不说话,就如同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商人不做买卖,要他何用?”
   
   这位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接着指出,“说话、说真话、说权贵不爱听的话,秉持良知,担当社会责任,高扬批判精神,就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因此我写《庚子上书》。这个上书,其实是作为一个民主党派成员响应习总书记希望党外人士给党提意见、提尖锐意见的号召。没想到我响应了他的号召,却立即获得全网封杀的待遇。我忽然明白了,塔西陀陷阱就是这样形成的。”北京最近高调宣扬中国领导力和正能量遭遇民间反弹。中共宣传部门推出的新书《大国战疫》和中共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提出的“感恩教育”言论先后受挫叫停。
   
   近年来,中国的言论空间和学术环境明显紧缩,高校有多名教授在其批评言论遭学生举报后受到打压。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数年前在职时出资设立了“士林奖学金”,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去年10月,他公开表示,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的学生不能享受这项奖学金。
   
   谢选骏指出:作者赵士林难道不懂,“上书”是没有用的?因为中国现在没有“上”(上流社会),只有“下”(下流社会)——你和公仆说话,不能用上书的形式。现在上书不行,正如1989年的示威学生用“对话”的方式也是不行的——除非你和李鹏一样下流,或者像邓小平一样拥兵自重,否则如何可能进行对话?后来的民运也不懂这个道理,还要厚颜无耻或别有用心地“继续对话”,所以只能慢慢咽气,作了鸟兽散了。
   
   附录
   《庚子上书——关于疫情的紧急呼吁》
   
   中共中央并习近平总书记尊鉴:
   
   庚子疫情,凶猛险恶,国难当头,世界震动。就目前各方渠道披露的可靠信息,已经可以做出如下判断:由于跨年之际特别是一月上中旬疫情防治最重要的黄金窗口期被人为错过,导致疫情凶猛扩散。这个失误代价巨大,教训无比沉痛,损失无可估量。
   
   习总书记说:“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
   
   不能不遗憾地指出,这次大考第一张试卷,只能打零分。
   
   大错铸成,找出人为错过黄金窗口期的原因,汲取疫情扩散的教训,以为防控疫情的前车之鉴,是当务之急,对于中国和世界,都非常重要。
   
   愚以为,之所以人为错过防控黄金窗口期,铸成疫情凶猛蔓延的大错,原因有五。
   
   1 ,体制极端维稳的惯性
   
   长期以来,稳定压倒一切的惯性思维扭曲了很多社会问题的处理。在这种极端维稳思维的审视中,凡是负面事件包括天灾人祸均威胁稳定,均不利于稳定的形象,以致形成了一种惯性,对各类负面事件能低调处理一定低调处理。而所谓维稳,着眼点是政权的安全,而非民众的福祉。迄今为止,内外权威渠道都已经和正在不断地证实,今次疫情,决策者一开始就知情,唯有百姓不知情,但遭殃的只有百姓。不能不遗憾地指出,疫情初起,决策者刻意向公众隐瞒疫情的深层心理是:政权的安全和百姓的安全,把政权的安全放在首位;政权的稳定和社会的稳定,把政权的稳定放在首位;政权的尊荣和公民的权益,把政权的尊荣放在首位。因此各级官吏共同刻意隐瞒疫情,不惜置民众身家性命于不顾,不惜隐瞒真相导致疫情扩散激起社会的不安和动荡。这就是所谓的“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
   
   疫情初期决策者心存侥幸,未能迅速动员全社会及早采取切实有力的防控措施,一再错过防控黄金窗口期,从而导致疫情凶猛扩散,和这种以政权为本位或者“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的极端的扭曲的维稳思维有直接联系。
   
   2 体制报喜不报忧的习性
   
   由于体制的鼓励,报喜不报忧,成了由来已久的习性。下面向上面报喜不报忧讨领导欢喜捞取政治资本,上面向公众报喜不报忧塑造一贯正确的政治形象。特别是面临春节这一中华民族的第一大节,维护岁月静好、盛世祥和、万民同乐的景象成为压倒性的政治任务。因此尽管1月6日国家疾控中心发布了二级应急响应,已引起公众警觉,但在防控疫情最关键的决策时刻,1月7日的顶层会议上,决策者虽要求注意防范,仍指示不能影响节日气氛。这不能不麻痹公众对疫情危害的警觉。1月23日武汉疫情凶猛已经封城,同一天总书记的春节团拜讲话竟然对疫情只字不提。总书记这样做可能是希望公众过年轻松些,有个好心情,闹心的事就不提了,但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做法客观上显然不利于公众对疫情的警惕和防控。
   
   3 体制唯上唯权的僵硬机械性
   
   惟上惟权是体制的痼疾,近些年更有变本加厉之势。惟上惟权必然造成社会治理体系的僵硬机械无能,各级官吏眼睛只盯着上面,一切围绕着权力意志运作,面对汹汹疫情,缺乏主动性灵活性针对性担当性,必然贻误宝贵时机、造成无穷后患。湖北武汉两级党政负责人在已经清楚了解疫情凶险的情况下,仍在欺瞒公众,误导舆论,打压专业人士对真相的披露,一味等待和依靠上级指示,丝毫不讲变通,未能主动紧急采取必要防控措施,从而导致疫情凶猛扩散,酿成国难。
   
   4 公民社会功能的丧失
   
   由于体制结构的制约,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只有垂直掌控,没有横向联结的社会,是一个有经无纬的社会。有经无纬的社会,意味着公民社会自治互助功能的丧失。面临汹汹疫情,只能依靠垂直的党政官僚系统。低效粗放,事倍功半。今次疫情,处于垂直系统最底端的社区往往是十几个人管理上万人,不堪重负、疲于奔命,不但没有处理好疫情产生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反而形成和民众的紧张关系。因此有社区干部悲叹:“前段时间北京发生了杀医,我们这儿恐怕要发生杀害社区党委书记”。
   
   垂直系统大权独揽、资源独占,是官本位腐败的温床。今次疫情,作为垂直权力系统之一翼的中国红十字会是社会捐助救援物质的唯一合法分配单位,在如此凶险疫情中,居然仍在救灾物质分配上失职渎职,是可忍孰不可忍?红十字会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就在于它是垂直权力之一环,拥有不可代替的独占性和垄断性,其他效率更高、信誉更好的民间慈善组织则受到百般刁难。由于公民社会未能形成,一方面,种种民间自治互助机构无合法地位,不能顺畅发挥作用,民间自治自救的空间被挤压殆尽,社会失去弹性互动的功能。另方面,政府高层官僚作风依旧,基层只能疲于奔命、捉襟见肘、左支右绌、穷于应付,临时组织的“红袖箍”则无法无天,动则大打出手,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如此焉能不导致疫情蔓延,人间惨剧外加人道灾难?
   
   5 信息不透明不通畅舆论功能缺位
   
   我们处于信息时代,信息的畅通和透明是维系社会正常运作的基本条件。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的及时解决,尤其需要信息的畅通和透明。正如有关专家指出,在公共卫生问题上,快速反应至关重要。有关疫情的信息应该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每一天,每个小时都是遏制病毒的宝贵时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