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谢选骏文集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谢选骏: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全球抗疫大作战 任志强疑发文:习近平是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法广 03/09/2020)报道:
   
   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确认病例周日超过了10.5万例!美国又有一些地区爆发新冠疫情,意大利则为遏制疫情隔离大约1,700万人;同时,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000例。韩国死亡病例逾7400宗;日本或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在疫情风暴不断燃烧下,全球舆论再去反思新冠病毒的起源地,华尔街日报今天发表Jeremy Page/Wenxin Fan/Natasha Khan署名文章认为,从出现第一批感染者起,中国就犯下了一系列错误。
   
   该文续指,中国政治领导人迟迟未将风险公诸于众,也没及时采取坚定的防控措施,疫情因之加剧。去年12月10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摊贩魏桂先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她以为自己感冒了,就去当地一家小诊所看了病,然后又回去工作了。结果八天后,57岁的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乎失去了意识。她是新冠疫情中最早的疑似病例之一。
   
   华尔街日报文章表示,这场疫情使中国一度陷入瘫痪,并给全球经济蒙上了阴影。如今,新冠病毒已在世界各地传播,导致超过10万人患病。
   
   同在今天,中央社报道说,中国网络日前出现一篇严厉批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文章,指他“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引起网友哄传。由于文章提到“央视姓党”一事,此文被普遍认为出自地产商任志强之手。这篇文章批说,当局对新冠肺炎疫情决策的“遮羞式的宣传,大约只能欺骗那些愿意被你欺骗的人,却无法欺骗那些只相信事实与真相的人”。无论目前的防控取得了多大的成绩,都无法挽回“那些失去了的生命和失去了欢乐的节日,失去了亲人的破碎家庭”。
   
   任志强在中国以敢言著称,曾在2016年2月19日发文批判“媒体有了姓,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拥有“任大炮”的响亮名号。中央社指,这篇文章主要针对习近平2月23日发表讲话、号称17万人参加的视讯大会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文章直指,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导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接着说,“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这篇文章质疑,人们没有看到这场大会上“有批评的意见,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爆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文章说,当时“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月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月3日的训诫?为什么会有1月3日对美国通报的疫情信息?为什么不提1月7日之前已发生的各种危机?为什么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会公布?至今也未公布!为什么1月7日之后还会召开了各种聚集性的全国大会?”文章指出,这场会议“只能是天安门上招手接见红卫兵”。“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
   
   这篇文章说,中国人知道,这次疫情的爆发和所引发的一切本不应出现的痛苦,都来自于这个“严禁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体制”。如果有了言论自由,那么国民在提前知道事实真相时,就会主动的采取各种自我保护,也不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失控和传播。文章最后说,“我无法为2月23日的讲话欢呼,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机”。也许不远的将来,执政党也会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
   
   谢选骏指出:作者“任志强”寄望于“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或“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但他不懂,要是“打倒四人帮”或“邓小平改革”能够解决中国问题,中国大陆又怎么可能陷入目前的僵局吗?
   
   附录
   《任志强檄文:剥光了衣服的小丑》(网络流传)
   
   2月18日落笔了"记忆与反思",本想就此罢手了,尤其是不愿再碰触2月19日的伤疤。
   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
   
   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几天之后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的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讲话分为一、二、三、四和最后,我也来个一、二、三、四和最后吧!
   
   第一部分是"关于前一段疫情防治工作"
   
   这里讲的是表彰自己的伟大成绩,包括1月7日的批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要有正确的战略策略,要靠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举国体制的医疗物资和生活用品的保供和维护社会稳定、防止社会失序,以及加强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总之都是一尊亲自靠"巨大政治勇气"做出的决策和亲自指挥而取得的重大成绩。
   
   网上有位名为李锦的专家,出版过国企政策的书籍多本,被媒体誉为"我国国企政策与新闻第一解读人"。专门写了篇《"17万人大会"的抗疫历史传奇》的长文,将历史上的"七千人大会"与"17万人大会"并列称为党史上空前的事情,必将载入史册。对此次会议大肆吹捧,已到了无耻之极了!
   
   中国历史上的"七千人大会"可谓是党内执政的一次危机,并提出了"不怕批评,敢于接受批评,敢于自我批评"的信息。对"反右倾"和"大跃进"及瞒产、瞒报等问题进行了批判和对真相的追查,最终刘少奇用"三七"开承认了七分人祸的错误。毛则在大会上终于作了检讨:"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同时也做了自我批评,事后还做了一些平反的工作,这才让危机渡过了。
   
   这次的大会,也许同样面临的是党内执政的危机,但人们没有看到大会上有批评的意见,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月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月3日的训诫?为什么会有1月3日对美国通报的疫情信息?为什么不提1月7日之前已发生的各种危机?为什么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会公布?至今也未公布!为什么1月7日之后还会召开了各种聚集性的全国大会?为什么还出境访问?为什么在云南敲鼓庆春节?······
   
   这所有只用1月7日和1月20日来试图终止与斩断国民与社会对疫情发生原因和扩散原因的追究。不再提为何没有及时公布疫情等等的原由,正是掌握权力者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也拒绝社会追究这些责任。只想用伟大成绩来为自己遮羞,同时动用各种党所控制的媒体,用所谓的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规范和完善信息发布机制,宣传党中央的决策部署,迷人感人的事迹,引导舆论的正能量等方式坚决堵住各种追查事实真相的言论。坚决堵住追究造成这次疫情责任的言论,坚决不承认吹哨人的作用,不承认体制与决策无能的事实!
   
   但这种遮羞式的宣传,大约只能欺骗那些愿意被你欺骗的人,却无法欺骗那些只相信事实与真相的人。
   
   无论目前的防控取得了多大的成绩,都无法挽回那些失去了的生命和失去了欢乐的节日,失去了亲人的破碎家庭。也无法挽回因疫情而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和家庭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满篇的讲话中根本不提造成疫情的原因,不提疫情扩大化的失控原因,全社会没有看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情况。同时不提党的领导的统一体制之下的弊病;不提谁应对疫情的扩大化承担责任;更不会检查和检讨自去年12月以来出现各种问题的原因和责任。历史上的皇帝尚有"罪己诏",七千人大会尚有检讨、自我批评和认错,但这伟大的"十七万人"的大会,却只有表扬和功劳,并无原因、真相与责任。
   
   这哪里是"七千人大会"啊,这只能是天安门上招手接见红卫兵啊!
   
   不提原因、真相与责任的自我表彰,都是些傻瓜也知道的"马后炮"。伟大与英明正确的战略策略,本应都是防御疫情发生和扩大的工作,但却都发生在钟教授的严重警告之后,而非发生在钟教授的呐喊之前。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自吹为成绩?也敢自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