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谢选骏文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谢选骏: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特朗普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堪称灾难》(纽约时报 2020年3月9日)报道:
   
   研究人员在国家卫生研究院向特朗普总统展示一个新冠病毒模型。


   
   上个月,《经济学人》分析了1960年以来的流行病数据,结论是在这些疾病暴发的事件中,专制国家的死亡率高于民主国家,即使在考虑了收入水平因素以后也是如此。
   
   这似乎有悖直觉。相比于民主社会,专制社会强制实施行为限制要容易得多;很难想象,意大利像中国封锁武汉那样去封锁米兰。没有了麻烦的民主审议,一些基础设施能够以快得多的速度建起。“在世界最民主的国家之一挪威,为了一家200张床位的医院的选址,立法者已经争论了七年。”据《经济学人》的文章说,“在中国,一家容纳1000张病床的新冠肺炎专科医院,最近在仅仅十天内完工。”但是,在基于事实的政策制定以及向公众透露真相方面,民主国家要远远胜过专制国家。“非民主社会经常限制信息流通,并迫害被认为提出了批评的人。”《经济学人》的文章这样写道。在中国,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如袁莉上个月在《纽约时报》关于新冠病毒的文章中写到的,“病毒在传播时,武汉及全国各地的官员隐瞒了关键信息,淡化了病毒的威胁,并训诫试图发出警报的医生。”
   
   可悲的是,这句话里的“武汉”如今换成“华盛顿”也成立。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方式结合了专制与民主最坏的特点,混合了信息不透明、政治宣传与群龙无首后的效率低下。
   
   从一开始,特朗普就淡化危机规模,称之为完全来自境外的威胁,关闭边境便可解决。在2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美国当前有15例确诊,略去了那些在境外确诊的病例。“几天之内,这15例就会下降到接近零,”他说。而到本文成稿时,全国有超过210例确诊,12例死亡。(本文中文版发布时,美国的确诊数已超过500例,22人死亡。——编注)
   
   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危机处理方式提出不满,特朗普不予理会,称其为“他们的新骗局”。上周,特朗普的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上对公众说,媒体之所以如此关注新冠病毒,是“因为他们认为新冠病毒可以把总统拉下马”。特朗普在周三晚上与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对话时,似乎暗示感染了新冠病毒还可以照常去上班:“所以,你看,我们有成千上万、几十万的人,只要,你看,就那么待着,甚至去上班,就好了——有些人去上班了,但他们在好转。”(后来,他写了一条气愤的推文,说他从来没有说生了病应该去上班。但很显然,他并没有指导大家遵守疾控中心的居家建议。)
   
   在政府内部有一种不能与特朗普意见相左的巨大压力。2月,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Immunization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的南希·梅森尼尔博士(Nancy Messonnier)警告说,新冠病毒在美国的社区传播是不可避免的。有报道称总统对此非常愤怒,而疾控中心主任说梅森尼尔是口误了。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人物,如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提出,梅森尼尔在参与一场反特朗普阴谋,因为她哥哥是前司法部官员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此人常常被右派当作“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一份子来嘲弄。
   
   时报报道过,尽管军方领导人需要做出快速判断,以保护驻扎在疫情暴发国的部队,国防部长马克·埃斯柏(Mark Esper)还是警告军队不要做出与特朗普总统所传达信息相冲突的决定。五角大楼发言人对该报道提出异议,称之为“欺骗性的歪曲”。然而在这场急速发展的危机当中,我们似乎还是能看到政府上下的一场统一行动,以确保不出现与总统相抵触的言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副院长、《公共卫生危机生存指南》(The Public Health Crisis Survival Guide)一书的作者乔舒亚·沙夫斯蒂恩博士(Joshua Sharfstein)告诉我,回顾历史上类似的危机,“一个重要的教训是:不要将传播沟通政治化。我们真的需要让人民觉得可信的沟通者。”特朗普则完全与之相反。这个国家至少一半人不相信他,而因为他的推波助澜,另一半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又不相信真正的专家。
   
   然而,如果说特朗普政府无法做到民主政体中人们所期待的基本诚实,它同时也无法施行由上至下的专制式协作。在提高产量以保证充分的测试能力方面,这个政府彻底失败了;周四,副总统彭斯承认:“当前我们没有足够的检测能力来满足检测需求的预期增长。”
   
   在撰写本文之时,由于一位已离船登岸的乘客死于新冠病毒引起的Covid-19疾病,载有几千人的邮轮“至尊公主号”被困在旧金山海岸不得靠岸。据加利福利亚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说,有11名乘客和10名船员出现症状,他还指出,这一数据可能“大大低估了”船上疫情的严重性。上个月,与“至尊公主号”所属同一公司的邮轮“钻石公主号”在日本海岸经历了灾难性的船上隔离尝试,最终船上感染人数达705人。
   
   研究者推断,如果“钻石公主号”上的人被及时撤离,感染率将仅为现在的八分之一。然而,国土安全部官员肯·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周四告诉一个参议院委员会,他们无法撤离加利福利亚岸边这艘船上的人员,因为美国的医疗设施不具备隔离乘客的能力。于是,至少到目前为止,“钻石公主号”的实验仍在重演。
   
   在奥巴马任期内曾参与应对埃博拉疫情的前国际开发总署(USAID)境外灾难援助项目主任杰瑞米·康宁迪克(Jeremy Konyndyk)说,一个称职的政府,应该对“钻石公主号”灾难的重演做好应急预案。“第一个犯下错误是一回事,”他对我说,“重蹈覆辙犯下同样的错误则完全不同。”他还说:“说我们没有办法将邮轮上的人接下来,这在我听来很不正常。”
   
   很不正常,但或许并不出人意料。“这就像波多黎各的翻版,”康宁迪克将特朗普政府的新冠病毒应对,与其在飓风玛利亚灾后的处置失当相提并论。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已经造成了各种各样的灾难,但直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美国人并没有亲身体验到。这一点也许即将改变。周四下午,特朗普将大量时间用于在推特上祝贺自己的新冠病毒应对成绩。如果情况持续恶化,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也许他会给我们扔几卷厨房纸。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是假新闻——因为世界上发生的新闻它多数不登,而且它所报道的那一点点新闻又总是掐头去尾、语焉不详。川普总统是假总统——因为选他出来的只是少数选民,多数选民的票是投给他的对手的。但在这里,假新闻媒体骗子与假总统的政治骗子杠上了,于是假新闻就成了真新闻了,假总统也就成了真总统了。所以说,“不怕人们反对你,就怕人们不理你。”所以还说,“不能流芳百世,宁可遗臭万年。”
(2020/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