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谢选骏文集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谢选骏: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网文《为何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全国死亡高达5000万,看看湘军淮军屠城》(蜀山精灵)报道
   
   目前流行的说法:太平天国运动造成了5000万死亡,实际是包含了南方太平天国运动,北部捻军以及同治回乱的总人口损失……其中在湘军屠城中三次大规模的有:


   
   九江屠城——咸丰八年四月,湘军李续宾部攻破九江,将城中近二万军民全部屠杀。李续宾的上司湖广总督官文在给咸丰帝的奏折中说:“城外勇冲杀而入,该逆(城内军民)无路可奔,号叫之声惨不可闻,自卯至午,歼除净尽……尸骸堆积,流水腥红。”对于湘军屠杀平民,官文这样解释:“奴才等查九江贼窟已阅六年,万余之贼顽梗负固,其中决无善类,设有胁从之民,必早投诚,设计逸出。”
   
   安庆屠杀——第二次屠城:咸丰十一年八月,湘军曾国荃部攻破安庆,数万安庆军民被屠杀。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目睹了这次惨祸:“杀贼凡一万余人,男子髻龀以上皆死,……妇女万余俱为掠出”,“军兴以来,荡涤未有如此之酷者矣”(赵烈文:《能静居日记》)。曾国藩的亲信李榕也称:“通计前后杀毙援贼、城外垒贼、降贼及城中之贼实有四万余人,军兴以来,杀劫此为最重。”
   
   南京屠城——同治三年五月,曾国荃部攻陷天京,对南京城进行了血腥大屠杀。1864年6月,天王洪秀区病死,忠王李秀成辅佐幼天王洪天贵福,并率领四千名太平军又死守了南京城一个半月。7月19日,湘军通过在太平门城墙根下埋设炸药,炸毁城墙,湘军蜂拥而至,屠杀即将开始。那么湘军占领南京城期间,究竟杀了多少人?南京城被湘军攻破前,太平军及南京城老百姓十万人无一人投降,他们让湘军吃尽了苦头。
   
   湘军入城——湘军除用火作为进攻的武器外,还用火作为灭迹的手段。每次当他们抢掠完一处王府或民宅后,便随即付之一炬。这场大火自天京陷落之日起,此落彼起地一连烧了七、八天,直到27日下了一场大雨才被浇灭。大火过后,南京城内十之八九的房屋被烧掉,各种著名的建筑物和文物古迹几乎毁坏殆尽。所以现存的不少古建筑物,都是后来修建的。
   
   湘军列队——天京被攻陷前,曾国藩曾说,“今粤匪之变,其中凶酋悍党,如李开芳守冯官屯、林启荣守九江、叶芸来守安庆,皆坚忍不屈。此次金陵城破,十万余贼无一降者,至聚众自焚而不悔,实为古今罕见之剧寇。”报复开始了,曾国藩幕僚赵烈文在《能静居日记》中详细记载了湘军攻破南京城以及屠城的全过程,“沿街死尸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匍匐道上。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老者无不负伤,或十余刀,数十刀”
   
   至于湘军在南京城屠杀的人数,有一种说法,“三日之间毙贼共十余万人,秦淮长河,尸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两岁孩子都不放过,经过这一次屠城,南京城内连一棵完整的树都找不到了,护城河河水尽赤,“曾剃头”的绰号也就被人们叫开来。
   
   太平天国强盛时,南京城最多有100万人。可到光绪登极的1875年,人口还不到50万。天京几乎变成一片废墟。经过这样的浩劫,满目残墙断壁,遍地破砖烂瓦。连曾国藩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说,自五季之后生灵涂炭殆无逾于今日。李鸿章署理两江总督后,面对这幅残破景像也感到“善后无着手”,说“一座空城,四周荒田”,“无屋、无人、无钱是管,葛居此亦当束手”,似居百年之后度旧。其残破可想而知。
   
   李鸿章的淮军有两次屠城:
   
   苏州屠杀——1863年,李鸿章率军围攻苏州。苏州当时是太平天国名将李秀成苦心经营的底盘,虽然李秀成已去救援天京(南京),但苏州城依然易守难攻。李鸿章当时得知,守苏州的“慕王”谭绍光手下四“王”四“天将”(太平天国后期封了2000多个王,阿猫阿狗都成了王)对谭绍光不满,密谋投降,便与对方联络。许诺只要八个人献出苏州,均能加官晋爵。结果,八个太平军叛将果然一刀割下谭绍光首级,送到李鸿章帐下,并打开城门,迎清军入城。清军入城之后,按照李鸿章后来的说法,他发现太平军依旧占据着半个城池,要求自己兑现诺言。于是李鸿章在晚上就办了一桌酒宴,宴请投降的四“王”四“天将”。八人兴冲冲赴宴,酒酣耳热之际,被李鸿章安排的武士一刀一个,全都砍下了首级。之后,清军屠城,又杀害投降的太平军2万余人。
   
   其实与当年对太平天国作战中发生的一件事有关。当时淮军与洋枪队一道进攻苏州,但太平天国军队负隅顽抗,苏州久攻不下。此时,戈登提出以个人名义去招降太平军。戈登向苏州的太平军指天发誓,以个人信誉向他们作保,如能缴械投降,必保降军身家性命无虞。当时整个太平天国大势已去,守城的太平军只是因为害怕投降后会被李鸿章屠城,所以不敢投降。但有了戈登的保证,守城军队发生内讧,8位将军献城投降,李鸿章得以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苏州。戈登本以为苏州的战事已暂告一段落,没想到不久之后,就听到了李鸿章将8位太平军降将和几千将士设计诛杀的消息。戈登向来将自己的信誉看得比生命还重,听了此事顿时怒不可遏,拿起手枪就要去找李鸿章决斗。李鸿章收到风声,也自知理亏,只好躲了起来,想避避风头再说。谁知戈登不肯善罢甘休。李鸿章杀降事件骇人听闻,对戈登的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戈登威胁说如果李鸿章不以辞职谢罪,就将率领洋枪队投靠太平军,将打下来的苏州城送回给太平天国。清朝方面得知此事自然是吓得心惊胆颤,而英国方面也不希望因此事发酵影响两国之间的关系,于是派人居中调停。李鸿章一方面辩解道是那些太平天国的降军们狮子大开口,还想要接管苏州的防务,威胁清军安全才不得已痛下杀手。另一方面也发布公告称这是自己一个人的主意,戈登毫不知情,让他撇清干系。
   
   杭州屠城
   
   1864年3月25日,嘉兴被淮军攻陷,杭州遂处于清军三面围攻之下。28日,淮军在“常捷军”配合下,对杭州发动猛攻,以大炮轰塌凤山门城垛约3丈,乘势涌入。太平军拼死堵御,将淮军全部逐出。30日,淮军水陆各营分攻武林、钱塘、凤山、望江、清泰各门,听王陈炳文率太平军顽强抗击,终因军力不支,于当夜北走德清,杭州于次日晨失陷。由于8月李侍贤率领太平军剩兵仍20余万,汹涌逃亡福建海线,出乎布防内陆清军意料之外防止太平军再次返回,淮军开始在城内大规模屠杀。
   
   土杭人口从1858年的372.1万锐减至1865年的72万,短短7年之间人口减少300万,死亡人数达80%以上。直到1953年还未恢复到1858年的水平。
   
   
   
   
   
   浙江人口损失
   
   
   
   
   
   太平军将领
   
   清军屠城的原因:
   
   一是消灭太平天国中坚力量。参与首义、来自两广的太平军官兵,被称为“老兄弟” ,他们不但作战勇敢,而且意志坚定,极少被诱降。在湘军将帅眼里,他们是最危险的敌人,是所谓的“真贼”。咸丰十一年五月,湘军在安庆赤岗岭全歼刘玱林部(以老兄弟为主),清军将帅无不兴高采烈,曾国藩称“此次杀三垒真正悍贼千余人,使狗逆为之大衰,平日或克一大城,获一大捷,尚不能杀许多真贼”
   
   二是掠夺财物。与一般人认为曾国藩“厚饷养兵”相反,由于缺乏稳定的饷源(长期只有湖南、湖北两省供饷),湘军一直处于缺饷的状态。九江破城前,胡林翼称“水师、鲍营、义渠各营尚欠十二三万两”安庆破城 前,欠饷更加严重,“军饷已欠六个月,(胡林翼)日夜焦灼,无术可济。”安庆城 破后,曾国藩欲犒劳曾国荃部白银一万两,居然凑不齐,只好向曾国荃借钱。
   
   三是主将泄愤。湘军攻打九江、安庆、天京三城采用的都是长期围困的方法;攻下九江,湘军用了十六个月(咸丰六年十二月—咸丰八年四月);攻下安庆,湘军用了十八个月(咸丰十年闰三月—咸丰十一年八月);攻下天京,更是用了二年有余(同治元年五月—同治三年六月)。长时间的围城战,湘军与太平天国的守军、援军展开了惨烈的反复拉锯,作为主将的李续宾(围困九江)、曾国荃(围攻安庆、天京)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备受煎熬。咸丰七、八年间,陈玉成率太平军采取围魏救赵的战术攻入鄂东,迫使李续宾部在长江两岸来回奔波,狼狈不堪;曾国荃围攻安庆时几度被陈玉成部围攻,惊险万状;围攻天京时,又在李秀成部的围攻下受伤,以至“受伤血流,裹创思痛,骑马周巡各营,以安军心。
   
   谢选骏指出:曾国藩号称“曾剃头”,不是说这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像他的祖宗一样被满族牲口给剃了头,而是说他为狗作伥,大肆屠杀汉人的头颅。湖南恶狗曾国藩,不仅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而且他杀汉人比后来入关的日本人更狠——这是因为曾国藩、李鸿章等狗都是汉奸,他们需要向满族牲口摇尾乞怜、邀功请赏。
(2020/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