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谢选骏文集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谢选骏: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损害国际形象,中国是否打响这场外交反击战》(2020-03-09 纽约时报)报道:
   
   北京在新型冠状病毒向世界各地无情蔓延的最早阶段,中国外交官曾对那些关闭边境、取消航班或限制旅行的国家作出严厉的回应。


   
   意大利2月份那样做时,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秦刚曾对该国同行说那是过度反应。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美国正在人为制造恐慌。“患难见真情,”她当时这样说。如今,中国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削弱了它为赢得同情和支持的外交努力的效力。中国正在采取它曾经认为不必要的旅行限制,包括对来自意大利、伊朗、韩国和日本的旅客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几乎所有飞到北京的人都将面临类似的命运,不管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官方媒体上周一发表的照片显示,习近平在北京视察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他们有一个似乎只有锤子的工具箱,”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会长伍德克(J?rg Wuttke)说。伍德克本人于一周前的周五从欧洲回到中国,目前正在北京的家中隔离。
   
   这场疫情首先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已经造成3000多人死亡。但对中国来说,疫情也已对它在国内外的名声构成了挑战。中国面临着其他国家对其迸发的猜疑,这可能会损害它成为全球经济和政治强国的雄心。
   
   中国目前在进行反击——它驱逐外国记者,抨击种族主义行为,暗示其他国家的政府反应太慢,还暗示病毒源于其他地方。中国政府赞扬了向中国运送物资或对中国旅客保持开放的友好国家,同时它也在向他国运送援助物资。
   
   对中共的批评者来说,疫情证实了他们对其治理缺陷的最严厉批评,包括在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不断强化的威权主义,以及政府保密和混淆视听的本能反应。随着世界各地通往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中国近乎孤立的状态很可能会加剧国内已经沸腾的愤怒情绪,尤其是如果疫情对贸易和旅游业产生持久影响的话。
   
   疫情加剧了本已紧张的外交关系,比如中美关系,也使中国与俄罗斯等较为友好国家的关系变得紧张。中国敦促各国共同努力,却抨击美国和其他国家,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是为了转移国内公众的愤怒情绪。“这场疫情让中国失去了一个与美国和其他国家重建友好关系的机会,”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21世纪中国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谢淑丽(Susan L. Shirk)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北京正针对这种流行病打地缘政治牌,”谢淑丽写道。“国内的宣传是敌视美国,强调中国体制的优越性和习近平的智慧。”
   
   疫情的严重程度迫使中国早早地进入了防御状态,尤其是因为政府未能解释为什么迟迟不向公众发出有关新冠病毒威胁的警告,特别是在疫情最初暴发的城市武汉。“这次疫情是由一个新型病毒导致的,”今年2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被问及推迟的原因时说。“自然有一个认识和鉴定的过程。各国政府都是这样做的。”
   
   这场疫情已在日本、越南、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以及其他地方引发了仇外情绪和反华种族主义浪潮,这些国家中有些人开始质疑他们的经济是否过于依赖中国。就连与北京关系越来越密切的俄罗斯也在第一批关闭边境、停止发放签证的国家之列。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辉还对中国人在莫斯科公交车上的遭遇表示了不满。
   
   在世界各地,有关疫情的新闻报道中常有对中国公共卫生标准,以及中共一党专制、压制异见人士做法的质疑。一些川普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认为,这场危机应迫使美国在对华关系上进行更坚决的调整。
   
   中国外交官进行了反击。他们抨击种族主义情绪的表现,同时从更广泛的角度试图反驳外界对中国应对疫情做法的批评。
   
   中国驻柏林大使馆抨击了德国新闻杂志《明镜》周刊的一期封面图片,这个图片上有一名身穿防护服、戴着面具的男子,并配有《中国制造》的大标题。中国大使馆的声明说:“疫情暴发不应成为歧视和仇外的借口。”
   
   中国外交部对《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观点文章采取了更严厉的做法,驱逐了该报北京分社的三名记者,因为那篇观点文章用了《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标题。作为报复,川普政府上周宣布,将对中国五家主要官媒(包括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美的中国籍雇员人数进行限制。这反过来再次激起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责美国虚伪,并暗示中国将采取更多针锋相对的行动。她在Twitter上写道:“现在美国开玩了,咱们就玩一场吧。”
   
   华春莹用的是在中国被屏蔽的Twitter,这是中国公共外交攻势的一种新形式,这个已在去年成形的攻势,如今正在受到考验。虽然中国的外交官们长期以来一直严格按照写好的符合外交礼仪的辞令回应外界,但华春莹和她的一些同事已在用其他方式回击批评人士,有时是以好斗的姿态。
   
   外交部的另一名发言人赵立坚上周甚至对网上流传的关于新冠病毒并非来自中国的说法给予了一定的肯定,他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他们正在努力弥补新冠病毒在国外造成的外交损害,以及在国内给习近平带来的损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研究员、《中国数字时代》总编辑说。
   
   现在,中国新增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都在减少,官员们正试图把中国描绘成抗击新冠病毒的世界领导者。中宣部甚至用几种语言出版了一本书,赞扬习近平如何引导国家度过危机,不管在这个时候宣布胜利是否似乎有点早。
   
   上周四,官员们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强调了中国目前正在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包括向巴基斯坦、日本、伊朗和其他国家提供了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中国红十字会派遣了一个志愿专家组前往受疫情打击特别严重的伊朗。中国还包机从伊朗接回中国公民。美国今年1月从武汉撤侨时曾受到中国的严厉批评。
   
   中国外交部也在做记录。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周四说,已有62个国家向中国捐赠了口罩或防护服。缅甸提供了大米,斯里兰卡提供了红茶。蒙古国捐赠了3万只羊,这些礼物是蒙古国总统哈勒特马·巴特图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上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带来的。(巴特图勒嘎及其随行人员回国后,作为预防措施,进行了自我隔离。)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提到,有170位领导人发表了支持中国的声明。中国官员们还多次引用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赞扬中国应对措施的说法。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战略研究项目主任拉什·多西(Rush Doshi)说,中国用捐赠检测试剂盒和提供其他援助来改写历史的努力可能会取得成效。“如果他们提供公益物品,这将有很大的帮助,这些叙事的目的是帮助加速改写的进程,”他说。“我认为,如果他们真要在伊朗这样的地方展示他们采取了大规模实际行动、起了作用的话,他们可能会取得成功。”
   
   中国也可能从注意力的转移中受益。人们正在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热点地区,尤其是意大利。西班牙卫生预警和紧急情况协调中心主任费尔南多·西蒙(Fernando Simon)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必须越来越多地认识到,中国已不是最高危险的地区。”不过,也有人怀疑中国是否能轻而易举地从疫情阴影下走出来。“已经能感受到欧洲对中国的不满,”欧盟商会的伍德克说。他接着提到习近平用基础投资和贸易统一世界的“一带一路”标志性项目时说,这“不是人们希望的带和路。这是一场悲剧”。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并不懂得,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己所不欲,要施与人,而且要让对方心悦诚服。外交工作不但贯彻双重标准,而且还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2020/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