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谢选骏: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很遗憾,各位看不成日本疫情的笑话了》(2020-03-11 纵横日本)报道:
   
   这些日子以来,不少中国国内的人劝在日华人“回国避难”,也的确有不少在日华人真的跑回中国去了。当然,更多的在日华人还是积极参与在日抢口罩、卫生纸的娱乐活动,战绩卓越自不必提。


   
   由于中国人默认“不会抄作业”的日本已经陷入疫情爆发的深渊,再加之中国要求日本入华人员强制隔离,且暂停日本护照入华免签,以及马云还给日本捐了口罩——这种种迹象让中国人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现在是俺们救日本(或看日本笑话)的时候了。
   
   在日华人公众号“东京新青年”甚至还写了数篇质疑日本防疫不力的文章,文章中写到“有些东西终究要被翻出来晒晒太阳”、“原本打算加入日籍的人不少也改变了主意,命比出去玩重要啊”、“如果不是有药,日本人当真不怕死”……
   
   真想问问这些“海外华人公众号”,同样的话把主语换成中国或中国人,你们还敢写,还敢发吗?一个无法也不敢讨论自己出身地的人,怎么就那么厚脸皮,空口白牙嘲笑新闻自由度比自己出身国高110位的国家?
   
   中国国内的自媒体们也没闲着,每天要么叩问“日本公共卫生的顽疾在哪里?”,要么建议“应该是我们给日本捐口罩了”,要么大吼“日本在搞什么?”总之,无论是出于信息污染,还是内心真实期待,几乎全部简体中文互联网和简体中文使用者,要么觉得日本已经完蛋,要么在严厉指责日本,要么打算看日本人或在日华人的笑话。
   
   那么今天就告诉各位,很遗憾,你们真的看不成日本的笑话了。虽然日本应对这次疫情存在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第一时间禁止中国人入境,也不该接收那条日本没有义务负责的英国游轮),但日本的防疫表现绝对足以给全球上一课,而不是抄谁的作业,更不应被病毒发源国的人嘲笑。
   
   一如以往,我们还是用数据说话。日本的疫情,究竟是什么水平?不要听信“我在东京有个朋友说”,也别再参考中文媒体的三四五六手信息了,数据才是最真实的证据。
   
   我们把全球感染人数最多的八个国家,自从该国确诊100例后,直到3月9日的确诊数据全部整理了出来,均取自WHO最新数据——
   
   首先,最显眼的就是图中的感染增长曲线。除了突破天际的中国(蓝色)曲线右端由于基数大而平稳外,无论是中国的左侧曲线,还是从第二条(韩国)到第七条(西班牙),七个国家的曲线几乎完全一样,都是斜45度向右上角快速延伸。
   
   唯一的例外,就是排在最右边的日本(棕色),日本的曲线是一条缓慢的锐角边。再看数据,图上注明了每个国家目前的感染者数量,以及“从100名感染者到3月9日的天数”。韩国19天、意大利15天均接近7400人,伊朗12天也接近6600人,法德也不慢,不到10天就破千,而日本到达488名确诊者,花了整整17天(这488人中,还有80人不是日本人,至于是哪个国家的,日本保护人权不公布,猜吧)。
   
   以每日平均增长确诊人数(概数)来看,中国是1584人,伊朗有538.8人,意大利485、韩国383,法德都破百,日本只有22.8。
   
   别忘了,这些国家中,日本与中国的距离是第二近的,仅远于韩国。且日本直到3月初,才真正实行对全体中国人入境的限制。即使到现在,持有有效长期签证的中国人依然可以入境日本,且只会收到一个通知卡,请你自行在住处隔离,无任何强制措施。
   
   如果有人质疑数据或曲线真实性的话,那么请看伦敦大学学院教授Mark Handley做的图吧,这是他3月10日盘点的意德法西美英日韩八国的感染曲线拟合图,并做了一条“日增33%辅助线”(紫色直线)——图中最下方的红色曲线是日本,而上边那些和“33%日增辅助线”重合在一起看不清的,就是意德法西美英韩七国(正如上方我们做的图中那几个国家)。
   
   只有日本,交出了与其他国家完全不同的流行病学答卷,有没有人要抄作业?好了,我们已经知道,作为世界上感染人数第八多的国家,日本的感染数控制在高感染数国家中是最好的一个,增长最缓慢。(比伊朗慢22倍)
   
   那么接下来就有人说了,日本确诊人数少,是因为日本检测人数少,如果日本检测人数多,那么日本确诊量就会迅速上升,日本疫情早已大爆发。(“东京新青年”就是持此类观点,该公号甚至猜测,日本感染数已超过15000人)这个观点看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仔细推敲的话,依然还是胡说八道。
   
   全世界死亡率最低的确诊大国——疫情爆不爆发,即便不看确诊数量,也能够直观感受到。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重症挤兑医疗和老年人的大量病危和死亡。退一万步说,就如同中国人和中国媒体说的那样:日本人不给病人做检测、病人打电话去医院被拒绝、让病人在家等死、日本政府佛系、普通人不当回事……但千万别忘了,病毒是绝对实事求是的,如果日本通过不做检测的方法假装整个国家很正常,但实际上疫情早已爆发,那有一个数据是绝对无法造假的。这就是“因疫情造成的死亡数”。
   
   人发烧了可以不检测,但人病死了不可能不调查死亡原因,日本一不封城二不封媒体,如果敢隐瞒死亡案例或隐瞒死亡原因,日本社会肯定早就爆炸了。无论在中国还是意大利,病毒造成的大量病患呼吸困难、高热不退乃至死亡案例集中出现(甚至需要外省市殡仪馆火线支援),都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而这些情况在日本均没有发生。
   
   截至3月9日12时,日本国内因疫情死亡的病患数量为7人。这个死亡水平算怎样呢?说明一下,病死率是将死亡案例与确诊案例进行比较,而十万人死亡率则是常见的参考值。
   
   除了数据发布时尚无死亡案例的德国,日本的两项死亡率表现仅差于英国,与韩国互有胜负,完全领先其余的国家。之前有中国自媒体阴谋论说“日本为了办奥运,就不管这个死亡率只有2%的病毒了”,抱歉,你们说得还不够,新冠病毒在日本的病死率,连2%都不到,只有1.43%。请你们下次扯蛋的时候,把数据搞准确一点。2009年H1N1流行,日本的死亡率只有0.2,加拿大为2.8,英国是2.2,美国是3.3。
   
   如何评价日本防疫表现?看完以上内容后,相信各位对日本的疫情状况已经有一点数了。
   
   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是日本媒体东洋经济做的数据图表,即日本每日新增肺炎患者数变动。可以看出,在历经3月7日的新增峰值后,这两天日本的新增确诊数又开始下降到此前平稳水平。需要注意的是,与此同时,日本的检查数量是一直在增加的——也就是说,在增加检查数量的同时,日本的患者数并没有发生爆增,更没有发生大规模疫情爆发的特征。(怎么和“东京新青年”们说得不一样啊)
   
   我们并不是公共卫生专家和医疗专家,无法分析出日本的防疫表现为什么是这样,甚至于走出了和其它国家完全不同的流行病学曲线。但可以确定的是,没有谁应该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嘲笑日本。再重复一遍,这是一个时至今日依然允许部分中国人入境且不强制隔离的国家,在武汉封城前,东京成田机场是武汉人国际出逃的第三大目的地,甚至于武汉姑娘在日本电视上大大方方地说“为了身体健康跑来日本”,日本确诊的头三个案例,都是从武汉来的中国人。
   
   有这么一个邻国,还能交出如今这样的数据,日本在疫情中的实际表现,绝对可以被评价为优秀。反过来说,如果日本一定要抄作业,也应该抄俄罗斯、北韩,直接把中国护照和给中国发的签证当废纸就OK了。
   
   如果一定要日本医疗体系反思的话,那就请反思一下为什么仅仅过年那一个月的时间,日本就有1300人死于吃年糕被噎?这个风险可比新冠病毒高不知道多少倍了,哈哈。
   
   谢选骏指出:为何日本对抗疫情的成绩如此优异?因为日本人讲究内在的服从,这使得绝大多数日本人很乖,也使得日本成为最为优秀的病人。
(2020/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