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谢选骏文集
·4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谢选骏: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在台表演澳洲音乐家感染病毒 台湾的乐团隔离》(2020-03-06 自由亚洲)报道:
   
   澳洲知名中提琴家兼作曲家布莱特狄恩(Brett Dean)2月28、3月1日在台湾演出。


   
   澳洲知名中提琴家兼作曲家布莱特·狄恩(Brett Dean),在台湾演出后返回澳洲,被确诊感染武汉肺炎,震撼台湾艺文界。由于他和台湾国家交响乐团多位首席演奏家合作演出,又接受媒体采访,还曾经走进观众群,台湾疫情指挥中心已发布,曾跟他接触的一百多人必须居家隔离。
   
   南澳洲卫生署3月5日发布布莱特·狄恩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而他从2月23日开始的十天内都在台湾活动和表演,引发台湾音乐圈的震撼。布莱特·狄恩是在2月22日从伦敦,中间经过曼谷,在2月23日入境台湾。27日晚间,他因为咳嗽、流鼻水,到诊所就医。2月28日和3月1日在国家音乐厅演奏,并且和现场观众有近距离的接触,甚至和国家交响乐团的指挥握手拥抱。
   
   台湾主管艺文事务的文化部长郑丽君表示:“在两场的演出,2月28号澳洲音乐家有走入观众席,他的一边是他友人一边是NSO(国家交响乐团)人员,所以两边算是本来都有掌握,后来有再进一步掌握他前后、周围23个座位的范围。”郑丽君说,这名演奏家也曾开过记者会,有7名记者出席,另有3位记者对他做过专访,其中有2位记者是外籍人士,已经离境,台湾的记者则会进行追查。
   
   疾管署副署长庄人祥说:“目前是匡列147位,其中103位是要居家隔离的。103位里,与乐团有关27位,饭店17位,司机15位,友人3位,跟飞航有关18位。”庄人祥说,针对他走进观众席部份,已根据他周围两公尺的所有人 匡起来约23人,要做居家隔离,其他观众则请做自主健康管理, 如果有症状就戴口罩就医。布莱特·狄恩:自我隔离本来就是作曲家最喜欢的状态——而这位音乐家布莱特·狄恩,原订本周末在澳洲的演出已经取消,目前在澳洲阿德莱德的医院隔离治疗,他还自己录制视频表示:“我的精神很好,医院也把我照顾得很好,你们看我房间甚至还有海景。从很多方面来说,自我隔离本来就是作曲家最喜欢的一种状态。”不过他说,对无法和乐团界好友出席音乐活动感到非常失望。
   
   布莱特·狄恩曾经在德国柏林爱乐担任中提琴手14年,1988年开始作曲,他的作品多取材于文学、政治、环境或视觉上的启发,曾经获得多项国际知名作曲奖和歌剧奖。布莱特·狄恩2月28日、3月1日在台湾国家音乐厅,各有一场“穿梭世纪的音符”和小型的“狄恩乐乐秀”演出,两场观众各为800多人和100多人。
   
   澳洲媒体说迪恩应是在台湾感染台湾不认同——澳洲媒体报导狄恩应是在台湾受到感染。不过,邀请狄恩访问台湾的国家交响乐团执行长郭玟岑6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演奏家入境有填资讯,相关资讯有咳嗽的症状,入境经过相关检疫,因为他并没有旅游史,也没有发烧情形。在工作当中,偶尔有咳嗽的状况,我们有协助他就医。”
   
   至于当时就医情况,郭玟岑说,“当时理解比较偏向是最近很多所谓流感流行,并没有做其他后续检验,不过这是由专业的医师来判定。所以我们只是从相关疫情中心得到的讯息。”虽然距离狄恩演出已5天,台湾国家音乐厅获得通报,仍在6日紧急封馆并进行全面消毒,并公告暂停相关演出直到下周一重新开放。
   
   国家音乐厅封馆消毒暂停演出——由于有20多人须隔离,国家交响乐团也表示,已取消近期三场演出。国家音乐厅副总监许美玲告诉本台,从2月5日开始,已经对入场民众进行测量体温、喷洒手部消毒液、引外气增加空气流通等措施,未来可能要求看表演者,须全面戴口罩入场。
   
   另外针对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建议以“梅花座”的方式,拉开观众之间的距离,避免飞沫传染。国家表演艺术中心董事长朱宗庆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梅花座是如果票都卖出去,困难度很高,没有卖出去,可以朝这方向。如果票卖的不够多,可以用各种方式疏散,距离拉远,这牵涉剧场经营。”朱宗庆说,会与北中南三个主要大型艺术表演厅相关部门研商如何做好防疫,保护观众和表演者。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6日也前往国家音乐厅采访,发现有民众就在音乐厅外做运动。他们说,在外面,空气、风都是流通的,不会担心。另一名在音乐厅外散步的郑女士,则对政府防疫展现信心:“我很相信我们阿中哥(防疫指挥官陈时中),是我们的偶像喔,我们的政府做的很好。”
   
   谢选骏指出:这个澳洲音乐家,在台湾演出的时候就咳嗽了,却不戴口罩,真是野蛮人!澳洲音乐家为什么是野蛮人?因为他不懂得,澳洲地广人稀,人口密度是台湾的百分之一不到,他即使不戴口罩、到处咳嗽,也不会传染几个人——但是这样的澳洲经验,并不适用于台湾;正如马克思的“工人无祖国”,不适用于俄国和中国。在台湾咳嗽,后果就像在俄国和中国推行社会主义!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全国性瘟疫又来了,四亿动物尸体难倒澳总理!》(飞飞美食谱 2020年01月25日)报道:
   
   长达四个月的澳大利亚山火,烧得特别让人揪心,那些楚楚可怜的动物,让爱心人士心头一痛。这场史前的大山火,过火面积超过5万平方公里,超过四亿动物被活活烧死,还有无数受伤的。在全世界盼望这场大火尽快浇灭的时候,奇迹再次上演,让澳大利亚民众欢呼雀跃!
   
   据天气预报,1月16日澳大利亚将迎来一场全国大范围的降雨,对火灾起到很好的作用。据中新网综合1月17日报道,澳大利亚东部开始下起了暴雨,而雨带在未来向全国性扩散。面对这场大暴雨,澳大利亚民众欢呼雀跃,在街上跳起了舞。而这场及时雨,在1月17日一天内,就浇灭了澳东部32处着火区域,山火成功被遏制了。
   
   在这场山火中,让澳大利亚损失惨重,许多珍贵的动植物所剩无几。被誉为活化石的瓦勒迈松树,在这场山火中,只幸存了200株左右,让植物研究者心痛不已。持续几日的全国性大暴雨,让灾情得到了缓解,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被烧死的动物尸体该如何处理?
   
   据统计,这场大山火导致4-5亿动物死亡,许多动物尸体堆放在公路两旁。有澳大利亚民众表示,经过连日来的暴雨,许多动物尸体顺着雨水漂浮在许多居民社区,令当地的卫生形势不容乐观。有专家表示,当澳大利亚暴雨停止的时候,澳民众又该面对瘟疫的问题了。大量动物尸体经过雨水浸泡,再经过太阳的灼烧,尸体会迅速腐败,引起病菌的大量聚集。虽然雨势让山火被浇灭,随着而来的瘟疫问题,又要难倒澳大利亚总理了。多达4-5亿只动物尸体分布在澳大利亚各地,处理起来也相当麻烦,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全国性瘟疫又来了,四亿动物尸体难倒澳总理!如果澳总理如同处理山火的态度,去对待这些动物尸体,任由它们腐烂,那么可能会在澳大利亚全境引发一场全国性瘟疫。这些动物尸体掩埋消毒不及时,随着病菌在空气中大范围俄传播,可能会让很多人生病,当地卫生防疫问题不容乐观。
   
   谢选骏指出:殖民者残杀的澳洲土人冤魂不散,是澳洲的红土仿佛火星——飞机上一眼望下,气氛相当惊悚!
   
   《澳洲北部處於瘟疫帶包圍中》(2008-12-27 综合新闻)报道:
   
   一個生物安全研究組織稱澳洲北部處於一個「火圈」之中,在那裏新型的人畜瘟疫可能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爆發。
   
   據澳新社報導,由澳洲生物安全合作新型傳染病研究中心(AB-CRC)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出地球瘟疫易發地點。這些地點沿著澳洲北部形成一弧線,在那裏各種新型或未知的瘟疫很可能爆發。該中心的首席執行官普勞司醫生(Stephen Prowse)說:「澳洲處於各種瘟疫聚集的最前沿。包括薩斯(SARS)、禽流感、Nipah病毒、71型腸道病毒(enterovirus)和對人畜都起作用的基孔肯雅病毒(chikungunya)。所有這些都有可能出現在我們的地區內。這個研究強調在這些地區研製和進行有效的疾病監視的極端重要性,因為防止新型疾病蔓延的唯一有效措施就是乘其尚未擴散時先發現它們。而且這個圖指出了我們應該注意的瘟疫可能爆發的地帶。」
   
   這項對全球疾病易發地帶的研究是由達士莎克醫生(Peter Daszak)和紐約「人畜環境醫學協會」的研究工作者一起進行的。該協會是澳洲生物安全合作新型傳染病研究中心的一個協作單位。達士莎克醫生說:「我們已經為可能出現疾病的地點劃出一個『地震帶』。它顯示當瘟疫爆發時哪些國家最有可能首當其衝。」他還說,我們現在有辦法來預測新的愛滋病毒、薩斯或禽流感可能發生的地帶,並說澳洲的北部在一系列疾病易發國家的包圍之中。這表示澳洲在生物安全風險的領域中需要有前瞻性的眼光。這些新型的疾病極少有治療的方法,死亡率會很高。如Nipah病毒可能導致病人的死亡率達一半之多。最好的辦法是在病毒尚未蔓延前就消滅它們。他同時指出,一些舊的疾病正在死灰復燃,如歐洲的藍舌病(Bluetongue)、巴厘島的狂犬病和在很多東南亞地區的口蹄病。在今年五月,昆士蘭爆發了亨德拉(Hendra)病毒疾病,導致五匹馬病死,人道處死了三匹。普勞司醫生說一種新的逆轉錄酶病毒(retrovirus)殺死的樹熊已達到空前的數量。
   
   谢选骏指出:有年我在澳洲旅行,大巴的后座有人不断咳嗽,结果回家以后我就得了重感冒,而且来势凶猛,前所未见,经过猛药治理,方才痊愈——由此可见澳洲的病毒和瘟疫确实名不虚传;而同样惊人的就是澳洲大肆咳嗽传人的野蛮人,并非只有音乐家。
(2020/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